69书啦 > 头号偶像 > 第352章 帮唱人选确定
    《阿刁》的火爆可谓是猝不及防。

    这首让张韶涵天后归位的歌曲,在何笑的世界一出世,立马不可阻挡,节目播出之后不到三个小时,就冲上了热搜榜前十!

    “太喜欢4:59秒那句:命运多舛,痴迷淡然。”

    “阿刁,真的听哭了,谢谢何笑。”

    “最新一期《歌手》,从头至尾认真听了一遍,抽了六根烟,喝了瓶营养快线,最后还是决定第一首单曲循环的必须是《阿刁》。”

    “我下铺姓刁,也是个自由的鸟,自己给自己放了两个多星期的假了【笑哭】”

    “一个在京的藏族人,听完这首歌,突然又开始想家了,我有多久没有在大昭寺前朝拜,有多久没有喝到一壶甜茶……”

    “说真的,虽然节目里的每一位歌手都唱的很好,但是最吸引我来看这个节目,还是何笑。”

    “小爷什么时候开演唱会啊,好想去看(σ???)σ..:*”

    各大微博博主相继发布了《歌手》的节目片段,评论区瞬间呈现一片炸裂的模样。

    何笑的粉丝数量也在不停的增长着,他之前就有突破两千多万的粉丝了,但是这个数字相对比华国那十几亿的庞大人口基数而言,并不算很多。

    所以增长的空间还是巨大的。

    滴水能穿石,何笑相信,随着日积月累,他哪怕不靠着炒作、运营,也终有一天会拥有超过五千万,一亿,甚至两亿的可见粉丝数量。

    等节目播出完毕,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何婉跟何瑾两姐妹霸占了何笑的主卧,何笑则是睡在沙发上。

    本来是提议让他去次卧,也就是最开始给张伟,后来被地瓜征用了的房间,但是因为那房间养了太久的猫,何笑一进去就有点受不了了,异味太大,求生欲让他决定还是睡沙发。

    夜深人静,一抹月光洒进客厅,何笑平躺在沙发上,一张薄薄的毛毯盖在身上,忽然感觉自己有些睡不着了。

    可能是不习惯沙发的原因,也可能是大后天就要进行冲刺赛了,所以有些压力。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是林云开发来的微云消息。

    微云,类似于黑色手机中那个叫微信的软件,都是用来即时通讯的,比短信好用很多。

    何笑打开看了一眼,就见到备注为“老林头”的聊天框上有一个未读的红点。

    老林:?

    何笑:?

    老林:?

    何笑:ok

    一共就四句话,三个符号,一个单词。

    但聊完之后,何笑却直接起身穿衣服,然后轻手轻脚的拿起车钥匙出门了。

    这是他和林云开长久以来养成的默契。

    老林的第一个问号是在询问他“睡了没”,何笑回的是“还没睡,你呢?”。

    之后老林回复的意思是“我也没,喝酒不?”,于是何笑直接发了个ok。

    成年人的世界,时间很宝贵,有时候说话就是这么简略。

    坐电梯下楼,直奔负一层,电梯打开后,何笑不由裹了裹大衣,凌晨的地下停车场静悄悄的,还有点阴冷。

    匆匆的来到自己的车位,何笑启动奔驰车,直奔和老林常去的一家烧烤摊开去。

    这家烧烤很有名气,属于网红店铺,很多明星都来吃过,何笑到达之后,直接上了二楼没人的包间,不多时,老林也来了。

    “emmm,我刚才点了鸡翅、牛肉串、生蚝、虾尾,你看看还有啥想吃的没?”

    何笑看到老林走进来直跺脚,冻的鼻子都红了,赶忙给他倒了一杯温茶水。

    “成,我看看。”老林接过菜单上下扫了一眼,最后又加了一份炒面,两串烤腰子,以及……一打冰镇啤酒。

    这可把何笑看惊了,一向养生为主,造作为辅的老林头,今儿这是改姓了?

    开口就是一打,看来今晚必有一场血战啊。

    老林抖着腿,不以为然的哼哼着,把菜单交给服务生,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开口问道:“对了,你帮唱嘉宾有着落没?”

    “没呢,咋地,你找好了?”何笑抬头看看他,好奇道。

    老林叹口气,“哪有那么好找啊,歌坛唱歌好的一共就那么几位,咱们这边却有十几位歌手,资源根本不够分配。”

    “听说老丁本来想请徐胜亮出山的,结果让龙烨霖捷足先得了,俩人为此闹得很不愉快。”

    何笑默默听着这些事情,心头不禁一跳。

    那徐胜亮可是华国著名歌唱家,风格气势大开大合,而且唱功极佳,属于国家队的那种,专业歌手中的专业歌手。

    早些年还能看到他的影子,最近几年则是完全销声匿迹了,有小道消息说他已经息影隐退,没想到这次竟然被龙烨霖给邀请出山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龙烨霖怎么总是能抢先别人一步的?当初何笑邀请银河乐队时就被这老小子给捷足先登了,这次丁亮邀请徐胜亮时又是。

    难道龙烨霖的被动技能就是凡事快人一步?

    何笑可能是刚才在外面被冻傻了,满奶纸的胡思乱想。

    “徐胜亮可不是一般人,实力绝对可以在歌坛中排进前十,再加上龙烨霖,他们这组合的威胁性实在是太大了。”老林唉声叹气,心里难受的一批。

    何笑也知道龙烨霖他们这个组合棘手,心中同样有些沉重,喝了一口温水后问道:“那宗少弘和谢岩他们呢,邀请的哪位帮唱嘉宾?”

    “不清楚。”林云开摇摇头,“大家都是保密处理的,我目前就知道这一个消息,还是因为丁亮被截胡才知道的。”

    两人聊天之际,菜品接二连三的上来了,烧烤的香气四溢,让他们心情暂时恢复了些许。

    “他三舅姥爷的,竟然连国家队都邀请来了,要是那帮老王八蛋全都这么玩,我就直接找张俊成了!”林云开吃了两口牛肉串,喝了一口哈啤,突然硬气道。

    他的梦想很简单,就想靠着《歌手》这个节目再火一把,不求恢复到巅峰时期的人气,能有一半就行了。

    毕竟现在时代已经变了,世界的未来是属于九零后、零零后的,想要让歌坛重新姓林,那不现实。

    结果没成想,一个冲刺赛,这帮老家伙都玩的这么不要脸,龙烨霖直接请国家队级别的歌手出山,这就有点太玩赖了。

    而且这还是只是龙烨霖,手段向来最为卑鄙的李成勋还不知道请的是谁来帮唱呢,这老货估计更没底线。

    所以林云开气的直接就要找张俊成了,他当年跟张俊成都是同一起跑线出道的艺人,而且香江一共就那么几位天王,张俊占一个,他占一个,彼此都很熟悉,关系铁的一批。

    “张前辈确实可以,但他现在是半退圈状态,能来吗?”何笑不由想到了去年在澳门的颁奖典礼上,他巧遇歌神张俊成的那一晚。

    这位歌神性格平易近人,很好相处,跟黑色手机里的那位同姓歌神有的一拼。

    “谁知道老张现在在忙啥,打个电话试试呗。”林云开又闷了一口,而后问道:“你那帮唱嘉宾依我看就找张雅吧,现在这局势,除了张雅你也找不来别人了。”

    这话说的没啥毛病,何笑今天陪两丫头逛了一天街,也认真琢磨了一下这事儿,最后他发现,正如老林所说的,就真的只剩下张雅可以约了。

    首先老张跟他合作的次数多,两人同台经验丰富,较为默契。

    其次老张跟他一样都是年轻人,在选歌的风格上相似,不会造成太大的分歧,谁也不用迁就谁。

    再然后就是老张也在燕京,联络起来也方便。

    而且这位歌坛大名鼎鼎、人气最高的天后,她的实力是母庸质疑的。

    别看龙烨霖请了国家队级别的徐胜亮帮唱,好像特牛逼,但那得分跟谁比。

    要是跟普通帮唱嘉宾比确实牛逼,但跟张雅比,也就五五开。

    张雅在唱歌这一领域,早就出神入化了,现场功力稳的不行,是何笑见过的歌手中,数一数二的。

    唯一让何笑摸捉不定的,就是老张的脾气……

    这可是一个看淡了娱乐圈浮华,已经随心所欲的主。

    她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敢退出歌坛大半年,说解约乐嘉就解约乐嘉,面对数家大公司的拉拢都不为所动,脾气这么特立独行的天后,谁敢说一定就能邀请来帮唱?

    何笑手里仅有的优势,就是俩人那始终模糊不定的关系。

    毫无疑问,自从何笑加入星雅阁驻唱时,他冥冥中就已经跟“张雅”这个名字结缘了。

    参加《梦想的声音》时,两人正式相识,然后一夜醉酒,共赏日出,吐露心声。

    在之后,何笑也一直都跟张雅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或是多,或是少,但一直都没断。

    张大天后傲娇,何笑腼腆,所以两人间的“亲密度”也始终在变化着,有的时候很近,有的时候很远。

    那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上次跟她见面,都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

    当时大年初一,两人一起在工作室里监督《白蛇:缘起》的上映进展,而再那之后老张就没来过工作室,也不知道跑哪去游山玩水了。

    现在突然有这么一个大事找她,何笑心里也没底,万一人家要是没时间呢?万一要是不再国内呢?

    何笑一想到这儿,心情也沉闷起来,跟林云开喝的酩酊大醉方才回家。

    喝够了,吐够了,他睡不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的迷了一小会儿,等到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又准时的醒了过来。

    没办法,睡不实,心里老惦记这事儿。

    犹豫一番后,何笑来到阳台,拨通了张雅的电话。

    嘟嘟,通了。

    何笑组织一下语言,道:“雅姐,最近在燕京没?”

    话筒那边一片沉默,只能听到微弱的呼吸声,足足七八秒后,张雅的声音才带着几分慵懒的传出:“怎么了?有事儿?”

    “不好意思啊雅姐,打扰到你睡觉了,我这边确实遇到点事儿,我不是参加《歌手》的比赛了吗?前两天导演突然通知说下期打冲刺赛,每位选手可以邀请帮唱嘉宾竞演,所以……”

    何笑轻咳一声,他不知道张雅有没有起床气,所以话说的很小心,语气尽量温柔。

    而此时,中原地域某高山上。

    一间很有意境的小木屋里,张雅慵懒的蜷缩在火炉旁,纤纤玉手握着电话,狭长的双眸瞄了一眼窗外云雾缭绕如仙境般的群山飞鸟,忽然笑了笑。

    “好啊,我在燕京,明天下午工作室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