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头号偶像 > 第202章 《summer》
    “summer”即夏天的意思。

    当何笑把报幕念出来的时候,所有人便感觉到了事情不简单。

    因为《summer》并非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钢琴曲,很明显又是红脸原创的作品。

    而“夏天”的含义更是和之前松鼠选手表演的《夏日变奏曲》极为相似,这难免让人容易多想。

    毕竟松鼠刚刚表演完一首以夏天为主题的钢琴曲,红脸反手就又表演一首同样主题的,哪怕神经再大条的人恐怕也能看出红脸是在跟松鼠较劲。

    候场选手跟评委们同样提起了兴趣,想要看看这两人的“夏日主题”谁能更胜一筹。

    刚刚走下舞台的松鼠听到报幕时明显愣了一下,微微侧着身子看向何笑,面具下的俏脸上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搞什么?”

    松鼠面具下的殷妙之微微蹙眉,没想清楚自己这位偶像此时的操作。

    《夏日变奏曲》可是钢琴名师菲尔德女士亲自改编的,质量绝对没得说,这种情况下他还敢演奏一首同类型的音乐,这不是找死呢吗?

    哪怕何笑是她的偶像,也改变不了她此时的看法。

    她不是那种盲目的追星族,跟许多脑残粉不同,她是理性的看待明星这件事。

    或者说,她是真的把偶像当做成一个目标,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达到偶像的高度,甚至是去超越。

    这也是殷妙之跟其他追星少女最不一样的地方,她喜欢明星的理由有千千万,但绝对不会是看中颜值。

    何笑就是一个例子,没身高没颜值,但却才华横溢,仅这一条,便胜过所有。

    但此时,偶像的所作所为,却让殷妙之极度不理解。

    那首《夏日变奏曲》是原作者的配偶菲尔德女士亲自改编的,不管是旋律还是节奏,亦或者是理解程度,都是钢琴史上在描写“夏日”这方面无法超越的巅峰之作。

    偶像固然才华横溢,可跟菲尔德一比,却是有些不够看了。

    这是事实,菲尔德在钢琴界不管是地位还是名望,都远远的甩开了何笑一大截。

    那是时间沉淀下来的荣誉,不是何笑这种初出茅庐的小子可以比拟的。

    “不对,是我钻牛角尖了,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这首曲子是经过菲尔德老师之手改编的,只会当成我自己的作品,所以偶像才会想要挑战一下……”

    殷妙之略微思考后,又想通了其中的道理。

    她以为何笑不清楚自己与菲尔德之间的关系,方才做出这种同样以夏日主题的钢琴曲来应战的冒失举动。

    但实际上,对于何笑而言,不管这首曲子是不是菲尔德改编的都无所谓,统统镇压就是了。

    毕竟,《summer》与之前所表演的《天空之城》一样,都是那个平行世界中,赫赫有名的音乐家久石让的作品。

    菲尔德固然是上世纪最优秀的女钢琴家,但要与久石让这位音乐大师一比,还是略逊一筹。

    ……

    舞台中央处。

    在各方注视之下。

    何笑搭在黑白琴键上双手终于开始舞动。

    一阵阵悠闲、轻快的旋律传出,非常的悦耳与独特,让不少人瞬间眼前一亮,场中紧张的气氛都跟着消散了许多。

    “这前奏……”

    几位评委微微抬头,都开始露出凝思之色。

    一首优秀的曲子,只是一段旋律都足以俘获人心。

    眼下这首久石让的《summer》,无疑就是一首可听性极高的轻音乐。

    那欢快的旋律简直让人过耳不忘,瞬间便忘记所有烦恼。

    特别是十二秒之后,清脆的琴音响起的刹那,整个曲子都升华了一个台阶。

    仿佛一张无形的大手,将所有观众都拉入到了一个微风徐徐的初夏。

    绿莹莹的山涧小路上,三两农夫挑着担子唱着山歌在辛勤劳作,孩童们挽着袖子在浅水边嬉戏,不知名的小虫在草丛里嗡嗡作响……

    顺着山路向高处攀爬,爬累了就找颗绿意盎然的树荫下乘凉,或者就地美滋滋的睡上一觉,等候那徐徐的清风从脚下抚摸过来,不再去理会繁忙的工作,好好享受当下这个午后。

    这是属于夏的浪漫。

    惬意、自由。

    何笑一曲《summer》,将所有人都带入了对夏的憧憬中。

    其实这首曲子,跟《天空之城》同出一辙,都是电影的主题曲。

    1999年,由著名导演北野武执导的电影《菊次郎的夏天》上映,影片灵感是从导演父亲的生活故事中提取而来的,整部影片搞笑之余又让人潸然泪下,凸显了男人和孩子的夏日温情。

    但要说整部电影里,最让人难忘的,并非是北野武饰演的痞子大叔菊次郎,也不是一心寻找母亲的小正太正男。

    而是由大师久石让操刀的这首夏日题材名曲《summer》。

    那轻快活泼的旋律,几乎只要一响起,就能让人瞬间回忆起《菊次郎的夏天》这部电影。

    甚至哪怕听众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也会感觉到无比的舒适惬意,情绪和意境一起被代入到美好的夏日幻想之中。

    音乐是通往心灵的窗户,会在人们的脑海中打开一副画面。

    《summer》就做到了,它一响起,整个巴黎歌剧院的直播大厅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闭上双眼,享受这份与《夏日变奏曲》截然不同的美妙音乐。

    “偶像真是神了!”

    松鼠面具下,殷妙之越听越心惊,她知道何笑有实力,但没想到这么有实力。

    这首《summer》绝对是跟菲尔德女士改编之后的《夏日变奏曲》不相上下的存在。

    或者说……还要略胜一筹!

    就连菲尔德,苍老的脸颊上此时也是忍不住露出欣赏之色,正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盯着舞台。

    她是钢琴大师,自然清楚久石让的这首《summer》质量如何。

    绝对是一首可以流传后世的名曲。

    菲尔德今年已经八十岁了,这般的高龄让她很多的事情都不能自理了,唯独对音乐的这份敏感程度不见丝毫。

    八十岁的她手指依旧灵活,可以弹奏钢琴、小提琴。

    可以说自从先生过世后,她后半生唯一的热爱,也只有音乐这门艺术了。

    到了晚年之后,更是惜才之情泛滥,看到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年轻钢琴家,便想起晚年的自己,忍不住诞生提携的念头。

    也正是如此,再见到天赋异禀的殷妙之后,她才会悉心教导,亲自传授经验。

    而此时,舞台上的这位红脸选手,又一次让菲尔德看对了眼。

    “可造之材啊……”

    菲尔德女士心里惊叹一声,看着红脸的眼神都在放光。

    舞台上的何笑自然不清楚这些事情,众人的反应如何跟他无关,他眼前只剩下了弹奏好这首曲子。

    相比于《超技练习曲》中的《鬼火》,《summer》难度无疑要降低了数倍,何笑自然不可能犯错。

    他一路流畅至极的将其弹奏下来,每一处节奏都演绎的恰到好处,直到整首曲子结束时,众人仍旧还沉浸在余味之中。

    何笑起身,面对观众席鞠了一躬。

    现场一片寂静。

    大家都还停留在《summer》的画面里。

    而直播画面前,则是跟现场的情况截然相反,所有社交软件一片沸腾。

    “上帝!这首轻音乐真是太美妙了!”

    “是谁说红脸这局要翻车的?”

    “松鼠确实很稳,但是碰到红脸还是稍逊一筹啊。”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summer》好听?我觉得松鼠那首要更合胃口一点!”

    “老兄你什么审美?虽然两首歌都不错,但《summer》更优秀一些!!”

    “……”

    脸书、推特这些地方一片热议。

    大部分都是夸赞《summer》的,国外的人总是喜欢用一些正儿八经的词汇来感慨事物的美好,不像天朝这边,论坛上几乎清一色都是“牛逼”。

    “红脸牛逼!”

    “红脸太了啊这局!”

    “事实证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想弹这首曲子。”

    “红脸这首《summer》真好听,我想拿来做我们不孕不育医院的广告……”

    “我怎么感觉松鼠和红脸五五开?”

    “楼上sb,长耳朵的都能听出来红脸更牛一点!”

    “哦,那你牛批,那你是真的牛批。”

    “你把你闪现给我交了。”

    “……”

    从微博上到贴吧上,各种评论都有,参差不齐,甚至还有些地方就因为支持红脸还是支持松鼠而爆发了小范围骂战。

    说起来,红脸不光在国际上人气高,在国内的人气也不低。

    不然也不能半夜十多点种还一群人守在电脑前翻墙看直播视频。

    画面中,巴黎歌剧院。

    何笑对着台下鞠了一躬后,静了许久的现场终于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真是让人流连忘返的好曲子!”

    主持人卡米脸上带着陶醉之色,从侧面出现,同时邀请松鼠回到舞台。

    “去吧。”

    见到松鼠似乎有些紧张,菲尔德老奶奶在旁边脸上洋溢着笑容鼓舞道。

    松鼠紧张,是因为怕输掉比赛,丢了菲尔德的脸面,毁了人家的一世英名。

    此时见到菲尔德并未多言,反而是和蔼可亲的模样,向她发出鼓舞,心底不由松了口气。

    从观众席上走出,松鼠两三步就回到了主舞台。

    “请评委先给红脸这一轮的表现打分。”

    卡米示意松鼠稍安勿躁,然后念着过场台词,将镜头移交给了评委席。

    通过摄像机镜头可以看到,此时众多评委们正在彼此小声议论,似乎是探讨对方的意见。

    太难抉择了!

    一个是上世纪女钢琴家菲尔德女士亲自改编的世界名曲,一个是来自平行时空久石让大师的心血之作。

    这两个作品放在一起,难分伯仲。

    十所高校筛选出来的评委们都犯了难。

    “要是论艺术性,还是红脸技高一筹。”

    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

    众人闻声皆是点头。

    虽然难分伯仲,但伊莎贝拉杯的赛场上是没有平局这个选项的,终究还是要分出个胜负。

    菲尔德虽然是一代名师,但终究还是老了,哪怕她改编除了这个世界最优秀的夏日主题钢琴曲,可《summer》却是异时空的久石让最巅峰的时候创作的。

    那个时候的久石让不管是乐感还是创意,都正值人生的巅峰状态。

    所以《summer》技高一筹!

    “红脸选手每次都能带给我们无限的惊喜,相比于《天空之城》的悲伤,我觉得《summer》的轻快更符合当下钢琴市场的口味,我愿意给你十分的评价。”

    一位来自多伦多音乐学院的女教授此时抚了抚眼镜,用着流畅的英语说道。

    “谢谢评委老师。”何笑点头致谢。

    第一个十分出来了。

    后面的评分也跟着相继打出。

    大多都是十分,偶有九分。

    而这一轮,威廉给出的评价是八分。

    一下子就在百分的基础上减少了整整两分。

    何笑听到时心里一哆嗦,好悬没流出冷汗来。

    比赛到了这个阶段,所有选手都有实力拿下九十分以上分数,所以评委们的每一个分数都无比的重要。

    一个八分的出现,足以让整体的分数都全部崩掉。

    所以这个八分一出来,何笑也属实是紧张了一下。

    不过好在,威廉之后就只剩下一个评委没打分了,他给出了十分的评价。

    除去威廉的这八分外,还有三个评委给了九分。

    不用卡米计算,大家就都已经看出红脸这一轮的总分了。

    九十五!

    仅仅比松鼠高出一分!

    险胜!

    听着台下雷动的掌声,何笑登时松了口气。

    威廉那个八分真的吓到他了。

    要是再有一个评委给出九分的话,那这一轮双方分数就持平了,还得进行一轮加时赛。

    加时赛是两位选手各自表演指定曲目,虽有乐谱,却没有准备的时间,全靠个人的水平临场视奏。

    现在这个结局皆大欢喜,何笑大仇得报,看了一眼此时坐立不安的松鼠,心里乐上天了。

    “非常精彩的比赛,也恭贺松鼠选手拿下八强。”卡米见到老实巴交的松鼠输掉了比赛,又在一旁狗眼看人低的嘴损了起来,问道:“松鼠选手,你是否选择揭面?”

    松鼠沉默半响后,扫了卡米一眼,一改之前拘谨的风格,目光带着冷意,直接摘掉了面具。

    乌黑秀发在半空甩出弧度,那张灵动的漂亮脸蛋暴露在镜头下,全场陡然一惊。

    卡米如同在嗓子眼里噎了个死耗子,说不出一句话来。

    台下众选手们也是集体懵逼。

    沃特法克?

    松鼠不应该是个老实巴交的糙汉子吗?

    为什么会是一个萌妹子啊!!

    现在的萌妹子都这么会演戏吗?

    就在众人集体凌乱的时候,摘下面具的殷妙之恢复小魔女的本性,直接越过举着话筒想要采访她的卡米,径直来到何笑面前,娇嫩欲滴的下唇微微咬住,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红脸面具,传出轻声的低语。

    “屎啦,红脸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