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头号偶像 > 第141章 相声表演?
    偌大的舞台上。

    徐淑芬老师面带微笑,抽出下一张题词卡。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随着看去。

    “这歌可难了。”徐淑芬老师笑呵呵的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面面相觑。

    要知道,刚才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已经够冷门了,难道这首比起刚才那首还要冷门不成?

    徐磊跃跃欲试起来:“没事儿老师,您尽管唱,我就喜欢难的!”

    “不,我喜欢女的。”廖远在一旁慢悠悠的吐槽。

    众人闻言不禁捧腹大笑起来,主持人也是被这句话弄的差点破功,佩服的看了廖远一眼。

    这位大名鼎鼎的影帝跟其他那些只会演死戏的老戏骨们可不同,他的幽默细胞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也因此造就了强大的综艺感,三言两语就能让现场的气氛活跃起来。

    综艺节目就是要嘻嘻哈哈才好看,何笑还是有些放不开了,第一次参加节目没跟上节奏,有话不能在心里憋着,要学会往外吐,不管是什么,先说出来,这样才能混到镜头。

    心中想起之前于啸“多混镜头”的嘱咐,不由下定决心,下面这几场的录制一定要把话匣子打开,把自己的综艺感也释放出来。

    就在廖远这个幽默的小插曲过去后,两支队伍的中央,徐淑芬老师莞尔一笑,举起了手中的乐谱,开始歌唱下一题。

    “地道战!嘿!地道战!”

    “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嘿!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千里大平原展开了游击战。”

    女歌唱家徐淑芬老师的声音一出来,在场的观众都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首歌大家就算没听过,也知道名字,这是1965年上映的一部非常经典的老电影《地道战》的主题曲,名字也叫做《地道战》。

    不过,听过名字归听过名字,歌词肯定是记不住了,因为年代实在是太久远了,算一算,这竟然是五十二年前的电影。

    “这歌比我岁数都大。”徐磊这时候呲牙一笑,有点心虚了,他刚说完喜欢有难度的歌,结果节目组就搞了这么一首古董级的出来,着实太狠了点。

    小鲜肉荣星宇一脸的茫然,捂脸道:“完全不是我这个时代的啊。”

    这歌他爷爷没准能会唱,但他完全是一丁点不会,也就对《地道战》这部电影的名字有点印象,主题曲方面完全是一片模糊。

    就连音乐学院毕业的安妙轩也是一个反应,她都想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腿间好好懵逼一场了,作为一个专业歌手,节目组一连出两首歌她都不会唱,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丢人。

    关键这歌确实是年头太久远了,平时也根本不可能有人专门去听,她只是隐约记得,以前在学校学习音乐的时候,老师好像拿这首歌举过例子。

    可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忘了。

    很多人都有这个毛病,在学校里的学的东西,当时能记住,可等过个三五年,这些东西就忘得一干二净,全都还给学校了。

    别说这么冷门的知识,就是一两年不写字,都可能会提笔忘字。

    “侵略者,他敢来。”

    “打得他魂飞胆也颤。”

    “侵略者,他敢来。”

    “打得他人仰马也翻。”

    声音唱的这里再次消失了,接歌时间到!

    双方代表都积极的举手,因为现在是在拍摄综艺,别管会不会唱,先把手举了再说。

    观众们喜欢看的地方,未必就是你能唱对,反而是唱错词后被冷气惩罚喷了一身时,才是最能让观众们兴奋的点。

    甚至有些时候,导演组会可以要求嘉宾们装疯卖傻,以凸显出综艺节目的效果。

    当然,现在的情况不在此列,因为这首歌太难了,都不需要刻意的去卖傻,大家是真的不会。

    廖远最终抢先一步举手抢到了答词接歌的机会,镜头立刻给到他身上。

    徐磊硬怼道:“不是我说你老廖,你不会唱举手举这么快有什么用?”

    “谁告诉你我不会的?”廖远脸上露出神秘笑意,“我跟你说这歌我还真听过。”

    “我们北影以前有过那种模拟考试你知道吧?我记得有一次出的题目就是模仿这部老电影的其中一个桥段,所以我对这首歌的印象还蛮深刻的。”

    廖远露出回忆的表情,和王牌队的全部一脸懵逼相比,看样子是真的想起来一点了。

    “那你别光说不练啊,你接词儿啊!”主持人杨涛在一旁起哄。

    “着什么急,我先捋捋旋律。”廖远不慌不忙,口里轻轻哼着刚才徐淑芬老师唱过的词,旋律这么一顺,下面的词儿就出来了。

    “全民借兵,全民参战,侵略者坚决消灭完~”

    一曲唱罢,众人发出惊呼。

    徐磊拍拍手,赞叹道:“老廖比我强,这歌我就会两句,地道战~地道战~,结果全让老师给唱了。”

    “那你看看。”廖远嘚瑟上了,摆了个得意的姿势。

    结果他这个造型刚出来,一个铜锣就从天而降重重砸在脑袋上,同时两边喷出冷气,射了何笑跟关程程一脸。

    “回答错误!”

    望见这一幕,观众们立马发出哄笑。

    廖远一脸疑惑:“诶?这怎么能错呢?不应该啊。”

    主持人杨涛道:“我们还是请徐淑芬老师再次给出上面的最后一句。”

    徐淑芬点点头,胸膛高高挺起,高声唱道:“侵略者,他敢来,打得他魂飞胆也颤;侵略者,他敢来,打得他人仰马也翻!”

    最后一个词落下的刹那,杨涛挥下手臂。

    “抢答开始!”

    廖远不服气的再一次举起了手。

    众人都意外的看向他,就见到廖远不信邪的唱道:“全民借兵,全民参战,要把侵略者坚决的消灭完~”

    这次比上次的词儿多了两字,可是却仍旧没有改变结果。

    红色的错误灯亮起,两边的冷气再次喷出。

    连续两次抢答错误,这让廖远信心大失,一脸的怀疑自我。

    王牌队伍的徐磊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何笑默默的用手沾了一下衣服,因为他站在边上,每次冷气喷出来的时候,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他。

    而那冷气中又惨杂了水分,所以此时衣角袖口处,都有些浸湿了。

    “侵略者,他敢来。”

    “打得他人仰马也翻。”

    台上,徐淑芬老师第三次唱出题目。

    何笑见到廖远不屈不挠的又一次举起了手臂,立马上前拦住。

    “远哥,要不让我试试吧。”

    此话一出,全场的目光瞬间都看向他,关程程问道:“这歌你又会了?”

    “会一点……”何笑摸摸鼻子,一脸无辜的表情。

    众人晕倒!

    你怎么又会一点啊?

    这么老的歌到底都是从哪听来的?

    廖远深吸口气,有点不信,可是想到之前《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也是何笑唱出来的,所以犹豫一下还是说道:“那……你唱唱一下试试。”

    “嗯。”何笑点点头,立刻换了表情,提起胸膛,用男高音唱道:“全民皆兵,全民参战,把侵略者彻底消灭完!”

    这两句歌词唱的很有水平,让女高音歌唱家徐淑芬老师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关程程则是提前捂好了头部,害怕第三次被铜锣敲到头顶。

    毕竟连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廖远都连续唱错了两次,何笑虽然说他会,但万一要是也跟廖远一样,其实是自己记错了呢?所以她提前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

    关程程长的很灵动,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女,她这种花容失色的表情一出来,正好戳在观众们的嗨点上,摄像立刻录了个特写镜头。

    一秒……两秒……

    想象中的惩罚并没有传来。

    就见到主持人杨涛神色怪异,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手里的词牌,说道:“回答……正确!”

    众人发出惊呼,一个个看向何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哇——笑哥这么厉害?”荣星宇忍不住鼓掌捧道。

    何笑连续接歌成功两次,确实是出乎意料,不管是观众们还是嘉宾都没有想到。

    他立刻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一组摄像头围绕何笑拍了个特写。

    “侥幸而已。”何笑露出谦虚的笑容,对着大家拱了拱手。

    这首《地道战》跟《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样,正好也是跟黑色手机那个世界重叠的歌曲,所以何笑能会唱真的算是走运了。

    可是众人听到他这话,却都是一脸的不相信。

    会一点?

    侥幸?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啊?你以为写小说呢?

    在场的众人都不肯再相信何笑的话了,认为这家伙是真的牛逼却不肯承认。

    “厉害厉害。”徐磊语气充满佩服的赞叹两声,然后又打趣的问道:“节目组,我现在把小何挖到我们这队还来得及吗?”

    “徐磊你这个老狐狸,你是真的不要脸。”廖远当时不乐意了,互怼徐磊的同时还紧紧抱住身边的何笑,好像一副怕自己的队员被挖走的模样。

    他们两个影坛大咖在这里互相硬怼对方,综艺节目的搞笑感一下子就出来了。

    而何笑也因为连续接歌成功两次捞到了不少的镜头,随即他也放开了,不像一开始那么拘束,开始见缝插针,有话就说。

    毕竟能多混一个镜头是一个镜头。

    节目继续。

    徐淑芬老师又一连表演了好几首歌曲,不过何笑显然不再这么好运了,剩下的几首歌并没有跟黑色手机中的重叠,除了一首港台那边的经典老歌外,剩下的都是去年才发行的网络口水歌,何笑回答的很勉强。

    倒是关程程和荣星宇对答如流,因为后面这几首都是他们年代的,甚至还有一首是十年前某部热播动画的主题曲,什么“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这首歌一出来,廖远跟徐磊两位大叔瞬间一脸懵逼,倒是荣星宇抢答的很流畅,歌词脱口而出。

    第二场游戏环节结束后,获胜者是徐磊的王牌队,目前比分一比零。

    虽然何笑这一队输了,但他根本不在意这种东西,因为这只是一档搞笑综艺,谁输谁赢都无所谓,不赢房子也赢地,主要还是游戏过程一定要有意思,多混镜头才是王道。

    刚才“别看我只是一只羊”那些歌,何笑也会唱,但他故意没抢答,而是在荣星宇接歌的时候,他在旁边学羊叫捣乱,不停的干扰“对手”。

    这样一来,场面便瞬间的热闹上了,呈现出一种混乱的感觉,所谓的综艺感也浮现而出。

    其实综艺节目作为一种娱乐性很强的节目,不管是多大的腕,来了就一定要放开自己,使劲折腾,不能有偶像包袱,这样播出后观众们才会觉得有意思。

    如果太端着,反而会给大家留下一种过于矫情的印象,不讨喜,极其容易招到黑粉。

    抢答接歌的环节结束后,何笑彻底的进入了综艺节目的状态,表现比起荣星宇、关程程这些常驻嘉宾还要活跃,非常的吸睛。

    大家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综艺节目本来就是谁的综艺感强谁就出彩,谁性格腼腆不爱说话谁就没镜头,很公平的一个事情。

    时间渐渐流逝。

    《王牌对王牌》的节目在录制一次之后,会分为上下两期播出,所以播放的时候,何笑会连续登上两期节目。

    这是好事,等于多混了一期综艺节目的时间。

    当然,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得必有失,就像土豪在一夜暴富之后,也从此失去了烦恼一样。

    何笑占了连续上两周黄金档的便宜,录制时间也自然而然随之变长了。

    从中午一点开始,直到下午五点多,还没有结束,录制仍在继续。

    这持久时间,简直堪比《梦想的声音》。

    关程程和荣星宇两个年纪最小的艺人都有些无精打采,肚子咕咕叫个不停,观众们也情绪低迷,所以导演只好加快节目的进程,终于在快要六点的时候,录制到了尾声。

    这是最后一个游戏环节了,参与结束后就可以收工。

    只不过这个游戏环节也是今天所有游戏里最难的一个,因为节目是新年过后录制的,估计放映的时候正好在正月十五左右,所以节目的一家短视频赞助商搞了个新年发视频抢红包的活动,希望《王牌对王牌》能就此话题跟本期主题结合,做一次台前幕后的联动。

    具体过程就是让明星嘉宾们的表演以短视频的形式发布到他们的软件上,再通过明星效应,以此来达到吸引下载量的目的。

    赞助商跟甲方一样,都是金主爸爸,节目组也不得不从,所以编剧也是绞尽脑汁的去把节目和赞助商的话题联系起来。

    只听到主持人杨涛这时候看了一眼手中的词卡,朗声说道:“接下来我要给王牌家族的成员出一道考题,请王牌家族成员以晒新年的方式发布一条小视频到寻路APP上,当然,作为过年红包,主题一定要喜气洋洋,不可以跑题哦。”

    寻路APP就是赞助商研发的那款短视频软件,试图跟花生视频一较高下,争夺市场资源,所以为了走红也是找了很多明星代言,更是投资了不少综艺节目打响知名度,《王牌对王牌》就是其中之一。

    杨涛身边的关程程这时候按照台本上的词儿接话道:“那这个挑战也太简单啦,我们年轻人都喜欢用寻路APP拍视频,还有红包拿,这个挑战我赢定了!”

    广告词多多少少有点尴尬,可是为了赞助商的要求也不得不这样做。

    杨涛拦住关程程说道:“红包可不是这么容易拿的,视频要以合作的方式一起拍摄才行,而合作的对象则是本轮关卡的四位关主,也是每年春晚上的老将,让我们掌声欢迎!”

    话音落下,最后一轮游戏环节终于进入正题。

    舞台后方的墙壁向两边拉开,四个矫健的身影一边向观众们挥手,一边走出。

    同时,现场也环绕着响起了旁边的声音。

    “从一九八三年开始,春晚走进了华国人的除夕团圆之夜,成为必不可少的一道年夜大餐,三十四年来,几代观众们在这片欢声笑语中成长,许多艺术家也在这方舞台上留下了精湛的表演,令人难忘。”

    “而今天,我们邀请来了四位春晚上的艺术家,来到了《王牌对王牌》的舞台,与我们的王牌家族,共同完成拍视频挑战。”

    旁白结束,在恢弘大气的背景音乐中,这四人来到了跟前。

    分别是著名喜剧演员段正青,著名小品演员费乐贤,著名相声演员孙正,以及四度登上春晚舞台表演魔术的陈新华。

    这四人中前两位何笑在燕京春晚上见过了,而剩下的那两位则是初次见面。

    他们上台后,立刻跟着主持人、廖远、徐磊等人寒暄起来。

    廖远上过两次央视春晚的舞台,而徐磊是专门搞喜剧创作的,更是春晚常客,所以大家之间都很相识。

    这一环节的游戏主题是与四位关主搭档,即兴表演节目,然后截取其中最精彩的片段上传到寻路APP上。

    当然,现场也会对即兴表演的节目进行打分的,分数高的一队获胜。

    王牌家族队派出的自然是徐磊和安妙轩,徐磊作为专业喜剧人,有着不下百场的小品演出经验,这种临场发挥的演出对他而言不是很难。

    至于安妙轩则是因为飞行嘉宾的原因,给她特意安排的镜头,不过大家都没指望她能演好,就是一打酱油的,主要还是看徐磊的发挥如何。

    而王牌演员队这边,配置也差不多,影帝廖远领队,跟安妙轩一样作为飞行嘉宾的何笑被邀请参与其中。

    不管怎么看,现场的情况都是徐磊这边要更强一点,因为他太专业了。

    演员队这边,只有廖远有着丰富的表演经历,剩下的何笑……他在大家的眼里,是跟安妙轩划上了一个等号的。

    杨涛这时说道:“yoyo手机超大广角,照亮你的美,邀请您一起进入本轮的闯关环节!”

    过场台词念完,两队开始寻找自己的合作对象,现场配了个紧张的背景音乐。

    徐磊跟小品演员费乐贤握了握手,说道:“我跟贤哥认识蛮久了,一三年的春晚我们曾经合作过一个小品,所以这一轮我邀请贤哥做我搭档。”

    “好说,好说。”费乐贤笑呵呵的跟徐磊走了,他俩是老相识,之前磨合过,所以即兴表演优势很大。

    廖远目光则是在剩下的三人身上转了转,最后选择了同为演员的段正青。

    说起来,他俩还是师兄弟,段正青也是北影毕业的,比廖远大两届。

    师兄俩一阵寒暄,开始研究起一会儿要表演的节目来。

    现场没被选走的嘉宾只剩下相声演员孙正和魔术师陈新华了。

    安妙轩抢先一步选择了陈新华,她一个港台艺人,对相声可一窍不通,平时也从来不听,所以根本不适合与孙正搭档。

    相反魔术师陈新华这边则是要好合作多了,她只需要站着不动,当个道具,配合人家表演魔术,任务就算完成。

    “来吧,就剩咱哥俩了。”

    孙正是个自来熟,见到舞台上只剩下他俩后,便伸手向何笑张开怀抱,笑呵呵的说道。

    “孙老师,等一下还要请你多多照顾了。”何笑上前跟他拥抱了一下,也是以笑脸回应。

    孙正年纪不大,三十五六岁,是个捧哏演员,他的相声都挺经典的,何笑在电视上看过很多部,今儿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

    不算太瘦,有些微胖,说话很幽默,很容易相处的一人。

    就在何笑跟孙正彼此熟悉的时候,场务已经把舞台道具搭建好了,费乐贤和徐磊临时研究了个小品,正准备上台表演。

    没有彩排也没有剧本,一切都看两位演员的临场发挥,所以节目的看点一下子就出来了,台下响起了非常热烈的掌声。

    而这边,何笑还在跟孙正彼此熟悉着。

    “看过相声吗?”

    “看过。”

    “那行,一会你上去随便说,我给你当捧哏。”

    “好。”

    相声这一门,三分逗七分捧,捧哏可比逗哏难多了。

    何笑一个从来没学过相声的歌手,让他当捧哏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孙正让他当逗哏,临场教了他几个包袱,让他自由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