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头号偶像 > 第133章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舞台上。

    灯光变的忽明忽暗起来。

    脚下开始飘起白色的烟雾。

    整体效果呈现深蓝色,看起来非常的唯美。

    观众席高举着“张雅”的牌子,一些粉丝们欢喜的等待着张雅出场。

    说实话,今天这场春节晚会,状况出的有点多,虽然是录播节目,但对观众们而言,体验依旧是有些不太理想。

    小鲜肉假唱,主持人口误,可谓是错误百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个过程就显得相当无聊。

    所以大家都盼着有实力的明星出场,比如像林云开这样的老牌天王,或者是经验丰富的小品演员。

    其中,张雅也在大家的期待之列。

    前一段时间,唐芃芃和张雅互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都说张雅抢了唐芃芃燕京春晚的节目,然后又被水军污蔑成唱功不行,现在张雅要出场了,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一些坐在后排的观众们彼此间小声的议论着。

    “张雅的唱功真的不行了吗?”

    “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听现场。”

    “不过张雅最近几年确实没什么太好的代表作品。”

    “跟她合唱的是何笑吧?”

    “何笑是谁?”

    “唱《浮夸》那个。”

    “哦哦,知道了,我记得他挺有才华的。”

    观众们期待的看向舞台,等待着节目的开始。

    其中确实有一些人受到了网络上舆论的影响,对张雅的唱功究竟如何心中也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这类人大多都比较单纯,要么是上了岁数,要么没出校园。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具有辨别能力的,总有那么一些小脑发育不健全,不喜欢思考,听风就是雨,别人说什么都信的人。

    前几年网络上流传2012年世界末日,都有人深信不疑,在超市买了一堆食用盐囤家里,瑟瑟发抖的等死。

    所以总有人相信,张雅的唱功可能真的不怎么样。

    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中,宽敞的舞台上,一个人影悄悄的走了上来。

    他穿着黑色的礼服,梳着背头,站在舞台中央处,镇定的看向观众,在他的身后,舞台有一部分缓缓升起,形成四座高台,上面分别摆放着一个穿着婚纱的假人。

    每个假人的造型都各不相同,身上的婚纱款式也各有千秋,层层叠叠轻纱弥漫,膨胀着莹洁而纯净的光,就如同一件艺术品般,静静的搁置在那里。

    四件婚纱作为背景,何笑站在中间,在往后面,是几个年轻的姑娘像优雅的白天鹅一样跳着芭蕾舞,整体舞台画面动静结合,非常的唯美。

    台下不少观众们都被惊艳到了,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舞台效果实在是太棒了。

    这个时候,舒缓且轻灵的前奏也俏皮的响起,所有听到的人第一感觉就是悦耳,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好像穿越到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

    “好美的曲子。”

    坐在台下的萧忘年眼前一亮,跟徐天恒交头接耳的说道。

    徐天恒赞同的点点头,喝了一口赞助商提供的凉茶:“这一听就是何笑写的歌。”

    这首歌的前奏整个乐坛的曲库里都找不到,显然又是一首原创,自然而然的便让人联想到何笑。

    舞台上,在一片缭绕的滚滚白烟中,何笑一手举着麦克风,一手在裤边上跟着节拍轻轻敲打着。

    在约莫十三秒的时候,他的嗓音从音响传出。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记得吗?”

    这声音宠溺温柔,充满了故事,好像一个情郎在对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轻声问候。

    而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后,另一个女声以更加深情的姿态跟着响起,似在回应他。

    “好像那是一个春天。”

    “我刚发芽。”

    这女声响起的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来,急忙的看向源头。

    只见在舞台的大后方,滚滚的烟雾中,一个身穿洁白婚纱的影子缓缓走来。

    她美丽的不可方物,一米七的身高完全能撑得起这件工艺精湛的重工蕾丝打造而成的圣洁鱼尾婚纱,那高贵典雅的巴洛克风格设计,银白瀑布般的蕾丝拖尾以及纯洁素雅的白水晶鱼嘴高跟鞋,都映的她如同仙女下凡。

    “哇——”

    台下的观众们一片惊叫。

    何笑回过头去的瞬间,也是短暂的失神。

    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张雅身穿婚纱的样子,排练的时候,大家都是身穿便装,像这种正儿八经的穿上演出的衣服,今天还是首次。

    张雅不输给欧美人的绝顶长相,配合这件造价不菲的婚纱,美的让人窒息,整个晚会现场都因此而心跳加速了几分。

    所有围绕在舞台四周的摄像机这一刻都将镜头照相了这位绝美佳人,恨不得让底片中只留下她一个人的影像。

    这其实也是张雅人生头一次穿婚纱。

    她不像演员,因为角色需要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她只是一个歌手,每天的生活很无聊,除了写歌、唱歌,就是参加一些综艺,拍摄一些广告代言。

    再加上身份的原因,为了保持纯洁的人设,她被公司严密监督,别说婚纱了,就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次,所以今天,真的是头一回穿上这件对于女人而言一生中最美的衣服。

    尽管只是演出需要,但她也感到无比的开心。

    何笑看向她的方向:“我走过。”

    张雅跟唱:“没有回头。”

    何笑深情款款:“我记得。”

    张雅越走越近,“我快忘了。”

    短短几句歌词,却是让两个人唱出了甜蜜入骨的味道在里面。

    因为这首歌太像两个人的故事经历了!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三月三号,正值春天,张雅来亲自查店,何笑凭借一首《老男孩》接替琛哥,走进她的视线中。

    这一天,她见过了何笑,何笑却没见过她。

    两人的再次相遇,已经是数月的之后的夏季,《梦想的声音》录制结束后,何笑坐在车上曾问过她——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那情那景,与这首歌曲,是何其的相似。

    现场的旋律一顿,第二段歌词响起。

    何笑:“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张雅:“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盛开如花。”

    何笑:“我唱歌。”

    张雅:“没有对我。”

    何笑:“但我记得。”

    张雅:“可我快忘了。”

    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何笑转过身,再度问道。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这里已经到了副歌部分,张雅也起了个高音。

    “好像那是一个秋天,夕阳西下。”

    何笑伸出右手,手掌不算宽厚,指肚上面都是练吉他留下的老茧,张雅也不在意,把左手搭在上面。

    两人目光看向镜头,一起唱道: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漫天雪花。”

    “你美得让我不敢和你说话。”

    “你经过我时风起浮动我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