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王牌特战之权少追妻 > 074、出差【01】宝贝模型【二更】
    “就您从这儿回去的功夫,我能把这事儿给您掰扯十遍。”

    凉飕飕地看了她一眼,阎天邢简洁明了地道:“说。”

    “想给澎于秋请个假。”墨上筠道。

    “不行。”

    阎天邢没给她任何可能性。

    澎于秋下午就有跟他提这个事,但没有被批准。

    怎么说,澎于秋也是老兵了,用得上他的地方多得是,计划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走一个人都忙不过来,这事儿没那么好解决。

    墨上筠努力争取道:“可以慢慢商量嘛。”

    阎天邢道:“明天让纪舟去你那里上班。”

    “那澎于秋……”

    “没商量。”

    阎天邢态度坚决。

    一顿饭的时间,墨上筠费了很多口舌,想要撬开阎天邢的嘴,但是……墨上筠第一次发现,阎天邢是那么难以说服。

    不过,墨上筠始终没有发火,而是耐着性子跟阎天邢交流。

    发火只会让她看起来无理取闹,所以在工作上,墨上筠除了自己郁闷一下,跟别人沟通时脾气还是挺好的。

    说事归说事,也不乱扯情分。

    澎于秋请假这几日的空缺,她打算跟阎天邢商量着解决……因为她也忙不过来,加上澎于秋的工作不是她能负责的,所以她不能跳出来豪气万千地说,‘你让他走,他的工作我包了’。

    一个人做完一个团队的事,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顿饭的时间,墨上筠的劝说行动宣告失败,阎天邢成功逃离她的魔爪,顺利离开食堂回到办公室。

    他前脚刚一进去,步以容后脚就赶到。

    步以容站在门口,笑眯眯地问:“墨上筠想给澎于秋请假?”

    “嗯。”

    “让他们俩回去一趟也不错。”步以容道。

    “他的工作你接手?”阎天邢问。

    “工作可以协调,”步以容走进办公室,“你是担心他们失败而归,情绪更不好吧?”

    阎天邢斜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但诚意很关键,”步以容说,“总要做一点努力的。”

    阎天邢问:“苏北让你来当说客的?”

    步以容轻笑着,直白道:“这种事就不用戳破了。”

    阎天邢回赠了他一个冷眼。

    将门给关上,步以容来到阎天邢办公桌对面,道:“过几天你跟墨上筠出去开会,你顺便查一下新型药的线索,拓林镇那边还在流通。”

    “我查?”

    阎天邢拧了下眉。

    他一堂堂特种部队队长,什么时候沦落到做这种非专业事的地步了?

    “听说林剑他们也有跟进这方面的线索,”步以容笑了笑,“武警那边一直没有进展,只能靠你了。”

    “……”

    一堆破事儿。

    半响,阎天邢道:“把澎于秋的工作调整一下,拨给萧初云。”

    步以容挑了下眉头。

    嘴硬心软。

    *

    有准备给澎于秋空几天假期的事,阎天邢没有让步以容说出去。

    于是,接下来几日,明显看到有纪先生帮忙处理工作的墨上筠,跑一队跑得贼勤。

    只要一空闲下来,墨上筠就会找到阎天邢,虽然谈来谈去也没个结果,但墨上筠就是不曾放弃。

    所以一队的队员们,时常会看到不喜有人近身的阎爷被墨上筠缠住。

    在路上墨上筠总喜欢倒退着走在阎天邢跟前,跟阎天邢面对面的交流;在办公室里墨上筠哪怕是喝杯茶的功夫,都绞尽脑汁换n个切入点跟阎天邢提及此事;就连集体开会的时候,墨上筠都会对阎天邢“大献殷勤”,事先给他站好位置,再准备好茶水和笔纸,搞得一帮领导们都以为墨上筠在追阎天邢,为现在年轻小女生如此明目张胆的追求行为而津津乐道。

    除了墨上筠,澎于秋也尝试过“争取”,不过阎天邢回应他的方式就简单得多——滚蛋。

    三天后,身为得力干将的纪舟跟墨上筠告别,又一次只剩下自己的墨上筠,这次却表示轻松多了。

    纪舟不仅给墨上筠处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工作,还在做事的时候顺便给唐诗和游念语上课,告诉她们哪些事应该怎么做,该走哪些程序,把过来人的经验都给传授给她们,就三天的时间,唐诗和游念语的办事能力就突飞猛进。

    难得有这么轻松的时候,墨上筠趴在书桌上转着签字笔,满脑子都是如何劝说阎天邢的事。

    为了给阎天邢做说服工作,墨上筠特地了解了澎于秋近期的工作内容,而且还有相关人员的各种任务分配,她不知给阎天邢提交过多少种工作调整方案了,但阎天邢一副“懒得搭理你”的样子,实在是让她心力交瘁。

    唉。

    有这么难搞的同事,接下来的相处很难办啊。

    “叩叩。”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墨上筠的思绪。

    抬眼看去,只见姜琼笑着走进门。

    “梁之琼的假期批下来了。”姜琼将大队签名的假条申请交给墨上筠。

    “哦。”

    应了一声,墨上筠兴致不高。

    姜琼打量她一眼,好奇地问:“能请到假也挺能耐的,你看着好像不怎么满意?”

    给一个新兵请假,本该是要费一些心思的,但墨上筠却很轻松给解决了——找大队、龚信聊了半个小时,生生将龚信给说得没有二话。

    论嘴皮子,墨上筠在整个gs9大队,那也是极其出挑的。

    墨上筠耸肩道:“澎于秋那边没头绪。”

    微微一愣,姜琼问:“你不知道吗?”

    “嗯?”

    墨上筠莫名抬眼。

    “看来是真不知道,”姜琼不由得笑出声,“澎于秋那边,阎天邢早就给协调好了,正好跟梁之琼一起放假。”

    “……”

    协调好了?

    墨上筠难免有点懵。

    昨晚去找阎天邢的时候,阎天邢还一脸“门都没有”的态度,怎么今个儿……

    顿了顿,墨上筠眉头一挑,顿时明白过来。

    玩猴儿呢?!

    墨上筠站起身。

    姜琼忙抬手拦着她,“先别急,明天你要和阎天邢出差,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听到姜琼的问话,墨上筠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这次选墨上筠跟阎天邢去出差,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墨上筠这个新上任的,跟着阎天邢去学习的。

    主要就是跟其他的部队进行一些工作交流,再顺带考察一番。

    在自己的基地忙得焦头烂额就算了,墨上筠可没有去其它部队丢脸的觉悟,所以她早就将该准备的都给准备好了。

    见她回答肯定,姜琼便道:“那行,好好表现。另外,阎队那边,还得劳你多看着点他,他从来懒得搞客套的。”

    “嗯?”

    墨上筠有点疑惑。

    姜琼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

    这话,让墨上筠有那么点不祥的预感。

    不过姜琼总归是给她带来了好消息,墨上筠心情还算不错,心想按照阎天邢平时靠谱的表现,就算再怎么“拒绝人情世故”,表现也不可能会烂到哪儿去。

    外面天气太热,姜琼走后,墨上筠本想去找阎天邢的,但看了眼外面的骄阳后,她决定暂且放弃这个想法,而是选择给阎天邢办公室的座机拨了一通电话。

    “做什么?”

    阎天邢一接听电话就直入主题,懒得多说半句话。

    都是内部电话,号码显示非常明显,阎天邢扫一眼就知道是墨上筠打来的。

    抬手一摸下巴,墨上筠委婉地道:“那个,澎于秋的事——”

    阎天邢截断她的话,直接问:“打算打通电话口头感谢一下就算了事了?”

    “要不,请你吃饭?”墨上筠琢磨着问。

    刚想要出门开会,应该可以抽点时间来请阎天邢吃上一顿。

    阎天邢说:“你的宝贝模型。”

    “……”

    墨上筠下意识看了眼办公室茶几上的机关模型。

    最后一步刚刚完成,摆上去才不到一天的时间。

    这就给他惦记上了?!

    没有听到墨上筠的后续,阎天邢便道:“不给就算了。”

    墨上筠咬咬牙,道:“……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