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都市之步步崛起 > 294,嘴动心不动,心动手不动
    终于可以提前一天闪人了,王起心头是无比的畅快,吹着口哨,开始关电脑,收拾桌子。

    收拾的同时,他又瞟了两眼部门内的三个同事:

    黄艳是一脸的艳羡,朝他偷偷的竖大拇指,同时脸上闪耀着一股跃跃欲试的表情,看来也打算找借口提前闪人。

    而两只老鸟,乔苍宇和吴雅莉,脸上的表情却不是什么羡慕而是赤裸裸的嫉妒了!这让王起有些莫名其妙,心想,朴龙洲就坐在你们后面,想请假就开口去请噻?嫉妒老子个毛啊?一副欠了你们一万块钱不还的死人样!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去向朴龙洲请假的时候,两人已经在收拾东西,关闭电脑上的邮箱和文件夹,也准备起身向朴老大请假闪人了,不料,却被他这个新人捷足先登!

    请假也是讲先后,讲策略的。

    先请绝对比后请好,道理很简单,面对第一个请假的,除非有特别的情况,否则领导基本上不会拒绝。

    但后面的就不一定了。

    一个二个,都跑过来请假,领导也会烦,随便找个借口不批准的几率也会大增。

    关键是他们业务八部现在还只有四个业务员,王起马上就要走了,他们两只老鸟再走,部门几乎就没人了。总不至于下属都跑光了,就剩一个朴龙洲一个部门的头头在那里“加班站岗”吧?朴龙洲会怎么想?会怪第一个请假的王起,还是怪后面跟风的他们?

    官场,职场,上下级关系微妙得很,不多长个脑子,不多思虑一番,不多站在领导角度考虑问题的员工是混不走,也吃不开的!

    “不懂事,现在的新人,真他妈不懂事!一点‘尊老爱幼’的规矩都不讲!”见王起向朴龙洲请假,最后还被“哈哈”大笑的朴龙洲准了假,乔苍宇和吴雅莉心头极度的不舒服。

    不过,两人舒不舒服,王起是既不知道,也不关心。收拾完东西之后的他先后朝朝部门内的几人说了句“拜拜,节日快乐”后,便拿起苏静娴送他的BOSS包,闪人了。

    经过二部何玹所在位置的时候,前进中的王起直接挂倒挡,后退两步,来道何玹所在的办公桌,双手趴在工位之间的隔断上,冲正盯着电脑屏幕忙碌的何玹挥了挥手,笑着道:

    “何师姐,还在忙呀?拜拜了哈!节日快乐哟!一周后再见!”

    “啊,你……你现在就要走了?我中午还想让你兑现承诺呢!”何玹正在给客户回邮件,吃了一惊,抬起头,便看到趴在她跟前,跟她两米不到,笑嘻嘻盯着她的王起,见对方现在就要走了,心头莫名的便有些失望。

    “那个不急,不慌哈!——我不是也没让你马上兑现嘛?咱俩以后时间还多,来日方长,机会多的是哈!”王起笑道,如果不是待会儿还要去程家坪赶车,他其实并不想提前翘班的,跟江外的高材生,进出口公司的“司花”在MSN上聊聊骚,扯扯淡也是蛮开心,蛮有趣的事情。

    最近这段时间,尤其是在王起帮何玹赶走了让她恼火不已的王俭超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便比以前前进了一大截,不仅每天都在MSN上闲吹一阵,而且有时候,何玹还会借故跑到他们部门来串门,跟部门的几个人拉拉家常,聊聊公司,集团的八卦。

    当然,他也一样,无聊的时候,也会穿越分割两个部门的过道,跑到二部,以请教业务的名义,找王俭超,刘朝霞,以及何玹等人闲吹闲扯,消磨时间。

    所以,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两人对彼此的了解日益增多,他和何玹之间,两人越来越有种“心心相印”的感觉。

    王起当然知道这样不对,他都有两个女朋友了,还一天到晚跟何玹“眉来眼去”,私下底“打得火热”,实在是有些人心不足,甚至可以说渣!

    好几次,他都决定改过自新,改弦易辙,把他和何玹两人这种越来越热乎,越来越不见外的关系冷下去。

    然而,只要对方一个MSN的传讯过来,什么“改过自新,老实做人”的想法立刻就不翼而飞,无法自控,且内心愉悦的想跟何玹聊天,甚至逗逗对方。

    最后,王起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跟何玹,也就是口花花,聊聊骚,消磨一下无聊的上班时间而已!是嘴动心不动,心动手不动,手动某些关键部位也不动——不敢动!因为我们都是有‘有家有室’的人了,都知道轻重,原则和底线,嘴上说得河翻水翻,浪花翻天,行动上是都不会乱来滴!”

    这个时候,他开始理解柳青经常挂在嘴上,用来教育他的那句慨叹了:

    “小七呀,像我们这种颜如宋玉,貌比潘安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一入江湖,便身不由己。很多时候,你不惹别人,别人也要惹你!你我这辈子,是注定当不了好男人的了哟!”

    ——————

    “去!谁跟你‘来日方长’?你快赶紧回去,跟你们家那位于大美女来日方长吧,咯咯咯……”何玹朝王起翻了翻白眼仁,俏脸微红啐了一句,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对于中午不能让王起兑现请自己吃饭的诺言的些许遗憾,也没有了。

    “呵呵,她还要上班呢。我今天提前请假是因为要提前回老家。我和我那位不同路的。而且……”说到这里,王起紧盯着何玹那张像万绮雯,但比万绮雯还精致不少的俏脸,道,“我家那位是美女不假,但可不是什么‘大美女’!要说大美女,嘻嘻,我眼前就有一位!”

    他这么一表扬,何玹那张白皙俏脸上的红晕,便更甚了。何玹再次白了他一眼,红着脸,伸出一只手,像赶苍蝇一样的赶他:

    “去去去!少在我面前口花花,小心哪天我告诉你们小于去!”

    “呵呵,师姐,我可不是口花花,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好了,师姐,走了,国庆快乐,节后回见吧。”王起本想跟何玹多吹两句,但是看见距离何玹两个工位的马秋榕像一只母鸭,伸长了脖子,竖起了耳朵,嬉笑着圆脸,正在朝他和何玹这边打量,他不想让那女人把他和何玹的聊天听了去,然后又在于文丽面前添油加醋的搬弄是非,便及时打住了话头。

    “嗯,那你慢走吧,不送!路上注意安全哈,早去早回——等着你请客呢!”何玹也是爽快之人,直接点头道。

    “谢谢师姐的关心,走了。”王起压低声音道,朝对方挥了挥手,转身走了,刚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何玹同样压低声音的啐语:

    “鬼才关心你呢!我只是关心我的那两顿饭罢了……”

    —————————

    出了公司的王起坐车先去了一趟刘家坪的新世纪超市,买了三包火锅料,三盒合川桃片,和三包江津米花糖,几样所谓的江城特产,当做礼物准备送给他的两个舅舅和一个姨妈。

    他现在毕竟上班了,挣钱了,总不能向以前一样空手上门。

    但他也不晓得买什么好,想买贵东西又没钱,想来想去,干脆买点江城的土特产送给舅舅嬢嬢们尝一下好了。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想必两个舅舅和嬢嬢也不会怪他礼物送轻了。

    最多,到时候再给几个表弟表妹一人给一百块钱好了。

    除了礼物,他还买了一瓶红茶,两罐啤酒,一包凤爪和一包牛肉干,准备当路上的干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