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诸天金手指 > 第五四七章 冰皇的真正目的?
    “火麒麟,它……不是死了吗?”

    从天门“同僚”口中了解了这次任务之后,黄崇心中大惊,或者说,是懵逼的。

    火麒麟不是死了吗?

    这可是自己亲眼所见。

    更重要的是,火麒麟不仅死了,而且还被自己当成三餐伙食,吃了不少,偌大的一头火麒麟,足足被自己吃了大半,麒麟血也大部分进了自己的肚子,最终促成了黄崇肉身的提升,其余部分,最后也被自己当成布阵材料用了,可以说是一点没浪费。

    可是现在,天门的人却说——火麒麟还活着,而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这里蹲守,等火麒麟一出来,就将其拿下。

    黄崇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这就像自己亲手将一具尸体活化了,随后还将骨灰洒遍神州各地,可是突然有人跟自己说,这个人还活着。

    这……

    是,风云位面确实存在着一些死者复生的办法,但是怎么说也得是尸体完整,再不济也得有个半具尸体吧,总不能像《火影忍者》,只要有点细胞,就可以直接秽土转生,那也太扯了吧。

    听说过凤凰会浴火重生,没听过火麒麟可以浴火重生的。

    可是,这个消息是“神”说的。

    帝释天,会胡说八道?

    没理由啊。

    另外,帝释天命令众人搞定火麒麟,十之八九就是他亲眼看到了火麒麟,否则不会下这个命令,甚至还让冰皇这等强者在这里亲自领队。

    更深一步去想,这是不是意味着火麒麟从帝释天手中逃了?

    好吧,就算是火麒麟真的是浴火重生了,以它的实力,就算是翻一倍,甚至是翻上两倍,也没有可能从帝释天手中逃得性命,即便是在地宫之中,毕竟它的体积太庞大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另外,凌云窟有什么东西,为何会引来帝释天这个千年老妖怪?

    黄崇估计,自己和甲十一带回天门的那封信,就是将帝释天引来这里的原因。

    懵逼。

    和甲十一,来到乐山大佛之后,从“同僚”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黄崇表示自己很懵逼。

    自己,是不是错过了某些重要的事情?

    “……”看着幽森的凌云窟洞口,黄崇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妙。

    明明,自己对于凌云窟很熟悉的。

    但是现在,凌云窟却给自己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好像一头巨兽,足以将自己生吞活剥。

    会有这种感觉,可能是有“同僚”言语的影响,当然,更有可能是一种直觉——

    凌云窟,现在并非善地。

    黄崇本来打算直接离开,尤其是刚到的时候,冰皇看自己第一眼,那眼神颇为奇怪,虽然很快恢复正常,但是这个小小的异动依旧被黄崇捕捉到,因此他想离开,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但是现在,黄崇却打算留下来继续观察,看看天门究竟要怎么搞,也顺便搞清楚这凌云窟到底是怎么了。

    至于冰皇,就算他真的发现自己的异常,大不了就是打一场,何惧之有。

    ……

    返回乐山大佛之后,任务很简单,就是盯着凌云窟的入口,一旦火麒麟现身,立刻动手,同时还要看看有没有人进出凌云窟,一旦有,就立刻拿下,甭管对方是谁,哪怕是个樵夫,也要拿下。

    显然,后面那条命令是针对黄崇下的。

    只是一连好多天过去了,丝毫没有进展。

    嘉陵江上,大趸船。

    “师兄,你是说,卯六和甲十一有问题?”神母带着人重返凌云窟,这次她要引水淹凌云窟,逼出火麒麟。

    “嗯,十之八九错不了,师妹,你知道卯六原本的样貌吗?”冰皇问道。

    “不清楚,但是只要从天门调来《搜神册》,就能查清楚。”神母说道。

    她口中的《搜神册》是天门的情报总汇,分为“内册”和“外册”两部,内册记载着天门各种情况,其中就记载着除了帝释天外每个天门中人的详细情报,而外册记载着天门之外的各种信息,不管是武林豪杰还是奇珍异宝。

    “嗯,可以,以防万一,不过十之八九是错不了。”说着冰皇将此前自己的发现全部告诉神母,神母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竟然有人敢犯神的威严,冒充神使,简直是罪不可赦。

    “我立刻就命人将相关的《搜神册》送过来。”神母道。

    “好,他似乎另有所图,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有注意他,甚至还有意创造了让他能够离开的环境,但是他一直都没有离开,此人所图不小,极有可能是为了凌云窟而来。”冰皇说道。

    “如果他要走,此前和甲十一赶来的时候,那是他最好的逃离机会,如此看来正如师兄所说,此人定然是所图不小,师兄,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帝释天所要寻找的那个人。”神母说道。

    “有可能,不过我们还是先不要惊动师尊,将此人拿下之后,再将其交给师尊处置。”冰皇说道。

    “嗯。”神母点点头,对此,她并未多想,毕竟冰皇还是戴罪之身,他需要功劳,神母只是认为自家师兄是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将功赎罪。

    何况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神母而已认为确实是没有必要惊动神的必要。

    神母离开之后,冰皇嘴角微微一翘,自言自语道:

    “很快,很快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到时候,我就是神,师尊,你从小就教育我,作为一个武者,就应该要不断地超越高山,挑战高手,这样才能问鼎武道之巅,徒弟我,也只是在按照师尊的指示行事,我想,师尊你日后一定会为徒弟我感到骄傲的。”

    ……

    “十一,怎么不练了,绝情斩练好了?”看到甲十一走进来,黄崇问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黄崇和甲十一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这段时间,只要他一有时间,就会去修炼绝情斩。

    “立刻随我去见神母。”甲十一说道,就像是冷冰冰的机器,语言毫无波动。

    “现在?”黄崇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