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诸天金手指 > 第四八九章 证据?我又不是侦探(大章求订)
    “笨蛋,那么多人,竟然连一个瞎子都杀不了,真是一群废物!”黑衣首领看着满地打滚的手下,怒声骂道。

    刚才,他自己留下来处理黄崇,因为黄崇是这次任务的重中之重,他必须要亲自处理,确保黄崇已死,便让手下去追花满楼,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对付一个瞎子,应该不难,至少他自己之前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等他赶过来的时候,现实却打了他的脸,自己的手下竟然都被放倒了,满地打滚。

    很显然,这是花满楼的杰作,能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精英手下全部放倒在地,可见花满楼的实力,如果不是花满楼没有杀人之心,这些人恐怕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是,没有拿下花满楼,这些人死还是活,对他来说,差别不大。

    “首领,我们还继续追吗?”一个小头目问道。

    “算了,花满楼跑就跑了,迟则生变,立刻带上黄崇的尸体,我们走。”黑衣首领思索了一会说道。

    “是。”

    “首领,那这些兄弟们怎么办,花满楼下手忒狠了点,兄弟们一时半会恐怕都起不来。”

    “这群累赘,既然已经起不来,接下来这么做,还需要我教你吗?”黑衣首领森然道。

    “是。”

    黑衣人好像是着急赶路,只是安排两个人留下来,黑衣首领便带着其余属下,扛着黄崇的尸体匆匆忙忙地离开。

    首领离开之后,留下的两个黑衣人开始处理“自家兄弟”。

    “咻!”这时,突然一道急促的破空声响起,只听“咚咚”的两声轻响,两枚铜钱同时打在两个黑衣人身上。

    两个黑衣人当即立在原地,动弹不得,被铜钱点了穴道,花满楼摇着扇子从暗处走出来,气定神闲,原来,他刚才并未离开,快速将那些追杀自己的黑衣人放倒之后,躲起来,黑衣人急于处理黄崇,并未追踪,所以并未被发现,等黑衣首领离开之后,他才重新走出来。

    虽然花满楼是瞎子,但认穴打穴的功夫极为精湛,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两枚铜钱正好打在了大穴上,丝毫不差,力道的把握也刚刚好。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

    黑衣首领和手下,带着黄崇的尸体,找了个空地,直接进行火化,本来处理尸体的方式有很多种,火化并不是最快的一种,毕竟要将一具尸体彻底烧成灰,也需要不少时间,如果是扔到悬崖下或者就地掩埋,会快捷许多,但是这群黑衣人却选择了最保险的一种,只有烧成灰,才万无一失。

    “他们两人还没有回来吗?”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首领突然问道,已经过去一刻钟时间了,人早就该回来了,然而,并没有。

    一个头目闻言,立刻点了一下人数,那两个处理后事的手下确实还没有回来,有些担心地问道:“首领,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黑衣首领闻言一惊:“不好,中计了,你带一个小队在这里守着,一定要确保将黄崇烧成灰,其余的,跟我走!”

    ……

    都死了,连被他留下来处理后事的两个手下也死了,而且是站着死的,死不瞑目,胸口各自插着一柄刀,原本地上打滚的那些手下,也都死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看看是什么情况。”黑衣首领说道。

    “是。”

    “首领,少了两个人,除了五个人是被外力所杀,其他人都是咬碎毒药自杀的。”仔细检查一番之后,一个黑衣人汇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黑衣首领顿时懵逼了。

    要是都被外力所杀,那也不奇怪,可是大部分人却是自尽的,还失踪了两个人,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怎么想都不对劲。

    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是不是花满楼所杀?

    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花满楼要下杀手的话,那些人早就死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还是队伍中出了叛徒?

    这个可能性也不大,但是失踪的两人要怎么解释。

    头大。

    “首领,这里发现了大量的脚印。”一个黑衣人突然说道。

    在确认了脚印之后,黑衣首领立即说道:“跟我追!”

    ……

    “你是说,这次青衣楼的人参与了?”

    “对,刚分开的那天晚上,我们就在野外遭到了袭击,经过询问,他们自称是青衣楼的杀手,而且在他们身上找到了这个。”花满楼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正是青衣楼杀手的身份令牌。

    花满楼和陆小凤两人按照约定,在京城碰面,只有他们两人。

    从花满楼手中接过令牌,陆小凤仔细翻看,并且在上面敲打了几下,才说道:

    “这确实是青衣楼杀手的令牌,朱停曾和我说过,这种令牌材质特殊,就算是他也伪造不了,如此看来,这些杀手真的是青衣楼的,如果柳生此前所言属实的话,那么这次的绣花大盗和在他之前搬空霍休财富的人,极有可能是一伙的。”

    朱停是鲁班们的嫡传弟子,是天下一顶一的能工巧匠,就算他制造出一个会下棋的木头人,你也不要感到奇怪,因为他是朱停。

    更重要的是,朱停也是陆小凤的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你在怀疑他?”花满楼问道。

    “确实是有点。”陆小凤点点头,并未否认。

    “我认为他不是。”花满楼说道。

    “哦,为什么?”

    “因为他没有这个必要。”

    “确实是没有必要,如果真的是他,那他就太蠢了,这些安排根本就是多此道:“可是反过来一想,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这些都是他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

    “有这个可能,不过现在,我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花满楼道。

    “他,应该没事吧?”

    “他若是出事了,那我劝你还是趁早认输,这件事就不要管了,命总比面子重要。”花满楼严肃地说道。

    “我武功远不如他,也不能在西门吹雪的剑下逃命,如果他都出事了,我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的。”陆小凤说道,很严肃,至少看起来如此。

    “你很聪明。”

    “我本来就很聪明,到现在还没来,看来,他是应该有大发现。”陆小凤喝了杯酒,看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大街,说道,有些惆怅。

    “不奇怪,如果天下间有人能够比陆小凤更早破案,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他。”花满楼笑道,陆小凤不高兴,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这样最好,省的经常有人来找我麻烦。”陆小凤毫不在意地说道。

    花满楼笑了笑,最后吐出四个字——言不由衷。

    花满楼问道:“你呢,有什么发现?”

    “发现了一双红鞋子。”

    “红鞋子?”

    “对,江重威和常漫天都想起来,那个绣花大盗的脚上确实是穿着一双红鞋子。”陆小凤将栖霞庵的事情和花满楼详细地说了一遍。

    “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双红鞋子和金鹏王朝宝藏的时候出现过红鞋子是一样的,加上你刚才说的青衣楼,我怀疑这件事背后不简单。”

    “青衣楼,红鞋子,江轻霞,绣花大盗,确实是不简单,你怀疑是江轻霞悄悄地从江重威身上取走钥匙,然后打了模复制了一把钥匙交给绣花大盗。”花满楼说道。

    江轻霞和江重威在五月十四见过面,过了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六月十一,王府就发生了绣花大盗的案子,也难怪花满楼会做这样的推测。

    “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许多疑点,想要解决疑点,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去王府,试上一试。”

    “你想偷入王府?”

    “对。”

    “你知不知道王府有多少卫士?”花满楼皱着眉头问道。

    “八百,甚至更多。”

    “每个卫士身上,都带着威力极强的诸葛神弩,无论谁只要被发现都可以立刻被射成个刺猬。”花满楼说道。

    “这我也知道。”

    “王府中高手如云。”花满楼再次阐述一个事实。

    “对,而且我还知道,王府的小王爷就是叶孤城的弟子,剑法已得到白云城主真传,他就是王府中的第道。

    “不仅如此,叶孤城也极有可能在王府。”花满楼说道。

    “对。”

    “王府禁地,无论谁擅闯进去,都一律格杀勿论。”

    “早有耳闻。”

    “看来,你已经做好寻死的准备了。”

    “是,不过我还死不了。”

    “为什么?”

    “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这个坏人,也不要求活千年,活个百年还是没问题的。”

    “你确实不是好人。”

    “所以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更何况柳生都能在王府中来去自如,难道我就不行。”

    “呵呵。”

    ……

    “看来你是不愿意说咯。”

    “哼,你杀了我吧,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一个伤痕累累的年轻男子说道。

    “你倒是嘴硬,现在我有点怀念摄心术了,不行的话,生死符或者是附骨针也行吧,逼问起来,方便多了。”黄崇说道。

    黄崇,这个本应该被烧成飞灰的人,却出现在这里,在逼问眼前这人。

    黄崇本来以为自己的逼问手段很厉害的,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耐,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硬骨头的,至少用物理的办法是没有办法让他开口。

    可惜自己失去了大部分武学的记忆,否则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不管是摄心术、生死符还是附骨针,都可以让他开口。

    当然,除此之外,黄崇还有其他手段,只是现在条件有限,无法施展。

    “你杀了我吧。”那人继续说道。

    “烧毁锦帕就是你的任务吧,现在看来,你的任务已经是完成了,所以就一心求死。”黄崇说道。

    男子没有回答黄崇的问题,不过很显然,黄崇猜对了。

    被黑衣人抓住的那个“黄崇”,确实是死了,被烧成了飞灰,是个易容的冒牌货,是花满楼安排的人,借助一个空档,完成了移花接木的把戏。

    随后黄崇也易容了,偷偷地跟在了陆小凤和司空摘星后面,在半道上,黄崇发现司空摘星趁着陆小凤吃饭的时候,将锦帕交给了一个小孩,几经辗转,最终锦帕落在了眼前这个男子手中。

    这就是陆小凤、花满楼和陆小凤三人的默契,果然是各有收获。

    本来,黄崇以为自己的收获会是最大的,因为让司空摘星来偷锦帕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绣花大盗本尊,这个人极有可能将锦帕交给绣花大盗。

    陆小凤一直以为司空摘星偷走的那条锦帕,就是他在栖霞庵神像下中找到的那一条,实际上并不是。

    只是出乎黄崇意料的是,这个人根本没有将锦帕交给任何人,而是在房间中,就将锦帕用火给烧了。

    等黄崇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最终只能将这个人给抓起来。

    这个男子也是个死士,不过在对付死士方面,黄崇最有心得,先是敲掉他的牙齿,让他无法咬舌,也无法服毒,同时在废掉武功,然后捆绑起来,这样基本上就可以了,他的生死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只是因为是死士,所以骨头很硬,黄崇严刑拷打,却没有任何收获。

    “虽然你看似什么都没说,但是烧掉锦帕这个做法,其实已经暴露了你背后的主人了。”黄崇笑着说道。

    “……”男子闭着眼睛,毫无反应。

    黄崇将手放在他的身上,突然说道:“是金九龄吧,是他雇佣你的吧。”

    男子依旧没有反应,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只是黄崇却笑了,他看似没有反应,但是实际上,当黄崇说出“金九龄”这三个字的时候,不管是他的心跳还是肌肉,都在告诉黄崇,自己并没有错。

    为什么要烧掉锦帕。

    恐怕就是因为自己在少林寺中所说的那两个发现,第二个发现显然是黄崇随意瞎编的,他们都不傻,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这才要冒险取回锦帕,而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当时在场的几个人。

    嫌疑最大的,在黄崇看来,就是金九龄。

    所以就试一试,没想到还挺意外的。

    如果换成狄胖子或者是包黑炭,仅仅是如此,证据肯定是不够的,甚至是毫无证据。

    这些都只是黄崇的个人猜测。

    但是黄崇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侦探,不用靠事实说话,他是个江湖人,江湖事,江湖了,他根本不需要如山铁证,只要知道是谁,就行了。

    黄崇用掌力将男子震死,准备收拾收拾,前往京城。

    “嗯?”还没等黄崇离开,就听到院子外有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