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抗战之小军医 > 184.应对(二)
    唐虎笑了笑,不再言语,他知道狄封懂他的意思。

    狄封长长的叹口气,没有反驳,倒起酒来,“明天我会和小老虎那边商量好。”

    “嗯。”

    唐虎松口气,他很清楚,接下来各方的反应,陈义夫他们拒绝了国军高层,他也算是在意料之中,在他看来,陈义夫和陈修,还算是书生意气比较重的,有这样的反应,不奇怪。

    而且,基地现在不是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还需要怕什么呢?

    在唐虎看来,这些偏书生气的人,有的时候做起事情还是太过于软弱了一些。

    他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也知道,自己不能任人宰割。既然可以有实力,那还需要惧怕什么?那就武装起来啊!

    山西可以有阎锡山。

    为什么陕西就不能有个留坝县基地呢?

    次日,天朗气清。

    陈修起来的时候,算是想通了许多,既然风雨要来,那就来吧,没有什么好怕的。

    纵使,他不愿刀兵相向。

    但他还是要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保护基地。

    ……

    “哥,谈失败了?”

    “嗯。三叔家的,现在骨子里,真是一个商人了。”

    “哥,我就说吧,要谈,还是得诚心诚意一些,不是吗?义夫他押上了自己所有的家产,你一句话要让他就把这些东西给你,你觉得可能吗?”

    “可是,即便我们要入股,或者买下,你知道要多少钱吗?”

    “光是那些生产线,没有个几千万大洋,都下不来!更别说钢铁厂和制药厂!”

    “哥,这世上,不会有白吃的午餐,不是吗?你啊,今儿个好好休息,我去谈。”

    “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谈!”

    ……

    陈修,又被喊到了办公室,他正在和唐凝商讨基地防务的问题,是否要修建炮台之类的。

    “克己,这是你叔叔。”陈义夫眉头皱起,还是介绍了一下一名穿戴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

    陈修笑了笑,看着这比昨天那位伯父年轻一些的叔叔,开口,“克己见过叔叔。”

    “哈哈,好孩子,没有想到,克己也这么大了啊。”斯文男子笑了笑,“堂兄,没有想到,时间过得是真快。”

    “嗯。”

    “堂兄,我也就开门见山了。”

    “说吧。”

    “留坝县基地,不能再这样游离在中央之外了。”斯文男子开口,“堂兄你该很清楚,现在留坝县基地的地位以及留坝县基地的能量。”

    “我昨天和兄长说过,基地的事情,都是克己做主,所以,你要与克己说。”陈义夫指了指陈修,无所谓的笑了笑。他和眼前这位,小时候还曾一起上学,多多少少有些情分,但是陈修不同。

    陈修笑了笑,坐下,“叔叔若是想问基地的事情,与我说便是了。父亲,只是代为管理,但实际做主的人,是我。”

    “哦?果然英雄出少年!既然如此,我也就直说了,委员长希望,留坝县基地,不论是从前,还是以后,都会站在委员长这一边。”

    “叔叔说笑了。我爹是老军人了,叔叔和伯父,又都是党国高层,我岳父还是党国的将军,我有什么理由,不站在委员长那边呢?”

    “此前的贪污事件,实在是很抱歉。”斯文男子叹口气,“但这其实是历史遗留问题,国家本就穷苦,这种蛀虫,也不在少数。但我可以保证,我保留最大的自主权给你!只要你对党国忠诚!”

    “叔叔,我本就是忠诚的,不是吗?虽然此前的事情,让我心有芥蒂,委员长的处理,其实也就是为了堵住我的嘴巴而已。但我一片赤诚,难道,做错了吗?”

    “你是没错,错啊,就错在国家贫穷啊!”

    “国家贫穷,可那些人,依旧吸食百姓血肉,骨髓,令人发指,不是吗?”

    “可若真处理了背后的人,引发的反弹,即便是委员长,恐怕也无法压住,你可明白?”

    陈修叹气,国民党之间诸多问题,他当然清楚,“叔叔,留坝县基地,只有在我手中,才能发挥它的效果,你信吗?”

    “我当然相信。”

    “那样的人,我不会让他们染指。”

    “我知道,我也不会让他们染指!国家太穷了!识字的人少,民智未开,现在又有日本人打进来,不管怎么说,现在国家都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内讧,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不错。”陈修点头,今天的谈话,比昨天要稍稍舒服一些,至少,没有那位伯父那般高高在上。“只要叔叔保证,留坝县基地不会沦为某些人镀金的工具,党国也不会随意往里头塞人,我可以忘记此前发生的事情。”

    “你说真的?”

    “是。”陈修点点头,“留坝县基地,现在不仅仅产出武器,如果党国可以继续支持,我也可以继续扩大产能!武器方面,没有多少盈利,但在药品方面,盈利还算不错。每年,我会奉上一年盈利的20%,算是捐献给党国的军费,用作抗日,如何?”

    斯文男子眯了眯眼睛,五分之一的盈利,罢了,自己来的目的,不过是劝说他站在委员长一边而已,如今他也已经表态,那就随他吧。于是点点头,“可以,我会与委员长沟通,保证留坝县基地的自主性,不会让人把不该伸的手,伸进来。”

    “多谢叔叔。”

    “哈哈,其实还是挺愉快的,不知道我哥昨天是怎么和你谈的。”斯文男子无奈的笑了笑,“既然已经谈成,不如,义夫,陪我走一走逛一逛如何?我也想真正看一看这个基地。”

    陈义夫点点头,“好。”

    “爹,叔叔,你们去,我就先去忙了。”

    “去吧。”

    走出办公室,陈修眯起了眼睛,以基地五分之一的利润,换取安宁,其实不亏,更别说,国民政府是真的缺钱。

    不过,即便现在已经谈好了,他也不会放弃对基地的武装。

    只有真正强大起来,才会有更大的底气。

    到时候,才会有更多的话语权。

    与国民政府的关系,能缓和,就缓和一下吧,至少,他其实并不想和他们闹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