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抗战之小军医 > 13.淞沪血(六)
    张别和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出拳的速度也能有这么快,一时间,只顾得上后退了,快速的后退了两步,张别和将双手架在了自己的身前,想要挡住这一拳。

    可唐凝,笑了笑,因为她是女人,很多男人在面对女人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轻视。张别和企图用这样的手段抵挡住这一拳,倒是他想错了。

    唐凝拳势不停,张别和后退,她就追进。

    “嗷!”拳头落在张别和架起的双手上,张别和哀嚎一声,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女人会有这样的速度和力量!两只手痛得要死!

    结果,他还没哀嚎完,他的下面,就被对手踹了一脚,“嗷!!!”

    这痛,可比手上的痛厉害多了!

    唐凝收了手,“现在上战场的人,都这么弱吗?”

    张别和已经倒在地上,听了唐凝这句话,憋屈的道,“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战士!”

    唐凝有些遗憾,原本以为,今天能过过瘾的,结果,对手好像是真的有点弱,“那我也同样给你回一句,枪口,是要对准日本人的,而不是对准自己人!蠢货!”

    张别和满脸通红,已经在旁边的人帮忙下站了起来,听唐凝的意思,只是要教他医院的规矩而已。可他们旅座胸口中弹,他哪里有心思守这些规矩。

    陈修在一边,原本以为能见到一场很精彩的打斗,结果这么快结束了,抿了抿嘴,叹口气,“下次记得就行了。”然后看向唐凝,“阿凝好厉害!身手简直一级棒!果然,我媳妇就该是最棒的!”这些话,在陈修看来,不过是调笑,也是夸赞,就好像平常说,你很棒棒哦这种话一般。

    不过,唐凝听了后,满脸通红,“我去外面了。”

    陈修失笑,在他面前,唐凝是有着小女儿的娇羞的,平日里,可是很难看到这一面的。他特地说了句我媳妇,也是为了宣布主权,省的一群伤兵看到个女的就惦记。

    “好了,我去看你们旅长去了。”陈修淡淡的道,然后去了做检查的地方。

    “刘护士,怎么样?”

    “刚刚拍的x光!”刘护士道,“陈医生,您看片子。”

    陈修看向片子,看到了子弹的位置,在片子上,有一个高亮度的圆形,刚刚好位于心影上方。这意味着,这颗子弹,也就是恰恰好打在了心脏上面一点点,再往下那么半公分,这名少将,就坚持不到医院了。

    “抽血,验血型,告诉外头他带来的人,做好被抽血的准备。”陈修淡淡的道,“这个手术,刘护士你和我一起吧,做我的助手。”

    “啊?”刘护士皱眉,“可外头的分级怎么办?”

    陈修也皱起了眉头,原本人手就少,之前多次处理他都是和器械护士一起配合的,可这个子弹的位置太特殊,两个人,怕不够,至少要有一个人,稳定的暴露术野。

    “医生,您看我行吗?”这时,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兴奋的道,“我是女子卫校的!也懂一些,您看能不能帮上忙?”

    陈修看向刘护士,“女子卫校?”

    “哦哦,对的,这时您夫人找来的人,减轻咱们的工作压力,确实,都学过一些基础知识。”刘护士赶紧道。

    陈修点点头,分级离不开刘护士,“那就这样吧,你主要工作就是拉钩,暴露术野。”

    “是!”女孩子点点头,能上手术,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好了,快准备,我回手术室了。”

    “嗯。”

    ……

    当这名少将被剥光,推进手术室的时候,陈修已经完全准备好了。首先是麻药,这个位置太特殊,容不得失误,所以,他打算把这人给麻翻了,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没有所谓的心电监护,他也不敢用太多药。

    麻翻后,陈修从器械护士手中接过了酒精棉球,开始消毒,伤口的地方,也成了他重点关照。还好,这颗子弹应该是从比较远的地方射过来的,不然,伤口不会只是一个血洞。

    这个时候,那名自告奋勇的女学生也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在这个时代,至少在中国的野战医院,还不太有正规的手术室,穿了白大褂就当隔离服了。

    “去,那边刷手,好好的把手给我刷了。”陈修淡淡的道,“指甲缝、指缝都给我刷干净,还有,先把长头发戴进帽子里,再把口罩的带上。”

    “哦。”女孩只能照做。

    当她刷完手回来的时候,陈修已经划好皮,器械护士也站在一边帮忙暴露视野了。

    “从她手中把拉钩接过,拉好,不要动。”陈修的声音传出,头也没有抬,他需要照着伤口的位置往里找子弹。可这子弹到底是平射进去的,还是斜向上又或者是斜向下进去的,都是有讲究的。从片子上,看不到子弹进入的深度,受条件所限,这人也没办法拍个侧位片。

    陈修希望,这颗子弹是斜向上或者平射进去的。否则,这场手术的危险性,就会大大的提高。

    “是!”女学生已经戴好了手套,从器械护士手中接过了拉钩,用力向两边拉,看着陈修的手术刀,一层层的往里头分,鲜血咕咕的冒出来。

    “长镊。”陈修伸出右手,等着器械护士的投喂,术野基本暴露了,从方向上来看,是他最不希望的斜向下进入。

    感受到手中的长镊子,陈修也没有任何犹豫,将一块湿纱布送入了伤口,他希望能够在血被吸进的一瞬间看到子弹。

    夹出纱布,伤口有那么一两秒钟,是很干净的。

    可是,没有子弹。

    陈修的眉头皱起,开始回忆了片子的情况。

    子弹在心影的上方边缘,“第5肋间。”

    可伤口的位置,是在第4肋间。

    也就是说,隔了一个肋间隔。

    陈修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差了一个肋间隔!

    可陈修不能从第4肋间进,因为那个方向,触及的重要血管太多。在没有完全开胸的情况下,陈修不敢冒险。那些血管,一旦损伤,以现在的技术,可不是很好救的。

    所以,陈修只能继续沿着伤口往里暴露。

    “陈医生,这人的子弹,是斜向下射入的吗?”陈修耳边,传来一道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