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师徒齐用R
    “这不可能!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坚硬之物!”

    在三代雷影的认知中,就算是初代火影的五重罗生门,他都有信心用“一本贯手”将它们穿透,更别说忍界小辈的防御力量了。

    然而现实给了三代雷影当头一棒,他信心满满的最强一击打在那面可笑的盾牌上,居然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

    看着眼前一脸难以置信的兄贵大叔,亚索有点想笑。

    宇智波斑晓得不?就连舞蹈王子宇智波斑,那也是得咬三口才能碎的啊,你个兄贵懂个锤子!

    亚索不动声色地将盾牌收了回来,脸上一片云淡风轻。

    小熊姜饼之盾,覆盖有一层小熊姜饼的盾牌。

    系统出品的物品,依然很大程度上遵循着系统的规则。

    小熊姜饼即是所谓的“假眼”,除非近战配戴德拉克萨的暮刃,并且该装备处于唯一被动—封锁冷却完毕的状态下,否则任何人的攻击都必须要三下,才能将之破坏。

    “二本贯手”是第一下,“一本贯手”是第二下,在规则之力下,小熊姜饼非但没有出现裂痕,反而将所有能量全部吸收了,三代雷影的攻击又怎么可能伤得了亚索呢?

    亚索歪着脑袋道:“怎么,雷影大叔,你该不会出尔反尔吧?怎么,要不要再来一次?”

    “不必了!”

    三代雷影吐了一口气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一不二,输了就是输了,你这面盾牌确实是个至宝。”

    忍界这么大,秘术至宝数不胜数,什么钢遁之类的,都是只听隐约传闻,难得一见,再比如水之国的七把忍刀,能力也是极其隐秘的,如果说有一块至刚至阳,坚韧无比的盾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代雷影不是什么念头不通达之人,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但是,他认可的是亚索的盾牌,而不是亚索本人,这种毛都没长齐得小鬼,怎么看都不符合兄贵对于强者的定义。

    “来吧,希望你不只是给我挠一下痒痒。”

    三代雷影将长袍一脱,露出里面紧实的肌肉,接着一个马步,将胸口挺了起来。

    “不愧是雷影,果然爽快!”

    亚索嘿嘿一笑,气运丹田,甩了甩胳膊,然后捏紧了一个钵大拳头,缓缓地向三代雷影打去。

    “哼,就你这样慢腾腾、软绵绵的拳头,也想伤得了我吗?”

    三代雷影露出黑色的牙齿,大笑道。

    亚索展颜一笑,道:“忍体术——还我漂漂拳!”

    “混账,老夫让你打一拳,是让你捶我胸口,你居然想打我脸?”

    看着亚索由远及近飘摇而至的拳头,以及拳头瞄准的部位,三代雷影大怒。

    有着雷遁之铠,三代雷影完全不相信亚索能伤到他,即便打在裆部,他自信也会毫毛不伤。

    但是被一个后辈用拳砸脸,三代雷影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他猛的将身子一拔,用胸膛主动去接亚索的拳头。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才忽然发现,亚索的拳头是如此诡异。

    无论他如何躲避,那只五指白皙,看着毫无杀伤力的拳头依旧直挺挺地向着他的面门打来。

    “算了,反正也不会有感觉,回去有谁敢乱嚼舌根,就送去挖煤好了,说起来,这种没什么用的矿石,火之国那边的进口量越来越多了,真是奇怪。”

    在拳影的笼罩下,三代雷影气定神闲,一派宗师高人的风范,非但没有任何慌张,反而还有闲情无思乱想起来。

    “这小子喝假酒了吧,这样的拳头也想伤到我们雷影大人!”

    “这你就说错了,我看他可是个聪明人!”

    “此话怎讲?”

    “你想,反正也打不破雷影大人的雷遁之铠,那干嘛还用那么大劲,手不疼吗?”

    “哈哈,言之有理,想不到这个小狐狸这么狡猾!”

    “说到底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在雷影大人的绝对力量面……”

    “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两个吃瓜忍者的闲聊嘎然而止。

    这两人只是数千人的一缩影,这一刻,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场地中的这一幕。

    只见烟尘中,紫发少年一拳摁至地面,而三代雷影高大的身躯,如同倒栽葱一般,脑袋在紫发少年的拳头下面,深深的嵌入了地下。

    “这……这是开玩笑的吧!”

    看着烟尘里的景象,吃瓜忍者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出现幻觉,接着便是倒抽凉气的声音。

    这个小鬼……一拳……将历代最强雷影……给打倒了?

    就在众人心生荒谬之感的时候,大地发出了“卡啦——卡啦——”的声音。

    忽然,地面整个龟裂开来,三代雷影猛地将脑袋从土里拔了出来,“呸”地吐出了一口泥土,恶狠狠的盯着亚索:“可恶的小鬼,我要你死!”

    看着三代雷影身上依旧“呲啦——呲啦——”闪烁不定的电光,亚索叹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能没打碎雷遁之铠么!

    不愧是能硬抗仙鸣螺旋丸手里剑的最强之盾啊!

    亚索刚才那一拳,由于担心查克拉告罄,用料虽然没有当年殴打白绝阿飞时的那么足,但也是融合了好几样系统技能的阿!

    盖伦的q技能——致命打击;

    皮城执法官·蔚的e技能——透体之劲;

    牧魂人·约里克的q技能——临终仪式;

    铁铠冥魂·莫德凯撒的q技能——铲击之锤;

    德邦总管·赵信的q技能——三重爪击;

    等等,致命打击?

    可以沉默敌人1.5秒的致命打击?

    亚索挠着头,回忆了一下,不由大为后悔,隐约间,刚才三代雷影的雷遁铠甲是有过短暂的中断的啊!

    刚才怎么就没注意到,早知道就赶紧接上第二拳啊!

    而且,铲击之锤和三重爪击都是要第三下攻击才能爆发出最强威力的,第一下的增幅并不算强……

    亚索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三代雷影,道:“雷影叔叔,你再让我打两拳好不好?我一定轻轻的……”

    “啊呸!”

    三代雷影吐了一口唾沫,道:“小子,你是在侮辱我吗?”

    “啊,不是,我只是想再给您挠挠痒痒啊!雷影叔叔!”

    “气煞我也,我要杀了你!”

    “雷遁——紫电!”

    “雷遁——黑豹!”

    “雷遁”,“雷遁“,“雷遁”……

    ……

    看着各种雷遁不要钱似的向自己射来,亚索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的话又怎么惹毛了这个兄贵,果然兄贵的世界难以理解。

    “我师父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雷遁——是最被风克制的啊!”

    面对突袭而来的雷遁忍术,亚索大手一挥,一道迅疾的气流随着亚索的手臂划过,从地上升起,形成了一道气旋之墙。

    “风遁·风之障壁!”

    虽然杂七杂八的技能亚索有很多,但最如臂使指的,便是风男自带的技能。

    而这“风之障壁”便是亚索的招牌技能之一。

    风之障壁:形成一个气流之墙,可以阻挡敌方的所有远程普攻、飞行道具、自动寻敌技能,持续4秒。墙体宽度和高度会随着等级的提升而提升。

    三代雷影的雷遁之术自然威力非凡,但这些强大的忍术到了亚索的风墙上,居然全都泯灭不见。

    “这不可能!”

    三代雷影再次说出了这几个字。

    风克雷,雷克土,这是忍界的常识,三代雷影自然也知道。

    但这只是轻微的克制罢了,在绝对力量面前,即便是属性被克,也只是无伤大雅的问题。

    然而现在发生在他眼前的是什么?

    自己无论c级还是a级的忍术,居然统统被那紫发小子给抵挡住了,而且他只用了一个忍术!

    此子恐怖如斯!

    “忍体术——橡筋弹弓!”

    就在三代雷影被不可接受的事实惊呆在原地的时候,忽然天空再次暗了下来。

    作为经验丰富的老牌忍者,团藏可不会给三代雷影任何喘息的机会,他自然看得出,先前亚索的一拳虽然视觉效果一流,但是造成的战果还不足以重创敌人。

    对付重甲,重锤是最好的武器。

    论到重,还有谁能胜过自己?看来关键时候还得靠自己这个做师父的!

    这般想着,团藏的橡筋弹弓,毫无意外的再次命中了发呆中的三代雷影。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砸在雷遁之铠上,雷光一阵紊乱,忽明忽暗。

    这一次,三代雷影没有像之前那样被弹射出去,不是他有了什么应对之道,而是因为三代雷影他牢牢地被团藏的臀部夹住了。

    无论他如何挣扎,甚至手臂上钢铁般的肌肉全都隆起,但在团藏臀大肌坚实的夹持下,依旧动弹不得。

    “臀体术——动感弹球!”

    只见团藏的身体如同一摊面饼,整个压扁铺平在了地面上。

    短暂蓄力后,他带着徒劳挣扎的三代雷影弹射了起来。

    “666!师父,好击飞!”

    对于亚索来说,什么是好队友?

    能c能carry?

    no,no,no!

    对于亚索来说,只要能帮他击飞的,就是好队友!

    看着正在天空中狂叫不止的三代雷影,亚索眼睛放出忍耐已久的饥渴光芒,迅速的按下了r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