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美漫生存指南 > 720、海拉降临
    洛基在托尔的手里痛苦的挣扎着,这自找没趣的家伙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

    旁边瓦尔基里一脸惊讶的看着洛基,低声问高飞道:“这就是阿斯加德的三王子吗?他怎么是这样一个……这样一个……”

    高飞哈哈一笑,低声道:“弱鸡?”

    “呃……可以这么说吧。”瓦尔基里直言不讳的说,“我还以为他是个深谙城府、不苟言笑的阴谋家呢,没想到他居然是个逗逼。”

    高飞则耸耸肩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基因是继承谁的,但奥丁的两个儿子身上都有明显的逗逼基因。”

    瓦尔基里则沉声说道:“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奥丁的大女儿海拉没有这个属性。海拉是个不苟言笑的死神,她只知道杀人,而且她杀人之前从来不废话。”

    “喔……看起来她的确是个棘手的家伙。”高飞深吸一口气道,“阿斯加德危险了,九界也危险了。”

    听到高飞和瓦尔基里谈论海拉,托尔那边也没有心情折磨洛基了。

    看到洛基一副痛苦的样子,托尔觉得他可能也已经吸取教训了,因此他松开了手,直接把洛基扔在地上。

    “咔咔咔……呼呼……”

    脸已经被掐成绛紫色的洛基痛苦的喘息着,整个人虚弱至极,但他也不敢和托尔翻脸,而是赔笑着说道:“喔,哥哥,我亲爱的哥哥……欢迎你回来,这真是件好事,我真是太高兴了……”

    “不管你信不信,彩虹桥的事情只是个误会,我真的没想设计陷害你,现在看到你活着回来我比什么都开心……”

    “哈哈……我给你举办一个接风宴怎么样?我会给你准备阿斯加德最醇厚的佳酿!”

    托尔冷哼一声,沉声道:“不用你费心了!我可不敢喝你给我准备的酒!”

    看到托尔没有被美酒这招收买,洛基尴尬一笑,又把目光移动到了高飞和瓦尔基里的身上。

    高飞是洛基的老熟人了,之前送奥丁去地球的时候俩人还聊过,洛基可不敢打高飞的主意,实际上他恨不得躲着高飞这个恐怖的家伙。

    反倒是高飞旁边的瓦尔基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以拉拢一下。

    “喔,这位美丽优雅的女士是你的新朋友吧?哥哥,她难道是你在外太空飘荡的时候认识的红颜知己?这真是太好了,看起来你就算在外太空也不寂寞……”

    说罢,洛基爬起来朝着瓦尔基里优雅的鞠躬道:“漂亮的女士您好,欢迎您来到阿斯加德,我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会让您在阿斯加德玩的开心的。”

    然而可怜的洛基这次马屁又拍到马腿上了,因为瓦尔基里显然并不是托尔的好朋友,恰恰相反,她还是托尔的仇人。

    托尔简直要气笑了:“洛基,你确定要和这女人成为好朋友?话说在前面,你要是和她站在同一阵营,那就是相当于和我为敌了!”

    “什么?”洛基直接傻眼了,看了看托尔,又看了看瓦尔基里,疑惑的问道:“你们难道不是……难道不是在外太空认识的好朋友吗?”

    瓦尔基里笑了笑:“我们不是朋友。这位小朋友,你搞错了。”

    “小朋友?”洛基又是一愣,“你说我是小朋友?”

    “当然。”瓦尔基里点点头,“我出生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游荡呢,而你出生的时候我早就已经离开阿斯加德,去外太空漂泊了。对了,我也不需要你带了解阿斯加德,我在这里生活了两千年,相信我,我对这里足够熟悉。”

    “我……你……两千年?”

    这下洛基是真的迷了,整个人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看到洛基这副懵逼的样子,托尔的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不过高飞倒想让洛基更懵逼一些,所以他看着洛基说道:“洛基,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看话剧,阿斯加德已经大难临头了,你知道吗?”

    “哈?”洛基果然更懵逼了,抬头看着高飞问道,“大难临头?什么大难临头?”

    托尔表情凝重的摇头道:“洛基,高飞说的没错,阿斯加德有危险了。”

    “什么情况?”洛基茫然的问道,“阿斯加德大难临头?有危险?你们是指……诸神黄昏?”

    “不,不是诸神黄昏。”托尔摇头道,“是我们的姐姐,奥丁的第一个孩子,他的长嗣,阿斯加德的大公主,冥界的主宰——海拉,她要回来了。”

    “what?!”

    洛基听完眼睛都瞪大了,声音颤抖的问道,

    “奥丁还有一个孩子?我们还有姐姐?阿斯加德还有一个大公主?她叫海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我们这个宇宙的剧情吗?托尔,你去了一趟外太空,不是脑子坏了吧?”

    洛基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过了一会则突然笑了起来,摇头道:“不,我不相信,一定是你在忽悠我,对吧?因为我把你扔到外太空,你就想恶作剧报复我,对不对?奥丁根本没有女儿,我们也没有姐姐……”

    听到这里,托尔眯着眼睛严肃的说:“臭小子,你终于承认是你故意把我扔到外太空去了!”

    “呃……这个……”洛基眨了眨眼睛,顾左右而言他的说,“我这么说了吗?我想一定是你误会我了,哥哥。还是说回海拉这件事情吧,海拉真的存在吗?我们真的还有个姐姐吗?可是奥丁或者弗丽嘉都从没说过这件事!”

    托尔沉声说道:“是的,洛基,我们的姐姐真的存在。但因为当初她背叛了父亲、背叛了阿斯加德,所以她被父亲流放了,她的故事也被父亲彻底抹去,从阿斯加德的历史中消除了。”

    瓦尔基里则补充道:“她是个野心勃勃的侵略者,她的理想是发动战火统一宇宙!”

    听到这里,洛基眯着眼睛道:“嗯……听起来我和我这位姐姐倒是有几分相似呢,万一我们比较谈得来呢?喔……我居然有点盼望家人团聚的情景了!”

    然而瓦尔基里却给洛基泼了一盆冷水:“别痴心妄想了,奥丁把海拉流放到冥界数千年,海拉对奥丁积攒了满腔怒火。现在奥丁的寿命已经快要终结,海拉没办法报复奥丁,她的仇恨很有可能就会发泄到你和托尔的身上。”

    “什么?”洛基吓出一身冷汗,“这不公平!”

    托尔则添油加醋的说道:“另外,洛基,别忘了你真正的身份,你并不是奥丁的亲生儿子,而是冰巨人的子嗣,海拉可不承认你这个弟弟,也许她会觉得你是她的耻辱,必杀之而后快呢!”

    “……”

    洛基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但是哥哥,喔,我亲爱的哥哥,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良久之后,声音有些颤抖的洛基才低声对托尔撒娇道,

    “就算你不想保护我,你也会保护阿斯加德的,没错吧?”

    没等托尔回答,瓦尔基里就把冷冰冰的现实劈头盖脸的砸在了洛基的脸上:“你亲爱的哥哥得有那个能力才行呢……海拉的力量直接从阿斯加德获得,她的能力与奥丁相同,别说是你的哥哥,就算是全体阿斯加德人联合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什么?!”

    洛基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已经麻了。

    不过他也没有彻底绝望,而是转向了高飞。

    “咳咳,高飞先生,我知道咱们上一次见面闹出了一丁点的不愉快,我也知道你对我一直有成见……但是……咳咳,但是九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海拉她对九界造成了这么大的威胁……你是不会坐视不理的,没错吧?”

    高飞笑而不语。

    洛基又试探道:“你也许有希望击败海拉吧?就算你不行,你还有个特别厉害的小闺女,那个能打穿宇宙飞船的那个……她肯定不害怕海拉,对吧?”

    听到这里,瓦尔基里一脸震惊:“你是说高飞的女儿?那漂亮小姑娘比高飞还要厉害?”

    这倒是让瓦尔基里非常意外了。

    而还没等高飞回答,托尔皱眉道:“目前来讲我们还不能太乐观,海拉最强状态下的能力大概可以媲美我们的父亲全盛之时……如果让海拉爆发出来,那么就算我们有办法杀掉她,这场战斗造成的伤害也足以令九界受灾了……”

    “这倒没错。”高飞点头道。

    毕竟天父级强者的破坏力非常恐怖,万一海拉一招出手没收住力道,兴许地球都要被她给捏爆了。

    洛基越听越郁闷,痛苦的皱眉道:“oh!no!这下可怎么办?我这个国王刚过了一个礼拜的瘾,连王座都还没有坐热乎……好不容易送走了奥丁,突然又从半路杀出来了个海拉……”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托尔倒是思路清晰:“我们必须先找到海姆达尔,只有他能够看到海拉的行踪,如果海拉从冥界里逃出,海姆达尔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的。”

    说到这里,他回头看向洛基,质问道:“该死的蠢货,你把海姆达尔弄哪儿去了?别告诉我你为了这愚蠢的王位害了他!”

    “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害的了海姆达尔?”洛基很有自知之明的说,“我的那些伎俩早就被海姆达尔给看穿了,还没等我回到阿斯加德海姆达尔自己就跑了……”

    “不过现在想来,海姆达尔可能并不是因为躲避我而逃跑的,他很有可能是为了躲避海拉……毕竟我给海姆达尔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海拉可就不一样了。”

    托尔不屑一笑,毫不掩饰自己对洛基的鄙视:“当然,你当然对海姆达尔不能造成什么威胁,他当然是为了躲避海拉……”

    说完之后,托尔朝着阿斯加德的群山之中大声吼道:“海姆达尔!海姆达尔!我知道你能看到我,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现在我已经回到阿斯加德了!请出来见我吧!”

    洛基被震得耳朵嗡嗡响,嫌弃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傻哥哥,摇头道:“真是个毫无礼仪的莽夫,简直是皇室的耻辱……”

    瓦尔基里在这一点上对洛基深表赞同,轻轻的点了点头。

    ……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远处一个魁梧的黑人迈着敏捷的步伐从山坡上奔驰而下,他就是阿斯加德的守护者,执掌彩虹桥的海姆达尔。

    看到海姆达尔从阿斯加德的群山之中现身出来,洛基一脸疑惑:“咦?这家伙居然一直都躲在深山里,可为什么我追捕他那么多次都一无所获?”

    托尔听到洛基居然真的敢追捕他的挚友、阿斯加德战略意义最重要的侦察兵海姆达尔,气得反手敲了弟弟的脑壳一下。

    “哎呦……”洛基被揍得郁闷不已,却也不敢还手。

    “托尔,你终于回来了。”海姆达尔神情紧张,“斯科尔奇把你丢到了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喔,多亏高飞救了我。”托尔拍了拍高飞的肩膀道,“我现在回来了。你呢?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就当在山里度假了。”海姆达尔心态蛮好,“总好过被这个冒牌货关进监狱。”

    洛基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他怕自己说话又会被哥哥打。

    这时高飞连忙问道:“海姆达尔,咱们先说正事吧。海拉那边是什么情况,你能看得到吗?”

    “当然。”海姆达尔点了点头,“这些年来我的一项重要的职责就是监视冥界中的海拉,毕竟她的能力丝毫不逊于我们的众神之父……”

    “那么海拉现在离开冥界了吗?她破除掉父亲给她的封印了吗?”托尔问道。

    海姆达尔叹息一声:“很不幸的是……她刚刚破除。”

    “什么?海拉已经离开了冥界?”瓦尔基里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可这怎么可能?众神之父还活着!他对海拉的禁锢应该还在!”

    海姆达尔摇头道:“但众神之父已经垂垂老矣,他的能力已经开始衰退。再加上这段时间众神之父寄宿在地球,他离开阿斯加德太久了,他的能力已经开始弱化……而海拉正值壮年,冥界与阿斯加德的距离也比地球距离阿斯加德更近……所以众神之父的禁锢,已经无法限制住她了。”

    “喔,诸神在上!”瓦尔基里一脸惊慌,“我们现在危险了。”

    托尔则大声吼道:“霍根!山达尔!快去部署阿斯加德的防御!敌人马上就要来了!敌人马上就要……”

    没等托尔说完,海姆达尔拉住了他的胳膊。

    “等一等,托尔,先别急着去部署防御。”

    “嗯?”托尔一愣,反问道,“为什么?”

    “因为……”海姆达尔沉声说道,“因为海拉离开冥界之后没有直接来阿斯加德,而是去了别的地方。”

    “她去了哪儿?”托尔问道。

    海姆达尔看了一眼高飞,之后说出了答案:“她去了地球。”

    ————————

    地球。

    布鲁克林。

    黄昏的街道上路灯亮起,远处的公路上一辆又一辆私家车疾驰而过,卡纳西这一带已经算是布鲁克林的郊区了,但到了下班高峰时点仍是车水马龙,行人不断。

    南面不远处是大名鼎鼎的卡纳西别墅区,北面街道的尽头则是地铁站,西侧有个不算太大的街区公园,几个白人小孩正在公园里的篮球场上打着篮球。

    就在这时,一道光芒闪过,一名身穿奇装异服的中年女人出现在了十字路口,并且挡住了公路上一辆私家车的去路。

    司机急忙刹车,差点没吓出心脏病。

    “妈的,神经病啊你!”

    他望着突然出现在马路中间的女人大声咒骂,同时感叹要不是自己反应敏捷,再加上车子的行驶速度也不快,这注定要成为一场轰动布鲁克林的交通事故。

    然而险些被撞倒的女人非但没有赶紧把马路让出来,反而歪着脑袋看着驾驶席上的司机。

    她眯起眼睛,好奇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神经病!赶紧给我滚开!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司机大声咒骂道,同时疯狂的按下车喇叭。

    “滴滴……滴!!!”

    汽车喇叭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宣泄着司机心中的不满。

    而短短的半分钟已经造成了后面一排车子堵塞,毕竟这个时间点布鲁克林的车流量非常大,马路上满都是急着回家的工作狗。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出不起眼的小插曲,突然出现在马路上的女人也只是鬼使神差的走错了路,他们觉得路况很快就能恢复,按下喇叭催促也只是下意识的行为。

    不料就在车喇叭此起彼伏响起来的时候,站在公路上的神秘女人挥了挥手。

    嗖!

    一道银色的寒光从她的手中穿出,击穿了她面前那辆车的挡风玻璃、击穿了司机的颅骨、又击穿了车厢和后车窗玻璃,再向着第二辆车穿去……

    接下来同样的过程在第二辆车上重现,只不过多了一道工序——寒光戳穿了第二辆车后车厢里的乘客的颅骨——第一辆车上只有司机一个人……

    随后。

    第三辆车、第四辆车、第五辆车、第六辆车……

    公路上刚刚堵塞的六辆车瞬间被这道寒光贯穿,而司机这一侧的所有人员无一幸免。

    但神秘女人似乎觉得这还不够,她又挥了挥右手。

    boooo

    这一排车立即变成了一条熊熊燃烧着的火蛇,并且在瞬间爆炸。

    看到自己的“杰作”,神秘女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她一句话都没说,扭头朝着卡纳西的别墅区走去。

    路旁篮球场上几个打篮球的孩子简直傻了,呆呆的看着那名神秘女人,眼神中充满恐惧和好奇。

    而那名正离开犯罪现场的神秘女人也留意到了这些孩子,她突然朝着孩子们转过了脸。

    孩子们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

    只可惜后退一步远远不够。

    神秘女人抬手一挥,无数寒光便如暴雨般朝着孩子们打来。

    顷刻间惨叫声响彻篮球场,这些孩子们以及他们的篮球瞬间被戳的千疮百孔。

    只因为好奇的一眼,他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但即便是他们不去围观那个神秘女人,他们也未必能逃得过死神的索命。

    ……

    沿着布鲁克林的小路一路向前,神秘女人径直来到了高飞的家门口。

    抬头往别墅中看去,神秘女人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她迈开长腿,准备拾级而上,但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背后传来。

    “这里不欢迎你。”

    神秘女人皱眉转身,随后看到了一个邋遢的身影。

    一个手里拎着酒瓶的老醉鬼,正眯着眼睛看着她。

    弗兰克。

    他这次回家似乎回的并不是时候。

    神秘女人鄙夷的打量着弗兰克,显然不会因为他的阻拦就放弃行动。

    而就在此时,弗兰克忽然扭动身体,利用上肢的力量把酒瓶朝着神秘女人投掷而去,同时右手从腰间掏出一把“蝰蛇”,二话不说便朝着神秘女人眉心开火。

    枪声响起,子弹飞驰而出。

    但弗兰克面前的神秘女人却全无躲避。

    乒!

    命中她额头的子弹直接弹开,神秘女人的眉心却并未留下任何伤痕,只是她原本鄙视弗兰克的表情变得愤怒,瞳孔中闪烁出一抹红色。

    看到这一幕,弗兰克郁闷的扔下手枪。

    “妈的,看来你已经超过了我的能力范畴了……”

    “早知道我应该让高飞给我留下点威力更大的武器才对……”

    神秘女人懒得和弗兰克废话,她抬手朝着弗兰克射出一抹寒芒。

    而弗兰克虽然嘴上不停哔哔,注意力却从未松懈,见到神秘女人抬手,他猛地扭转身体向旁边躲去。

    可神秘女人的速度太快了,以他人类的敏捷根本无法躲开。

    噌!

    寒芒划破了弗兰克左肋下方,鲜血汹涌而出。

    “妈的……上岁数动作变慢了,我要是年轻五岁绝对能躲过去……”

    神秘女人则惊讶的挑了挑眉,她没料到居然还能有躲过她攻击的地球人。

    刚准备抬手补上一刀,背后一道光芒亮起。

    “海拉,住手!”

    奥丁在嘉莉的搀扶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右手一招凭空取出了永恒之枪冈格尼尔。

    而神秘女人看到奥丁,脸上终于露出了无法抑制的狂笑。

    “哈哈哈哈……奥丁,我仁慈的父亲,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很高兴我赶在你死之前找到你了,为了见你这一面我可付出了不少努力……”

    奥丁嘴唇动了动,刚准备说话,旁边的弗兰克捂着伤口大声嚷嚷道:“嘿,老头!你瞧瞧你闺女把我打成什么样了?你必须赔偿我医药费!呃……不过,你还是先收拾你闺女吧!”

    “我……我很抱歉。”奥丁在嘉莉和弗兰克面前仍然保持着老年痴呆的样子,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想……”

    没等奥丁说完,弗兰克便不耐烦的吆喝道:“算了吧老东西,现在可不是演戏的时候,我知道你脑子没问题,也就是高飞那个傻小子会上你的当……”

    “赶紧给我打起精神,把你这个神经病闺女赶出布鲁克林去!我要是年轻几岁或许还能助你一臂之力,但现在岁数大了,只能当吃瓜群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