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美漫生存指南 > 548、德雷克的追杀
    酒吧里。

    高飞看着埃迪远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你的这位朋友很有性格啊……但看起来他喝得有点大,都开始自言自语了。”

    说话的是斯科特·朗,二代蚁人刚才一直蹲在高飞的肩膀上。

    “他不是因为喝醉酒才自言自语,他也没有在自言自语,他在和另一个人说话,不,确切来说,应该是另一个‘生物’。”高飞道。

    “什么?”斯科特·朗吓了一跳,“高飞,你的描述让我觉得毛骨悚然,埃迪刚才在和谁说话?一个什么什么……生物?”

    “别这么大惊小怪,我说的生物指的是那种外星共生体。埃迪已经被他感染了,显而易见,那外星生物此时就躲在他的身体里。”

    “那他为什么不坦白呢?他为什么不向你求救?”斯科特道,“如果我碰上了这种事情,如果我被这种可怕的外星共生体感染的话……我肯定会寻求帮助的,我绝对不会选择一个人默默承受……”

    高飞道:“这只是你的选择,斯科特,很明显,埃迪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为什么?他不想给你添麻烦?还是那个外星共生体要挟了他,不让他通知你?”斯科特猜测道。

    “算了,别瞎猜了,我们还是出去转转吧。今天晚上注定不会平静,埃迪的家里要热闹了。”高飞笑着说,一边起身带着肩膀上的蚁人往埃迪的家里走去。

    ……

    半个小时之后,埃迪在绕着旧金山市区跑了一大圈之后终于回到了家里,外星共生体毒液终于不再控制他了,埃迪恢复了自主行动。

    跑了半天的埃迪只觉得肚子里空空的,于是就先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东西。

    便利店的老板娘是位华人大妈,她姓陈,埃迪一般都喊她陈女士。

    陈女士总是能带给埃迪一种亲切感,让他想起曾经在纽约时认识的那位王阿姨。

    “今天这么晚回来啊?”

    陈女士抬头瞥了一眼埃迪,随口搭讪道。

    “喔,今天加了点班……”埃迪随口回答。

    说完他就直奔食品区,便利店晚上只剩下一些零食可以勉强充饥。

    埃迪挑来选去,刚准备拿起一包薯片,毒液的声音又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

    “喔?拜托!你认真的?忙活了一晚上你就给我吃这种东西?这是食物吗?这根本就不能算是食物!这是垃圾!垃圾中的垃圾!”

    埃迪只好无奈的把薯片放下,再随手拿起一块面包。

    毒液再次吐槽。

    “这也没好到哪儿去!看着就不好吃!喂!埃迪!你是在糊弄我吗?如果你是在糊弄我,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一件事——糊弄我就等于糊弄你自己!知道吗?”

    “妈的……”埃迪被毒液哔哔的头都大了,暴脾气也窜上来了。

    “老子就买这个了!你爱吃不吃!”

    说完他径直走向收银台,给一包薯片、一块面包结了账。

    毒液则在他的脑海中发出绝望的悲鸣。

    “喔……真是不敢相信,你居然就吃这些东西!你还是饿死好了,饿死了我再去找下一个宿主,我敢打赌,没有一个宿主会吃的比你还寒酸,之前那些流浪汉肚子里的食物都比你有营养……”

    说到这里,毒液忽然盯上了老板娘陈女士。

    “咦?这个女人看起来还凑合,虽然已经有点上岁数了,肉肯定柴,但应该还比较有嚼劲……”

    一听这话,埃迪吓得抱起薯片和面包就跑。

    “我先走了,陈女士!”

    走出便利店,埃迪连忙沉声道:“听着,食人魔!不许你再吃人了!你这样的行为让我觉得恶心,而且这是违法的!是违法的!!!”

    “恶心?开玩笑,你吃的那些东西才叫真正的恶心!简直就是恶心到家了!至于违法……我并不觉得你们地球上这些条条框框可以约束住我。”毒液摆出一副放荡不羁的姿态道。

    “但我绝不会同意你吃人的,你要是想吃人就趁早去找别的宿主,总之在我这里是不能吃人的!”埃迪坚定的说。

    “别这么死板,你还记得人脑袋的口感吧?那种汁水四溅的感受,多么美妙啊!”毒液低声问道。

    “呕……”一想到啃食人头的画面,埃迪简直要吐出来了。

    他加快步伐往公寓楼走去,低声道:“别再让我回忆那些画面了,否则我会疯的……”

    而就在埃迪进入公寓之后,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缓缓停在了他家楼下。

    德雷克先生坐在汽车之中,正眯着眼睛打量埃迪消失的方向。

    “居然只给我的外星共生体吃薯片和面包,真是个蠢货!他难道不知道我的外星宝贝需要新鲜的血肉吗?!”

    德雷克先生面目阴沉,咬牙道,

    “我发誓,要是这蠢货饿坏了我的宝贝,我就把他做成饲料!”

    说罢,得雷克回头命令车上几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们。

    “去给我把他带回来,记住,不要伤害他身上的共生体,明白吗?”

    “明白!”

    几名战士们闻言点头,随后坐在外侧的一名战士侧身准备开门。

    然而拽了拽门把手,他却发现这扇车门推不动。

    “嗯?”

    他抬头往车窗外一看,只见车门旁一个穿着风衣的亚洲人正斜靠在车上,刚好把车门给挡住了。

    “妈的,这傻x把车门赌了!”

    战士咒骂了一声,敲了敲车玻璃大喊道,

    “傻x!滚开!嘿!傻x亚洲人!赶紧滚开!”

    可惜不管这家伙怎么喊,堵在车门上的那个亚洲人就是不挪开。

    “我看他是找死!”

    坐在另一侧的战士勃然大怒,准备拉开车门去教训一下这个亚洲人。

    可另一侧的车门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拉不开,整辆车后排的两扇门全都被堵住了!

    “怎么回事?你们连个车都下不去?”德雷克郁闷的吼道,“司机,给我往前开一截,甩开这个混蛋亚洲人!!!”

    “遵命!”

    司机连忙照办,发动车子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

    可当车子停稳之后,德雷克惊讶的发现堵在车门上的那个亚洲人居然还在,和刚才还是一模一样的姿势——他简直就像是个塑胶模特被粘在车门上一样,可坑爹的是他偏偏还能把车门给堵住!

    “老板,我看他就是诚心来捣乱的!”司机愤怒的说,“他故意堵住我们的车门,还在另一侧车门上做了手脚。”

    后排的一人则低声道:“我猜测他应该就是那个在小巷里替埃迪断后的家伙!”

    德雷克听了这话,目光中闪烁出一丝阴鸷。

    “既然是他,那我就没必要客气了!直接给他来一枪,我看他还能不能继续堵我的车门!”

    “明白!”

    后排的战士点头应道,直接摇下车窗朝着那亚洲人的后背贴身来了一枪。

    嘭!

    带着消声器的手枪发出一声诡异的鸣响,但这声音却与正常消音器手枪开枪的效果截然不同。

    这声音听起来根本不像是子弹出膛,反倒像是子弹炸膛了!

    与此同时,那名开枪的人只觉得虎口剧痛,半条胳膊震得发麻,低头一看,只见这发子弹居然并没有打穿那个亚洲人的身体,而只是在打穿他的风衣之后被他的皮肤弹了回来!还直接震裂了消音器和枪膛!

    枪手直接吓尿了!

    “卧槽!卧槽!这个人是防弹的!这个人是防弹的!”

    不用他说也知道,德雷克刚才目睹了开枪的全过程。

    他眼睁睁看到自己的手下怼着这名亚洲人的后背开枪,又眼睁睁的看着这名亚洲人把子弹给挡在了身体之外……

    毫无疑问,他的体质已经比金属还坚硬了,普通手枪的子弹根本无法洞穿他的身体。

    而就在此时,那名生扛了一枪的亚洲人回过头来,看了看风衣上被子弹打出的小孔,面色一变,沉声说道:

    “卧槽!你们弄坏了我的风衣!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你们赔我风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