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黑客女王 > 第876章 退位让贤
    第876章 退位让贤

    这个消息,总统大人并不知道厉煌已经知道了。

    说完,他很紧张厉煌的反应。

    可厉煌什么反应也没有,甚至更生气,“情人?呵呵,好一句胜似朋友的情人!我妈妈怎么会看上你……!”

    厉煌是想说“我妈妈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男人”,叶湛寒拉了一把差点失去理智的他,才让他及时收住嘴。

    总统大人见他是这种反应,顿时明白了过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厉煌“噗通”一声坐下,脸色阴沉,没有回答。

    总统大人无奈一笑,“这个叶明御,什么都告诉我了,却没有告诉我,你已经知道了我是你的生父,害我担心了这么久。”

    “小煌,你可以喊我一声……爸爸吗?”

    厉煌脸色很难看,觉得这是总统大人痴心妄想。

    总统大人苍老的神色受伤,“我知道,你在怪我,没有帮你查你妈妈的死因,要怪就怪吧,日后你会明白的。”

    “不用等日后,你现在就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查?”

    总统大人却不回答他,转移目光看向了叶湛寒,“叶湛寒,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你有时候很固执,但是你的能力我很信任,我问你,你会全心全意辅佐厉煌吗?我需要你给我一句准确的话,不要让厉煌像我当年一样单枪匹马,我希望你能一直在他身边,帮他做一位明君。”

    厉煌震惊的看着总统大人,大人这意思……准备退位让贤了吗?

    叶湛寒道:“我30岁就会退役,我现在已经27了,即使辅佐,也只能辅佐厉煌三年。”

    “不,哪怕你退役了,你世界首富的身份依旧可以辅佐厉煌,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你的一身傲骨,愿不愿意为厉煌低头?”

    厉煌不服道:“大人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还是不信任叶湛寒?我和叶湛寒是好兄弟,我和他之间不存在谁为谁低头,你这样是在破坏我们的感情!”

    “抱歉,我可能说的太直接,但是我想听实话。如果就凭这么一句话破坏了你们的兄弟情义,那你们这就不叫兄弟情义。”

    厉煌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是总统大人可是很少给人道歉的,单凭这句“抱歉”,厉煌准备不给他找茬了。

    叶湛寒沉吟了片刻后道:“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辅佐厉煌,但前提是,我希望总统大人您能在三年内退位让贤。”

    厉煌猛地瞪大了眼,差点喊出一句“卧槽”。

    心道:叶湛寒你胆太肥了,竟然敢直接对总统大人说退位让贤,简直不怕死啊!

    他也只敢在心里想一下总统大人退位让贤,可从来不敢说出来。

    “退位让贤?”总统大人却没生气,眯眼道:“我不够贤明?”

    厉煌有些冒冷汗,叶湛寒这下死定了,这句话怎么接都不对啊!

    一旦接错……天呐都不敢想,只怕又是鞭子伺候!

    叶湛寒微笑道:“若总统大人不贤明,帝国也不会发展的如此好。但总统大人您不得不服老,您现在应该和我爸爸一样,到了享齐人之福的时候,让贤,是让能为帝国奉献出更多时间的厉煌贤君登位,您为帝国操劳了一辈子,该是让另一位贤君登位孝敬您的时候了。”

    厉煌斜睨了眼叶湛寒,不得不说,这家伙说话滴水不漏,他着实佩服。

    这要是让他回答,他估计得吓尿,怎么可能回答的这么圆润。

    总统大人喜逐颜开,说道:“我的确很羡慕你父亲,儿孙绕膝……”

    说着,总统大人看了眼厉煌,又想到了自己的小孙子叶璃。

    “小煌,把叶璃接回来吧。”

    厉煌还在为叶湛寒的回答而游神,闻言下意识道:“我不敢。”

    说完,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总统大人问的,顿时有些尴尬。

    “不敢?”总统大人皱眉,“是害怕我?”

    厉煌看了眼叶湛寒。

    叶湛寒便帮他回答了,“不是害怕您,而是害怕,纪可儿小姐。”

    “怕一个女人?”总统大人不高兴了,怕一个女人哪还有男人的样子?

    厉煌见总统大人不高兴,也不知为何,就是想让他不高兴,便道:“我就是害怕可儿,要是让可儿知道我知道了叶璃是我儿子,她一个眼神过来我就害怕。”

    叶湛寒无奈撇了眼厉煌,解释道:“大人您别误会,叶璃是可儿瞒着厉煌偷偷生下来的,抱给了我老婆抚养,所以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这件事我听叶明御给我说过了,不然我早就把叶璃的身份公布于众了。”总统大人没好气地对厉煌道:“那你就快点把纪可儿追到手,争取让她对你说出儿子的真相。”

    厉煌一愣,表情慢慢变得惊喜,“大人,您接受可儿了?”

    总统大人觉得这个回答有些打脸,便无视了这句话,而是道:“怕女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要是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未来的总统大人怕未来总统夫人,那未来总统站在国际上,还有什么脸面?”

    厉煌顿时激动了,“大人,您这话的意思就是成全我和可儿了?是不是?”

    总统大人继续无视,对叶湛寒道:“你刚刚说的我记住了,我相信你不会违背你自己说过的话。”

    厉煌追着问,“大人,您是不是成全我和可儿了?那我是不是不用再带着姜沁溪出席活动了?我太烦她了!”

    总统大人还是无视,深吸一口气对叶湛寒道:“你老婆没能救出来,你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与我聊这么多,说明你比以前更成熟了,也更可靠了。那我现在,便给你一项重任。”

    厉煌没再说了,有些奇怪重任为什么不给他,而是给叶湛寒?

    “大人您请说。”叶湛寒道。

    “如你所言,我准备退位让贤,你草拟文案发给我,我过目后你再发给我国各个重要部门,以及附属国,准备六月一日,展开厉煌的登基大典。”

    六月一日……距离今天只有四个多月!

    厉煌闻言,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没忍住冲着总统大人就是一句:“卧槽!来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