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黑客女王 > 第74章 艾锦夕晕了
    第74章 艾锦夕晕了

    叶湛寒目光扫过桌上的手,轻轻勾唇问:“这么生气,是担心我吗?”

    艾锦夕微愣,为了表现出她不知情的样子,抄起手道:“担心你个毛线!说,你是怎么受伤的?”

    她真没见过这么拼的人,那两刀砍得深可见骨,不在医院好好养着,还来学校凑什么瞎热闹!

    叶湛寒盯着艾锦夕,见她是真在生气,他说道:“小伤,医院喜欢小题大做。”

    呵呵,小伤?

    要不是艾锦夕见过伤口,肯定被他这一脸云淡风轻糊弄过去了。

    “那你就好好考你的试吧!”艾锦夕生气的讽刺了一句,扭头跑了。

    叶湛寒无奈看着。

    这小丫头风风火火的性格,怎么就和西井子那么像呢?

    此刻翟如霜站在窗边,刚好看见了刚刚那一幕。

    原来阿湛笑起来,是那么的迷人……

    可惜能让他笑的人,却一直不是她。

    一些同学路过,翟如霜立马回神,敛去眼底的嫉妒,转身回了考场。

    艾锦夕是上一次月考的第一名,所以坐在了第一个教室。

    令她没想的是,第一考场的监考老师竟然有洛川。

    她能感觉到,当她入座后,洛川的视线就落在她身上,满是探究和寻味。

    艾锦夕转着手上的中性笔,偶尔抬眸,就会和洛川的目光撞上。

    这让她有些静不下心答题。

    并且一想到叶湛寒挺着那么严重的伤还来参加月考,绝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翟如霜,她就心里无比毛躁,更是静不下心。

    奇了怪了,当着他西井子的面说对翟如霜没意思,还有悔婚的念头。

    可又这么努力干什么?

    努力考个好成绩,不就是为了进龙城大学,同翟如霜继续一起上学吗?

    侍从说的也不无道理,他做了那么多事,复读四年才准备毕业,努力复习考龙城大学,不都是因为翟如霜吗?

    靠!真是烦透了!

    一瞬间,让艾锦夕答题的欲望都没了。

    考完第一门,艾锦夕交完卷,瞪着洛川警告:“你想干什么?有点师德行吗?小心我挖了你眼睛。”

    “哟,还挺暴力。”洛川把卷子交给另一位监考老师,他追上艾锦夕问:“这么多天不见,都不想我吗?”

    “呵呵,我会想一个随时可能要我命的人?”

    “呃……说话不要这么直接,会伤我心的。”

    “你的心值多少钱?”艾锦夕翻了个白眼。

    洛川伸手把他挡在路口,微微俯身说:“你可别忘了,还有半个月就高考了,高考完事和我谈恋爱。”

    艾锦夕两手环胸,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一脚踩在他脚背上,咬牙切齿:“想得美!”

    “哎哟!”洛川一把抓住她:“小丫头你找死吗?”

    艾锦夕不但不怕,还笑眯眯地问:“你舍得杀吗?”

    洛川微愣,回神过来,艾锦夕已经从他腋下钻了出去,大步走回了教室。

    洛川摸着下巴,一脸兴味。

    “有意思,变化还真是大呢,伪装?别人相信,我可不信。”

    是你吗?艾锦夕……

    洛川离开后,一个人影也从走廊后悄声离开。

    艾锦夕吃完午餐回到教室就趴下睡觉,实在是昨晚处理完那些事都凌晨两点了,此刻一吃饱就犯困。

    午休时间叶湛寒没在,叶薇薇就坐在叶湛寒的位置上和翟如霜聊天。

    “如霜姐姐,你考的怎么样?”

    “还好,你呢?”

    “哎呀,别说了,我作文写跑题了,郁闷死我了。”

    “别郁闷了,呐,我买多了,你拿一瓶。”翟如霜把一箱酸奶放到桌上。

    叶薇薇看的眼睛一亮,“哇,是大果粒酸奶,这个超好喝,我要椰子味的。”

    叶薇薇拿起一瓶,看了眼第三排的艾锦夕,又笑着问:“如霜姐姐,这么多你也喝不完,我能再拿一瓶吗?”

    “没事,你尽管拿。”

    “谢谢如霜姐姐。”

    叶薇薇又拿了一瓶草莓味的,回到座位上。

    午休时间结束,艾锦夕迷糊的醒来,撑着脑袋目光有些发懵的望着黑板。

    “艾锦夕,你醒了?”叶薇薇凑近道:“要不要喝酸奶,大果粒酸奶,学校没卖的。”

    艾锦夕偏头看了眼,顺手就拿起草莓味的,“谢啦。”

    “嘿嘿,不谢,就是我想问你个问题。”

    艾锦夕打开喝了口,一觉醒来就有酸奶喝,吃货的世界美满了。

    “什么问题?”

    “你今早是不是去看望过叶哥哥了?他是怎么受伤的?伤的严重吗?”

    “你问我有什么用?你还不如直接去问翟如霜呢!翟如霜和他关系不最好吗?”

    叶薇薇压低声音说:“才不是呢,叶哥哥都不理如霜姐姐,我看的出来叶哥哥和你关系最好,今早我看见你去找叶哥哥了,叶哥哥有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受伤的啊?”

    “嗯……好像是被人砍了。”

    “什么?”叶薇薇脸色微白,“被砍……砍了?是谁干的……叶哥哥有说吗?”

    “这种事他也不好告诉我,不过万幸没砍中要害,还能坐在考场考试说明问题不大。”

    “那就好那就好……”叶薇薇失神的转回去,手紧紧握着酸奶瓶子。

    难道是爸爸又派人伤害的叶哥哥?

    爸爸不是说,短时间内不会动手伤害叶哥哥了吗?

    怎么会……

    “我去趟厕所。”叶薇薇拿起手机就朝外跑去。

    艾锦夕撑着脑袋看着她,无奈笑了笑。

    下午又开始了考试,艾锦夕坐在考场,也不知怎么回事,头晕乎乎的,以至于她连试卷题目都看不清。

    考试结束,洛川见她趴在桌上还不走,就走近问:“怎么了?生病了?”

    艾锦夕头晕乎的连站都站不起来。

    洛川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我去,怎么这么烫。”

    他立马抱起艾锦夕,朝医务室跑去。

    “让一让!让一让!”

    “怎么回事?”

    “那是艾锦夕,好像晕了。”

    “装的吧?做给洛老师看的?”

    “不清楚,考试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洛老师不会真喜欢艾锦夕吧?看他的样子好着急。”

    “胡扯,我看洛老师是觉得艾锦夕好捉弄上次才那样说,谁会喜欢艾锦夕这种丑八怪?”

    “说的也是。”

    医务室里,艾锦夕被放在病床上,医生检查后说:“最好立马送去医院,她快烧到了41度,再这么烧两个小时,脑袋会烧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