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撞鬼就超神 > 第二一一章 魔
    “吃?怎么吃?”白衣士子一脸懵逼的询问。

    周凯笑了:“说起吃,那讲究可就多了,煎炒烹炸焖熬炖,花样无数,口味各异,我最喜欢的就是炖,你看,我锅都带来了。小伙子。”

    “来了哥。”少年屁颠屁颠上来,脸上露出献媚的笑。

    “这叫高压锅,用来炖汤,那是最佳工具,如果把魔交给我,正好我这十全大补汤添一味新货。”周凯看向白衣士子,侃侃而谈。

    白衣士子一脸无语。

    周凯笑道:“还有第三个问题呢,尽管问吧。”

    白衣士子摇头:“不用了。”

    周凯瞪眼:“啥意思?你这是说我没通过吗?”

    白衣士子笑道:“非也,如果按照先生所说,能把魔吃掉,解决隐患。那这第三个问题,也就没有问的必要了。”

    周凯也笑了,伸手一拍白衣士子的肩膀:“够意思,果然不是死读书的迂腐书生,不过既然我过了,那就把圣书和魔都拿出来吧,今天熬汤,见者有份。”

    白衣士子道:“先生莫急,这考验虽然过了,但是能否得到圣书,那要看先生的实力,机缘,还有运气了。”

    嗯?

    周凯狐疑的看向白衣士子。

    白衣士子含笑伸手,做引路状,然后带着周凯来到了一处夫子像前。

    这夫子像是一个很苍老瘦弱的老者形象,身穿单衣,头发稽起,虽然满面皱眉,但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他盘坐在一块大青石上,手持书卷,做看书状。

    周凯见了,心中生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这看起来不像是石头雕刻,如同活人石化一样,太诡异了。

    想到这,周凯突然目光一凝。

    他发现,在夫子的另外一只手中,赫然抓着一条手臂。

    这手臂不是人类手臂,细长,足有两三米,有四节,手掌是三角形,手指只有四根,指甲尖锐。

    手臂虽然被夫子抓着,但是手臂如同活物一样,缠绕夫子身体,若不仔细,当看不清。

    “这是山中鸿儒东师先生,当年山中五鸿儒,仅剩东师先生一人,有道家高人从天而来,把一根封禁的手臂交托东师,东师欣然接受,以圣书文气镇压,可惜东师小看了这封禁魔物,即便只是残缺之一,也非常难缠,假装被镇压,伺机反噬,若非圣书在,或许让它逃脱。”

    “不过也因此,东师被魔气感染,石化于此。我等身为书院弟子,自然不能让它离开,一众师兄弟,以文气联合,加持圣书,日夜对抗,不瞒先生,时至今日,我等师兄弟已经被魔气侵袭神魂,若先生不来,也要不了多久,我等只能魂飞魄散了。”

    白衣士子解释因由,说道自身之危,却是一脸淡定,毫无惧色。

    周凯惊叹:“说实话,虽然我也是上了学的,但是看到你们,我才发现,自己算不上读书人,佩服,真心佩服。”

    说完,周凯道:“不过我做不到你们,但是我也能为人间做点事儿,这魔,交给我了。”

    白衣士子笑道:“这就是问题,这圣书,东师,魔手,甚至我们一众师兄弟,已经混为一体,若想要取圣书,那就要斩断这个联系,否则圣书不可取。”

    周凯笑了,一言不发,来到了夫子前。

    这夫子是人被石化,身上能够感受到浓浓的魔气,这是一种即便只是触摸一下,也要被化为石头的可怕力量。

    周凯伸出手,抓到了夫子衣服。

    叮咚:你遭受魔魂攻击,领悟神通,石化。

    叮咚,你遭受魔魂攻击,石化+1,+1,+1……

    不出意料之外,这一接触,夫子身上的魔气瞬间感染周凯,只是那接触的手指,连一丝变化都没有出现,然后周凯就得到了一个三十五级的石化神通。

    看叮咚声没了,周凯有抓向了魔手,摩擦摩擦。

    魔手:“……”

    咦,都触摸到本体了,居然没有反应?难道这魔就这么点能耐?

    心中琢磨,周凯又掐了魔手一下。

    这魔手和夫子一样,都变成了石质,有点掐不动。

    看不懂周凯的行为,白衣士子有些无语:“先生,此魔来历不凡,等闲不可磨灭,如果实在不行,先生也可以去道门寻找高人,我山中书院镇压魔手数百年,已经尽力了。”

    周凯咧嘴一笑:“找什么道门高人,别慌嘛,我刚才就是试探一下,现在可以动手了。”

    说着,周凯爬上青石,提刀对准了石化的魔手。

    不就是黏在了一起嘛,小问题。

    提刀慢慢的削,一刀下去,那魔手就被砍开,而且没有伤到夫子身体半分。

    见此,白衣士子眼睛一亮。

    而后周凯一寸寸的用神刀割,魔手慢慢的被剥离了夫子的身体。

    当整条魔手快要从夫子手中脱离的时候,突然魔手动了,直接就要跑。

    周凯横眉,然后,挥刀就拍,啪的一声,魔手被拍在青石上。

    “老实点,免受皮肉之苦。”周凯威胁。

    “#*amp;amp;#$?。”魔手浮动黑光,发出尖锐的声音。

    周凯撇嘴:“听不懂。”

    说着,神刀再次拍上去。

    啪的声音中,魔手浮动的黑光居然虚弱了不少。

    “我说住手啊混蛋,你信不信我弄死你。”魔手的声音突然变成人语。

    周凯冷笑,二话不说,又是一刀拍上去。直接把魔手拍的咔嚓一声,出现了裂痕。

    “你再说一遍。”

    “爷爷,手下留情。”魔手的话语悄然转变。

    周凯笑了:“哟,会说人话啊,怎么刚才就不老实呢。”

    “爷爷,小魔老实,一定老实,爷爷绕我一命吧,小魔很无辜啊,小魔冤枉啊。呜呜呜呜,小魔,小魔怎么就这么倒霉啊。”魔手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简直哭出了六月飞雪的感觉。

    周凯脸黑:“你特么一只手,哭个鸡毛。”

    “我这是被魔魂分化,残体封禁,每一部分都封印一部分魔魂,能够交流,对了,爷爷,我是被陷害的,我是被陷害的啊,不是我在人间修炼血魔真身,不是我啊,我就是来人间游玩的,凭什么把我分尸,还把我封禁,天理何在,天理……”

    咔嚓。

    周凯一拧,魔手的一根手指断了。

    魔手:“……”

    把玩着魔手手指,周凯笑道:“编,继续编。”

    “哥,这就是魔的手指吗?能给我看看吗?”少年突然靠近,一脸好奇的问道,同时伸出手去触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