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商与佛 > 第一五五章 霸业初成(二)
    有了足够的军械、战马与粮草,兵员的补给完全不是问题。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贝罗埃亚城邦地处两河沃土的源头地带,罗马领主的庄园星罗棋布。

    周边的山地盛产玄石,有整个叙利亚行省最大的采石场区。

    东罗马帝国北方区域的将军、总督、领主官邸,还有数不清的神庙、剧场、城堡,所需的条石十有八九都是产自这片区域。

    因此该区的罗马贵族们使用奴隶苦工的数量,也是居于东方所有行省之冠。

    迦南奴隶起义的大军占领贝罗埃亚城邦的消息,如今早已像风一样传遍了叙利亚行省的每一个角落。

    各地奴隶纷纷扯起造反的大旗,向贝罗埃亚蜂拥而来。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军的麾下重新聚集了十万之众。

    也由原先一个轻甲骑师军团、一个重甲步兵军团、一个后备军团,扩充至如今的五个骑师军团,十个步兵军团和六个后备军团。

    经过血战洗礼幸存下来的七千将士,也全部官升一级。

    普通军士成为十人长或百人长,百人队队长升级为都尉。

    原来从东方岛过来的六十壮士如今只剩下五十余人,全部晋升为各个军团的正副执行官。

    罗尼尔正式加冕为塞尚王, 册封我和步兵主将伯恩为东方王与迦南王。

    秦冲、哈米、萨兰德等多位骑师、步兵副将,全部升任为各路将军。

    按照东土汉国的官制,我如今已入未来塞尚波斯王国的三公之列。

    可谓一人之万人之下,权倾朝野。

    从这点看,我有点像当年由魏国入秦,辅佐秦孝公开创一代伟业的商君卫鞅。

    可惜为秦人鞠躬尽瘁的商君最后却不得善终,落了个五马分尸的凄惨下场。

    我若继续留在罗马国辅佐罗尼尔成霸业,将来功成名之后这位塞尚王会如何待我,现在尚不得而知。

    伯恩、哈米二将有迦南人作为靠山,萨兰德将军有闪米特族群部落作为根基。

    而我和秦冲、沙米汉、刘真儿却是来自遥远东方的孤家寡人,又有功高震主之嫌,将来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此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是也,应该归去了!

    古兰朵和兰顿大哥已经辞去了军的所有职位,回到了我的身边,作为我的家老和翻译女官。

    他们原来在骑士堡时所负责辎重、后勤、女兵等方面的事务,全部归于哈米任主将的后备军团统一管理。

    秦冲他们三人如今都是指挥万军马的大将军了,每日除了新兵操练的事务之外,还负责贝罗埃亚城邦西线一带的防务。

    东罗马帝国在安条克城邦一带汇集了几路剿匪平叛的重兵,随时可能挥师东进。

    我一直感到疑惑不解,这些罗马军团为什么不在贝罗埃亚战事结束之初前来剿杀我军。

    那时我们只剩下七千之众,而且人困马乏、没有根基后援,粮草补给也即将耗尽,应该是集优势兵力彻底消灭我部的最佳时机。

    可能贝罗埃亚守备军团全军覆没的消息,彻底震慑了那些罗马主将,原本射出的兵锋又收了回去。

    结果一个多月的按兵不动,给了我部喘息之机,在两河沃土站稳了脚跟。

    也由数千之众的草寇变成了拥有十万精兵强将的劲旅,也成了东罗马帝国尾大不掉的祸患。

    没有远见、优柔寡断的草包将军,真是误国误民啊!

    将来我们的塞尚波斯王国如果真能夺得东罗马帝国的天下,这些罗马国的剿匪将军们当立首功。

    派往周边各国的信使,也带回了一个个天大的好消息。

    亚美尼亚公国的国王承诺,如果我军他日挥师西进,在安条克与东罗马的讨伐军团进行决战,他愿意排遣一支远征军长途奔袭君士坦丁堡作为策应。

    而萨珊波斯王国的皇帝给出的条件则更为诱人,其一,将来的塞尚波斯王朝要承认萨珊波斯宗主国的地位。

    其二,两国仍然以底格里斯大河为界,尼尼微、贝罗埃亚、安条克城邦以南原来东罗马帝国的所有疆土,尽归塞尚波斯所有。

    第三个条件与亚美尼亚公国一样,我军要与罗马帝国决一死战。

    我们的塞尚王罗尼尔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全盘接受了两国提出的所有条件,充当起它们对付东罗马帝国的马前卒。

    而我却从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因为在我们东土汉国的兵家韬略,有一经典战例叫做“借刀杀人”。

    在贝罗埃亚城邦外围的荒漠练兵了两个多月,各地征发的粮草正在源源不断运抵前方大营。

    我军征战安条克,与东罗马皇帝分庭抗礼、逐鹿天下的时机似乎成熟了。

    罗尼尔亲自手谕,召集各路将军火速回城邦共商大计。

    我和秦冲、沙米汉、刘真儿三位兄弟分别两月之后,终于又聚到了一起。

    而聚会的地点则在我的私家府邸、是贝罗埃亚城一座仅次于总督府的奢华城堡,据说是一位罗马公爵的产业。

    “少主!我们回来啦!”

    “少主!你的官邸老家清风泽客栈可是气派多啦!”

    “少主!罗尼尔这么急匆匆的招我们回城,有什么大事需要商量?难道他要昭告天下择日登基了?”

    三位老伙计、如今威风八面的大将军跟我这个少主人毫不见外,一进城堡的门厅乐呵呵的嚷嚷了起来。

    兰顿大哥依照我的吩咐,给了城堡所有的女佣、卫兵半日的假期,偌大的宅院现在只有我们东方商队的原班人马。

    小妹古兰朵正在一堆燃烧的橡木炭火,为我们准备着浓香的馕饼和烤肉。

    装满葡萄美酒的橡木圆桶已经打开,家园一般的温馨气息飘满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自从古兰朵救我们逃离东方岛,一直在复仇、征战的途, 我们六人一次也没有单独聚过。

    而距离一次在安条克城邦塞琉西海滩烤肉美酒的聚会,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的时光。

    那时我们的钱袋里装满了罗马金币,美酒佳人落日良宵,是何等的快活!何等的逍遥自在。

    可惜幸福是一种心境,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啦!

    “秦冲、锅盔、老汉!三位将军大哥的官威好大啊!还不过来帮忙!难道要本小姐伺候你们不成?”

    看见秦冲他们一个个腰佩长剑、身披重甲派头十足的模样,正在下忙活的古兰朵忍不住发脾气道。

    “见过小姐!”

    “小姐辛苦!”

    “朵儿小姐!两月不见想煞老哥啦!怎么样?过得还好吧?”

    三位老伙计这才注意到一身侍女装扮的古兰朵,都忙不迭的施礼问候道。

    一边哗啦啦的解下剑鞘、脱去盔甲,哈哈大笑着放下身段,端盘斟酒、递送刀叉、分饼切肉。

    “小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不要难为他们三位啦!哈哈!”

    兄弟们再次重逢,厚道的兰顿大哥满面红光的开心道,一边把秦冲他们请进了一旁的议事厅陪我叙话。

    他知道我们兄弟的这次私会绝非寻常,我肯定有重大的决定要告诉大家。

    “兰顿大哥!我是要告诉他们三位,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他们的主业是我家商队的伙计,其他的都是副业!秦冲!你们过去三年的工钱可都在本小姐这儿啦!做事悠着点儿!”

    顽皮的古兰朵还嫌没和兄长们闹够,扬着烤叉对着秦冲他们的背影高声的笑道。

    “小姐救命之恩,我等今生做牛做马也难报答!怎敢在小姐面前放肆!”

    秦冲以为古兰朵对他有意见,赶忙回身长躬道歉道。

    不过他的这句话倒是没错,如果没有古兰朵的青鸾大鸟和那条救命海船,我们至今还在东方岛过着茹毛饮血、苟且偷生呢,哪会有今日的这番伟业!

    “秦冲!朵儿和你闹着玩呢!都进屋说话!哈哈!”

    看着这几位随我出生入死的生死兄弟,我也是由衷的高兴,赶紧请三位落座。

    “我知道!呵呵!少主,这回罗尼尔把我们所有的外派将军全部召回了城邦是何用意?”

    秦冲是个急性子,刚刚坐定急不可耐的问道。

    “塞尚王的用意如此明显,你这位大将军会看不出来?”

    我接过刘真儿递的酒碗,反问了一句。

    “西征安条克,与东罗马的王师进行决战!”刘真儿一语点破了全部的玄机。

    “刘大将军高明!哈哈!我们塞尚王希望早点登皇帝的宝座,已经急不可耐啦!”

    我品了一口美酒呵呵笑道,西征的方案我和罗尼尔、伯恩三人已经斟酌了多日,并由罗尼尔最后拍板。

    这次秦冲他们回城参加的其实是战前布置动员会议,分派各个军团、每位将军的具体任务。

    “打打它个天翻地覆!哈哈!少主,在下有件事一直窝在心里不吐不快!”秦冲起身一饮而尽杯酒水,喘着粗气道。

    “但说无妨!”这个老伙计的想法我已经能猜出个大概来。

    “论军功、论韬略、论人心所向,少主全在那个塞尚王之!连他们那帮波斯人的性命也都是朵儿小姐救下的!少主你甘心把这大好的天下拱手让人?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我们这几位兄弟考虑考虑!在少主手下做牛做马小人心甘情愿,但任凭那个罗尼尔的差遣,在下不服!”

    秦冲向我深鞠一躬,闷头坐下。

    “今日招几位兄弟前来,是要告诉各位,我准备东归了。明日的会议,我将辞去所有的职位择日启程!不知几位兄弟意下如何?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尽管在北之前,我已经把远征贝罗埃亚的意图告诉了他们,但目前我军正是兵强马壮、前景一片大好之时。

    我选在这个时候辞职东归,还是让三位兄弟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