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妻令不可违 > 288章 却还是在意着
    最后,洛笙还是妥协地赶去了叶家。

    她本来就是耳根软心更软的人,尤其是自己重视的亲朋好友,更是无底线的包容和迁就,何况徐瑧现在确实是伤患,她自己也有意修复两人关系,多方理由之下,和叶峻远的保持距离的念头也就变得模糊了。

    等到了那边,以往熟悉的佣人在路上遇见她,都显得挺高兴,纷纷围上来,热情而不失亲切地关问她的近况。

    洛笙一一礼貌回了过去,因为心里记挂着徐瑧的事,她没有寒暄太久,很快跨入客厅大门。

    厅子的灯都开着,照得四下亮如白昼,电视机开着,里面重播着最新一期足球联赛,徐瑧横躺在沙发上,脑袋枕在左欣的膝盖上,懒洋洋地享受着女人递过来的水果,比葛大爷还要葛大爷。

    而叶峻远坐在这两人对面,面无表情地翻着一本杂志,自动无视这对中年情侣撒过来的狗粮。

    看着这和谐还算有爱的一幕,洛笙目光定在拿到冷肃的身影上,脚定在原地,刚刚一路紧赶慢赶,这会却忽然有些迈不开步伐来。

    管家成叔端着茶过来,看到洛笙怔怔地站在那,就好心提醒了一句,“少爷,小洛来了。”

    话音落下,那边的三道目光齐齐扫过来,洛笙神经一下绷紧,半响才硬起头皮,干干地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徐瑧朝她挥挥手,笑容很灿烂,“你可算来了,我就等着喝你的粥呢。”

    洛笙巴不得找个理由离开这里,赶紧说,“那我现在就去给你做。”

    说完拔腿就想跑,左欣玫及时喊停了她,招了招手,对她说道:“别听他瞎说,一路赶来累了吧,快坐下来休息吧。”

    洛笙愣了一下,看了看徐瑧,又看看她,隐约也意识到了什么,垂下眸,站在原地没动。

    左欣玫笑了笑,声音很温和,“怎么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你还怕我们吃了你么?”

    “……”洛笙抿了抿唇角,挪着略显僵硬的脚,慢慢地走了过去。

    徐瑧横躺在沙发上,和左欣玫两人占了整整一条沙发,而她也不会那么没眼色劲跟这对情侣坐一起,而尽头的空沙发被不知什么时候添置的绿植挡住,她要走过去,必须要从叶峻远的腿边绕过去。

    准备路过时,他脚踩在茶几和沙发中间的地毯上,刚刚好挡住了一半的路,洛笙望着面前这两条被包裹在黑裤里修长笔直的腿,清了清嗓子,声音小得不能更小,“麻烦让一下。”

    叶峻远动了动,目光从报纸上移开,似乎是看了她一眼,而后往后靠了靠,将位置腾出来。

    洛笙低声道了谢,缩着身慢慢地挪过去,虽然已经放得小心翼翼,小腿还是碰到了他的膝盖,相触的那一瞬间,她心头漏了半拍,却没有露出半点异样,暗暗加快速度走出去,在唯一的空沙发上坐下来,双上规矩地放在并拢的双腿上。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左欣玫和徐瑧默契地交换了个眼神,在彼此眼里读到了一丝玩味的促狭。

    瞄了那边正襟危坐的女孩,左欣玫嘴角牵起一丝笑容,随便扯了个话题缓和气氛,“洛笙,话说,刚徐瑧派人去接你时,大晚上的你不在家在哪呢?”

    徐瑧慢悠悠地跟着附和了句,“就是说啊,你现在是一个人住,没什么事的话,女孩子家的晚上最好回来太晚。”

    洛笙被问住了,她想老实坦白一切,可真实原因又让她有点难以启齿。

    如果说她是为了对得住夏凌老板出的高薪,每周得抽三个晚上去夏家做保姆和陪读,瑧哥好奇心这么重,说不定会追问她夏凌给她开了多少钱,如此一来,说不定就没完没了了,要是不小心扯到借钱的事,到时候她就更尴尬了。

    在这三个光鲜亮丽的人面前,她不太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背债的窘境,尤其是他。

    思来想去,她斟酌着回,“没去哪里,就正好在夏大哥家做客。”

    “夏大哥?”对话出现不认识的陌生人物,左欣玫疑惑地低头看向徐瑧。

    徐瑧解释,“哦,就夏凌啊,你以前留学的那个学长。”

    左欣玫眸光微闪,露出些许讶异的神色,“我知道他回国发展了,不过,他什么时候和洛笙这么熟了。”

    “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他刚找回儿子么,就是笙妹帮他找的。这么大一个恩人,能不熟么?”徐瑧眉眼染着薄笑,似有意无意地补充道:“对了,上次我和少爷去新建的游乐场巡场,在那里的餐厅撞见笙妹和小晞跟夏家几口子,难得这么凑巧拼桌,只可惜笙妹很不赏脸,我们才坐下她就马上跑了。”

    忽然提及那天的事,洛笙脸一红,尴尬得也不知要怎么解释才好,最后只得局促地撒了个谎,“那次……我是因为肚子疼,又不好明说,所以才会走的那么匆忙……”

    徐瑧微微挑眉,戏谑地瞧着她,“你的意思是说,那家餐厅的饭菜并不干净么?可那天我和少爷都吃了不少,我们怎么没感觉到异常,难道是你的肠胃比较脆弱么?”

    洛笙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也,也可能不是餐厅的问题吧?”

    徐瑧只是望着,笑而不语,镜片后的眼睛闪着精光,透着洞悉一切的了然。

    洛笙被看得头皮发紧,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别开视线,神神在在地端起放在面前的茶,指尖却被杯身传递的烫到,不小心泼了一茶几的水,就连她衣服也被溅到了褐色的茶水。

    洛笙慌了,手忙脚乱地将杯子扶正,起身就想去找抹布擦水。

    “洛笙。”对面的男人喊了她名字,对上她羞愧不安的眼神,他微微皱眉,平淡的声音显得很沉稳,“坐下来吧,会有人过来收拾。”

    洛笙怔怔地,隔了几秒,慢慢地坐下来,垂着脑袋,望着自己造出来的一桌狼藉,窘迫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峻远望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几不可察地动了动,最后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没事”,再无下文。

    气氛因为这个小插曲变得有些尴尬,左欣玫目光滑过洛笙被茶水溅到的地方,提醒她,“洛笙,你要不要上去换个衣服?”

    洛笙顺着她目光看向自己的胸,不自觉地用手挡住被弄脏的位置,说道:“不用了,我也差不多该告辞了。”

    话音刚落,对面的立即朝她看过来,淡声的薄唇抿紧了。

    “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么?”左欣玫替他问出了没能出口的话。

    洛笙笑了笑,“是啊,昨天已经在这叨扰了一个晚上,今天肯定要回去的。”

    徐瑧望着她,抚着眼角笑起来,“你在客气什么?这个家,你不是已经很熟了么?”

    “如果是觉得害怕的话,晚上我过去陪你睡?”左欣玫歪了歪头,接得相当顺口。

    被这两人一左一右地夹击,洛笙词穷了,正不知所措时,她手机响了。

    是夏凌打来的电话,他刚忙完事回到家,没见到她,又听祝嘉说她已经回去了,便打了电话过来问她是不是已经安全到家了。

    洛笙客气地回了他,等挂断电话,一抬头,就看到徐瑧看着自己,嘴角抿了点笑意。

    “……怎么了?”

    “没什么。”徐瑧慢慢地坐直起身,眼睛看着她,语气多了几分深意,“只是觉得,小夏对你挺关心的。”

    洛笙收起手机,肯定地点了点头,“是啊,夏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对我和小晞都很好。”

    “啪”的一声,杂志被放到茶几上,叶峻远起身,一言不发地上了楼。

    等人消失在楼梯口,左欣玫扭头去看徐瑧,“你家少爷这是怎么了?”

    徐瑧耸耸肩,“不知道,也许,是杂志不好看?”

    最后,洛笙还是坚持回了家,没有再次在那个家留宿。

    可是逃了初一,还是躲不过十五,第二天晚上,左欣玫约她出来逛商场,在差点被琳琅满目的高档奢侈品闪瞎眼前,她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地被坑着拐着到了叶家。

    这一回,那两人说什么都不肯放她回家,没有办法,洛笙只好勉为其难地留下来。

    而后连着三天,她总是被这两人揪着法子留宿,理由层出不穷,什么徐瑧想吃她亲手做的早餐,左欣玫想要享受下她的按摩服务……等等等,她气势没人家强悍,又不好拒绝,就只好任其驱使。

    同一屋檐之下,自然是免不了要和叶峻远打照面,洛笙已经尽量减少单独接触的机会了,可不知怎么的,每天早上,不管她什么时候走出方面,总是能那么凑巧地和他打了个正着,也就无可避免和他打招呼。

    这天早上,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下口,刚拉开门,就听到对面也响起开门声。

    有了前面的几次经验,她渐渐习惯下来,稳着心神打招呼,然后跟在他身后走向楼梯口。

    两人一前一后,温暖的晨光从走廊尽头的窗外照进来,在他们身后拉了两道淡淡的影子。

    洛笙低着头,脚踩着他的影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快要下楼时,前面的人忽然停下脚步,她来不及刹住,差点没一头撞到他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