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网游:王者天下 > 第838章 水镜来访
    只见着他们那一批人,半数以上都聚集在一起,在那个地方,看着那特殊的痕迹。其中有人说道,“这是铁大四兄弟他们留下的。这是咱们黄昏之晨的特殊标记。铁大说,他们已经在这儿勘探清楚了,并且得到了不少火龙兽精血,想要带回去献给龙神大人作为礼物……”

    又有人说,“可这消息是一月前留下的,这一月过去了,也不见任何铁大的消息传回来啊。”还有人说,“难道,是铁大他们自己起了贪念,想要独吞那些用来献给龙神大人的火龙兽精血?”更有人说,“若真如此!那铁大四兄弟恐怕就算有九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可忽而,一旁又有人跑来,在其他地方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喊道,“不好了!那边我们发现了一些打斗痕迹。其中更是有铁大他们狂龙一道独特留下的明显战斗痕迹。恐怕是……”

    ------------------------

    不久后,这批人马经过再三确认,他们纷纷地断定铁大等人已经战死。而他们根据现场留下的痕迹,虽然经过一月之久,却还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强悍凌冽的箭意,这让他们几乎第一时间就断定了凶手。

    其中有人大胆地说道,“这凌冽的箭意,是万箭归宗!难道……是侯毅大人下手杀了铁大四兄弟?除了侯毅大人外,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驾驭万箭归宗这个无比强悍的招式?”

    又有人说道,“说的没错,天下虽大,可这万箭归宗,也只有侯毅大人能够掌握得了。可侯毅大人是咱们黄昏之晨的支柱之一,以他的尊贵身份,为何会屈尊降贵地对着铁大四兄弟出手呢?即便是要杀,那也不会是侯毅大人亲自使用万箭归宗来杀吧,这可是杀鸡用牛刀啊。”

    还有人说,“那会不会是侯毅大人故意的!侯毅大人与咱们的直属最高上司,龙神大人,素来不和。是不是侯毅大人故意出手留下这么独特而又凌冽的箭意痕迹,就是为了让咱们回去转告龙神大人,让龙神大人知道是侯毅大人对他之前的一些行为极为不满了。作为警告。”

    更有人说,“我看!或许是的吧,毕竟他们两位大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很久了,尤其最近更甚……但龙神大人与侯毅大人,他们可都是黄昏之晨支柱,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还是回去先告诉龙神大人再说吧。咱们不能多说什么,只能将这儿的事情告诉龙神大人而已。一切还是听龙神大人的吩咐。”说罢之后,这批人马便纷纷收拾了一番现场,将这儿的一些蛛丝马迹给收集起来带走了。

    ------------------------

    与此同时,石昊那头,他正在枫林大陆内的一处隐蔽地方,偷偷进行着四转突破的事情。而四转突破进行的很顺利,估摸着再有几日,石昊便可顺利迈入到四转的境界里头去。

    ------------------------

    只是,这时青山门内,青空子却迎来了两位客人,水镜与云行海。见青空子在青山门青凌阁内,独自与水镜与云行海会面。一见面,云行海便说,“青空!青山门这次可是麻烦了。”

    青空子问道,“怎么?”

    云行海又说道,“我收到可靠消息,隐氏一族的人,要对青山门下手。”

    青空子点点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云行海大惊,水镜也是吃了一惊。云行海又问,“什么!你早就知道了?可那隐氏一族是何等厉害。我听说这一次,虽然隐氏一族并未打算派出自家的精锐来找青山门的麻烦,却命人去联系了月灵门。月灵门可是一个2级势力,就连月灵门的门主,这一次可能都要派出来消灭你们青山门。”

    云行海又说,“月灵门内,上下可都是神族一脉的月神一道。神族一脉的战斗力本就普遍偏高。这一次……”云行海眉头一沉,水镜也是眉头一沉。看样子他们都觉得青山门是没救了。

    云行海更说,“本来,还想着未来有了石昊,咱们青山、云天、白云三家人可以有个主心骨,联合起来成为一个大家子。但这一次,青山门怕是无力回天了,我们也只能来告知你们这个情况。既然你们青山门已经知道,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这就回去……”说罢之后云行海便要转头就走。

    但云行海身旁的水镜,她却驻足未有离开的意思。云行海见此一怔,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水镜!你总不至于要……帮青山门抵抗隐氏一族派来的月灵门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可意气用事啊,想想你的白云庵。白云庵上下那么多人在哪里,容不得你胡闹呢。”

    水镜却沉着眉头,只是看向青空子。青空子此刻神色淡定。水镜见了青空子的神色,便说,“云行海!你可曾见青空输给过何人?只要青空出手,便也未曾败过一次。且见今日青空神色淡定,我又未尝不可赌一赌。我就赌,青空这一次也不会就这么输了,青山门不会亡。上一次,面对剑冢,青山不就赢了么。”

    云行海一怔,敲了敲青空此刻的神色,但却摆摆头,说道,“上一次的剑冢岂能和这一次的情况相比较……水镜你不走,那我先行一步。”说罢之后,云行海便独自离去了。

    而水镜留了下来。青空子见着水镜留下,便无奈地摆摆头,说道,“水镜,其实你也可以走的。不必留下来。”但水镜却说,“你当初诈死,却不让我知道,便已是将我当作外人。如今你青山门大难临头,你要我走,那你呢?你是否也愿意虽我一道离开,你若走,脱离青山,便可有机会平安无事。”

    青空子笑了笑,“我倒是想走。可惜,那个石昊不想走。他不走,我便不能走呀。至于你我,我们是不可能的。你知道我的,我喜欢自由自在的。若不是因为特殊的原因,我许下了承诺,否则便是那个石昊的事情,我也不想管。”

    水镜叹了口气,“不管怎样,我都不能见着你眼睁睁被人给杀掉。这一次,既然你留在青山门,我便陪你。”说罢之后,水镜便独自转身离开,但她并不是离开了青山门,只是在青山门内找了个厢房歇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