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妖怪幼儿园 > 第一百一十八只小妖怪
    秋冬口红色号干枯玫瑰南瓜豆沙枫叶小辣椒烂番茄色

    “来, 我看看适合哪根手指……我给你说哦夏夏,只能做成这个大小的,不然防具的防御力就会被影响的……”陆压随口乱扯, 一点也不担心仓夏怀疑, 托起仓夏的左手一边不着痕迹地吃豆腐, 一边装模作样地在他每一根手指上比划, “我看看适合那根手指……大拇指肯定不合适了,小指太细, 食指好像有点点紧, 试试看无名指……”

    仓夏听到这里屏住了呼吸——紧张, 别是适合戴无名指吧……

    陆压似乎也听到了仓夏内心的祈祷, 摩挲了仓夏的无名指根部好几下,才慢吞吞道:“夏夏你太瘦了,你看你的无名指也太细了, 带着有点松……”

    被大喘气的仓夏:这心情跟坐过山车也差不多了吧?

    “只能戴中指了,真可惜唉……”

    “就是啊……”仓夏下意识喃喃。

    陆压:“Σ⊙▽⊙”a!!”

    仓夏:“ /0Дq !”

    仓夏话出口了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说了什么,盯着陆压亮闪闪的眼神,他的耳根子发烫, 连忙解释:“不不不,我是说……”

    “砰砰砰——”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仓夏的话, 外面传来陆易的声音:“夏夏老师,你和叔叔躲在里面干什么呀?”

    “我, 我先去看看孩子们。”仓夏跟被烫了似的火速收回自己的手, 急急忙忙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是五张萌哒哒的小脸。

    一看见仓夏开门了,五张小脸的主人便七嘴八舌地开口了。

    “夏夏老师,你和陆压叔叔在里面怎么呆那么久啊?”

    “是不是在里面偷吃好吃的呀?”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好吃吗?而且夏夏老师有什么好吃的没给你呀……”

    “我只是随便问问嘛!”

    “呀哇哇哇……”小浣熊使劲蹦跶刷存在感。

    “妧妧你想说什么啊?”杜嘉言自问自答,“哦对哦,你现在不会说人话了。”

    潘·因为没有从原型变成人形而无法说话·妧:嗨呀好气啊,气成河豚!

    眼看着小家伙们又要叽叽咕咕起来,心跳还没有平复的仓夏连忙开口看向没有说话的周家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易是陆压侄儿的关系,现在总觉得和陆易小朋友对视有点心虚呀——“小立,你们不看动感超人了吗?”

    “完了。”周家立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对仓夏却是有问必答——大概也是肖警官他们觉得仓夏能够带好这些无家可归的小朋友的原因之一吧,没看到之前如同惊弓之鸟的潘妧他们现在一个个的都活蹦乱跳得不行嘛。

    “我们的水果沙拉都吃完了,碗也都洗完了,动感超人也看完了,还陪着潘妧看了一集魔法少女萌萌q,结果看完了你和叔叔都还没出来。”陆易生怕仓夏不明白,连忙给周家立“翻译”,不过在说到“魔法少女萌萌q”这几个字的时候,陆易、岑溪和杜嘉言脸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嫌弃的神色——他们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儿都这样,就喜欢什么热血超人英雄什么的,觉得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啧啧啧。

    潘妧很想给这几个臭男生一人一爪子,但是考虑到她要在夏夏老师维持淑女的形象——她忍!

    “小不点儿,大人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的,你们完全可以自己玩呀。”陆压也晃晃悠悠出来了,不得不说,他那一米九的身高给这些平均身高不到一米的小家伙们十足的压迫感——哪怕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够温和了。

    小动物们的直觉就是告诉他们这个大妖怪不怎么高兴呀,危险!

    不过这其中绝对不包括陆易,他看向自家叔叔脸上的“职业笑容”撇了撇嘴,把萌萌的眼神转向仓夏:“可是已经八点半过了,夏夏老师你不是说好孩子要九点钟之前睡觉的吗?”

    陆易一说,仓夏也想起来直觉本来是打算给小朋友们准备洗完澡的睡衣的,结果不知不觉和陆压呆了快一个小时了,他还以为只过了几分钟呢!

    当下什么旖旎的心思尴尬的情绪全都抛一边去了,仓夏赶往浴室:“困了吧你们?不好意思喔,你们等等老师马上给你们放水。”虽然是小户型,但是仓夏还是坚持选择了一个浴缸。一来大人可以泡澡解乏,二来小朋友洗澡也比较方便安全。

    结果刚迈开步子,陆压就长手一伸,拉住了他的胳膊:“我去放水吧,夏夏你去给他们找衣服。”

    肌肤接触的地方感觉有些热烫:“可……”

    “我可不知道他们的衣服谁是谁的。”陆压面上适时地露出些许苦恼。

    “那好吧,你去给他们放水,还是和以前一样,妧妧先洗,男孩子们后面挨着来。”小姑娘总要得到一些优待,哪怕是已经变成了小浣熊。

    “好呀好呀,待会儿我们四个一起洗!还可以打水仗!”岑溪兴致勃勃,摩拳擦掌。

    “打什么水仗!敢把水溅出来浴缸给夏夏增加后续的清理打扫工作,我就把你们做成烤猫烤鸟,懂吗——乖·宝·宝·们?”陆压笑得如同春日暖阳。

    可小动物的直觉却感受到了那和煦笑容假象后的背后阴风阵阵,岑溪瑟缩地“喵”了一下——识时务者,能屈能伸,嘤。

    ※※※

    时间过得很快,两天之后,陆压离开了嘉县进了剧组,而仓夏也渐渐适应了学生们是小妖怪的生活。

    这天正好是星期五,仓夏把小朋友们一个个送到来接他们的家长手里,曦月就过来说,幼儿园的学生宿舍建造好了。

    “这么快?还不到半个月吧?”仓夏有些惊讶。

    虽然当初陆压找来这个建筑公司来的时候说他们一直是妖界的建造业界金牌公司,也说了建造速度很快,但他并没有当他说的十几天就能完成的话当真啊——平地起高楼,虽然只有三层,但是从无到有,按照过去的常识也没那么快嘛,他还以为这是随口说的一个数字呢。

    不过仔细想想,陆压在他面前可从来没有说过大话。

    等仓夏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还没有走完的几个小朋友们全都围了过来。

    “咩咩咩——咩咩咩……”

    “啾啾——啾啾~!”

    “嗷呜!嗷嗷嗷呜!”

    “哼唧~哼唧吭哧吭哧——”

    这些在外人听起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听在仓夏的耳中全都是在问宿舍的事情——小孩子们都是这样,很可能在大人看了一件微不足道或者习以为常的小情况都能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更何况宿舍楼本身就是个大事呢。

    反倒是杜嘉言几个此时不言不语的。

    仓夏安抚这些好奇心旺盛的小家伙们:“别着急啊,现在只是建好了,但是还没有开始装修……”

    “谁说没有装修?你太小看妖怪的建筑能力了,尤其是跟何况这还是金牌建筑队公司,穿山甲小队负责地基,蚁族负责框架,海狸负责外墙……三天前清水房就完成了,这两天就是装修结尾。只不过考虑我们在上班,所以就敞了一个白天。正好今天是周五,我可等不及了,”萨伊抱着一堆生物标本,那白森森的骨头和栩栩如生的骷髅把小朋友吓得一愣一愣的,“你是园长,需要你和他们建筑公司的负责人结个账,送走他们我们就开始搬家,明后天正好是周末,可以躺在新房间晒太阳真是再舒服不过了。”

    “你别让小孩子看见这些东西,会吓着他们的。”本来萨伊的样子就比较凶神恶煞了——消瘦的身材+莫西干头+花臂纹身,再加上这些骷髅标本,简直跟个变态杀人魔似的。

    “你也太小瞧妖怪崽子了。”萨伊“啧”了一声,估计也就仓夏一个人以为那些小崽子们全都是身娇肉贵跟块豆腐似的脆弱吧?不过也怪得很,按照弱肉强食的本性,仓夏这个人类不应该被这些妖怪作天作地的妖怪崽子们欺负得嘤嘤嘤吗?为什么这些不同种族的小妖怪们在仓夏这个弱小可欺(?)的人类面前居然一个个乖得跟洋娃娃似的。

    “对了,你家那几个小崽子什么时候搬?学生宿舍就在教师宿舍的隔壁。”

    不等仓夏说话,一旁来接孩子的学生家长搭了个腔:“园长先生,你们这儿还有学生宿舍呀?”

    虽然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说法,但是仓夏可不敢赌对方是“敌人的敌人”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黑吃黑什么的,这世上发生的可不少。

    “别怕呀小甜饼,我是来保护你哒~”随着一个甜美纤弱声音的响起,那一米多长的狼牙棒被一个娃娃脸的红褐色短发少女笑嘻嘻地拿起来。如同蜂蜜蛋糕一般软乎乎的女孩儿,手里却拎着一只滴血的狼牙棒,仓夏清楚地看见,对方在走过来的时候,特意地在那奄奄一息的男人身上踩了几脚。

    “你是谁?”看样子不是敌对的。但是这么一幕也足够让人胆战心惊了,或许是亲眼直面,仓夏这才感受到,妖界虽然修炼的人不容易,但似乎反而对性命这种东西没有人类那么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