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一二二零章 后知后觉的人(二合一)
    平整的道路上,以韩成为首的青雀部落队伍正在行走。

    这一次前往锦官城那边的人口规模不少,有一百五十人之多。

    除了一些部落里的老人手之外,还有三十多人乃是过年的时候,加入到青雀部落的原松部落与石部落的人。

    已经被多次拆分的他们,还是没有被韩成这个小心的神子给忘记,在决定前往南方的时候,还是又将他们再一次的进行了拆分,分别从主部落、铜山居住区那里召集了一些过来,随着他一起前往南方。

    到时间这些人就会被他留在南方,并且还是两个部落的人混合着分散在锦官城、铁山居住区、以及三星堆居住区那里。

    这些,只是韩成一贯的小心使然,为的就是让部落尽可能的变得安稳,将一些可能发生的不好的事情给杜绝了。

    但他所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些习惯使然的操作,却令的某些人心中格外的难受。

    铜山居住区这里,原来的石部落首领石正怀,身上脏兮兮的,正坐在树荫下做临时的休息。

    他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事情跟他一开始的时候所想的一样,在自己等人加入到了青雀部落,成为了青雀部落之中的人之后,待遇就变得不一样了。

    其余不说,在自己来到了铜山居住区后,对于学习青雀部落的东西,就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限制。

    只要自己不嫌累,不耽误给自己安排的要做的工作,在剩余的时间里,你想要学习什么都可以。

    不仅仅是自己学习了这样多,石部落的首领相信,在自己的安排之下、那些牢牢记住自己之前所交代的言语的部落人,也一定是在这些时间里,抓紧时间,不断的学习青雀部落那诸多的、对于自己等人而言,格外珍惜与重要的东西!

    到时间自己等人一从青雀部落这里离开,那立刻就能够凭借着这些东西,将部落充实,变出一个格外强大的部落出来!

    远离主部落的安稳生活,令的之前在主部落那里还惶惶然的石部落首领,渐渐的又起了贼心,有了贼胆。

    也是因为心中有着这样的想法,在几日之前,铜山居住区这里,那个叫做韩地殇的人,按照主部落那边神子传出来的命令,直接从这里掉走了一二十人从这里出发,前往主部落那里,随着神子一起到南面的地方去,且这些人之中,有六个都是自己部落的时候,原石部落的首领,不仅仅没有半分的不高兴,相反还格外的欢喜。

    因为来到青雀部落这里这样长时间了,对于青雀部落的许多事情,石部落的首领,也有了一个的比较详细的了解。

    比如他已经知道,整个部落之中,最好用的武器,不是那种闪闪发光、锋利与坚固程度已经是极为惊人的青铜武器,而是那种有些泛黑或者是泛青的器具。

    这些器具是用一种名字叫做铁的东西给制成的!

    而这种叫做铁的好东西,这里没有,而是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同样是属于青雀部落的地方!

    那个地方就是青雀部落的神子,将要前去的地方!

    听人说,将那种特殊的石头变成珍贵好用的铁的手段,更加的复杂,比他们铜山居住区这里的冶炼青铜都更加的复杂。

    冶炼青铜的事情,自己还有其余的一些部落里的人,正在这里接触,并且也接触的有一定时间了。

    是一定能够学会的。

    现在那青雀部落神子,又带着一些原本属于自己部落的人,前往那有着珍贵的冶铁办法存在的地方而去了,这不就是意味着,自己部落的人,是有机会接触到这更为高级的东西?

    想想在青雀部落生活的这些时间里,自己所见所闻之中,铜铁这两种制品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再想一下自己部落到时间能够掌握这种技术之后,拥有诸多这两种材料制成的器具的强盛局面,石部落的首领,心里面就忍不住的一阵儿的激动。

    也是因此,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天了,哪怕是到了现在,石部落的首领,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情,也还是一样忍不住的满心激动!

    石部落首领的这种好心情,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一天的劳作下来之后,清洗了一番之后的石部落首领往床榻上一躺,这种舒坦劲就别提了!

    再回想一下自己今天所学到的一些东西,以及这几天所发生的令人感到舒心的事情,整个人的心情,就变得更加舒适了。

    不过,这种舒适,随着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他,一双眼睛陡然瞪大,然后再猛然从床榻上坐起之后,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石部落的首领,不仅仅是感受不到丝毫的舒适与欢喜了,整个人都被无边的恐惧与心慌所支配着。

    他坐在这里,身子都在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着。

    皎洁的月光从天空洒落,照应在石部落首领的脸上,一片的惨白。

    之所以会有这样大反应,是因为就在刚刚他怀着美好的心情,心里面想着他带领着已经将青雀部落所有的技能都给学习完毕的自己部落的人,从青雀部落这里离开,然后建立新的部落的时候,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

    这个事情就是,自己到时间怎么将部落里的这些人给召集在一起,然后带着他们一起出走!

    要知道,自己部落的人,到了现在已经是变得非常的分散了!

    分布在大山北面这几个部落之中,这几个部落相距的非常远!

    而哪怕是生活在同一个部落之中,自己与自己部落的那些人,平日里想要说话之类的,也并不容易。

    因为部落的居住地大,而需要做的事情又多,自己跟部落里的那些人,又不在一个地方做事情……

    一个居住地之中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是那些被分散在其余居住地之中的人了!

    想要见面说上话,将自己到时间约定一起从青雀部落这里逃出去的时间之类的事情告知他们,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而现在,那平日里笑呵呵的青雀部落神子变得更狠了!

    直接就是将一部分属于自己部落的人,带到了距离这边更为遥远的居住地去了

    听部落里的一些老人手说,那里距离这里更远,有个高大山脉相阻隔。

    哪怕是直接从主部落那里出发,一路上不怎么停留,来回走上一趟,都需要将近两个月了!

    而哪怕是生活在这里的青雀部落老人手,真的前往过那里的人,为数也不多.

    至少铜山居住区这里,前往过那边的人,是一点都不多。

    远的令人心生绝望的距离,以及很少的、前往那里的机会……

    这些东西加总在一起,令得石部落的首领,心中格外的难受,是真的为之感到了浓浓的绝望!

    以往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因此上对于青雀部落将他们部落的人,不断的进行拆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甚至于对此心中也觉得格外的欣喜,觉得通过青雀部落这样的行为,被分散开来的自己部落的人,反而能够学到种类更多的青雀部落的东西。

    但是现在,想到了因为距离过远,人员过于分散,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该怎么联系众人,让他们随着自己一起从青雀部落这里跑掉之后,石部落的首领,顿时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整个人都感受到了浓浓的无力与绝望,还有那深深的挫败感!

    自己所打算的一切,所谋划的事情能够最终实现的一个前提就是,学会了诸多青雀部落技能的自己以及部落里的族人,能够从青雀部落这里顺利的逃出去!

    如果这个事情实现不了,那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是妄想!

    不仅仅自己所谋划的这些事情实现不了,自己部落的这些人,弄不好也会真的是要永远的留在青雀部落了!

    而自己部落,也因此会彻底的消失!

    而原本的时候,若不是自己突然间发挥了聪明才智,想出了带着自己部落的人,以加入到青雀部落偷学技能,然后发展壮大自己部落的办法,那自己部落也不至于会消失!

    而且,自己还有信心能够带着部落里的人,过的比大多数的部落要强!

    然而现在,因为自己之前异想天开的办法,这一切,怕是都不可能会实现了……

    石部落的首领,呆坐在这里,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难受。

    被自己的私念、欲望给蒙蔽了心灵与眼睛的石部落首领,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自己以及自己部落所面临的处境之后,终于是保持不住之前的那种好心情了!

    整个人心中,都被极为强烈与复杂的感受给充斥着。

    这些复杂的感受之中,并不缺少浓浓的悔恨。

    要是自己当初没有选择这样做就好了……

    也不知道在这里枯坐了多久,石部落的首领,用力的握着拳头,心里面这样想着,流下了浓浓的、叫做悔恨的泪水。

    然而现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再后悔也没有了什么用处……

    “石正怀,你在做什么?怎么不睡觉?”

    房间之中,有人翻身而动,随后显得有些疑惑,又带着一些疑惑与惊吓的声音,在这月夜之中响起。

    因为不知道后知后觉了多久才知道了事情真相的石部落首领,闻言身子抖动了一下,这才恢复了一些清明。

    “我、我做噩梦了……”

    他声音显得不自然的说道。

    不远处那个与他睡在同一个房间之中、这个时候醒了的人,闻言这才释然。

    很显然刚才他半夜醒来,看到石部落首领枯坐在这里的样子,被吓得不轻。

    口中说着一些算不得骂人、但也不是多么好听的话,这个被石部落吓得不轻的青雀部落人,从床榻上站起身来,然后摸过一个夜壶,开始进行小解。

    使用这东西,晚上就不用出去了,既方便,又能够将上好的肥料给积攒下里,用来肥田,实在是一举两得。

    等到他小解完毕,石部落的首领也不枯坐在那里了,而是重新躺回在了床榻上,并且还将眼睛给闭上了,看上去一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这个小解完毕,躺在炕上的人,忍着困意,悄咪咪的打量了一阵儿石部落的首领,见对方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俨然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便也不在忍耐,将已经格外沉重的眼皮一闭,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被认为是已经睡着了的石部落首领,心乱如麻,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睡不着……

    一夜未眠,第二天众人起床,石部落的首领也随之众人一起起床。

    此时的他,双目不满血丝,因为过分的着急上火,嘴角圆圈,起了一层的燎泡!

    模样显得有些吓人。

    见到石部落首领这副样子的人,都是不由的为之感到惊讶,不少人都很是关切的对他进行询问,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面对这样的询问,石部落的首领,当然是不可能将实话说出去的。

    只是推说自己昨天晚上做了噩梦,梦到自己被许多凶猛的老虎追赶,并将自己还有不少人都给按在地上,用血盆大口啃噬,给吓得了。

    听到石部落首领的话,不少人都跟着乐了起来。

    不少人都跟着进行笑骂。

    然后对石部落首领说,不过是一些老虎而已,不用这样害怕。

    这些东西,在面对带着武器,穿着铠甲的他们的时候,只有绕着走的份。

    自己等人不去捕杀它们就已经是它们的荣幸了,哪里敢过来招惹自己等人?

    听到部落里的人这样说,这样宽慰,石部落的首领也是不住的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让众人不用再这样为自己操心了。

    但他的精神依旧是显得萎靡,总是忍不住恍惚,做事情的时候,总是显得心不在焉,与往日里似乎不知道疲倦一般的样子,有着极为鲜明的对比。

    哪怕是到了最为受人欢迎的吃饭的时候,也一样是提不起精神来,只吃了一碗饭,就吃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