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被炮灰的天命之女 > 被炮灰的毒女(二)
    此为防盗章

    “争执?”晏刘氏眯了眯眼睛, 看着晏老二冷笑一声,自己肚子里掉出来的肉她还能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你是怕我用了你宝贝儿子的东西吧!”

    那坨肉都还没生下来呢,就眼巴巴的盯着她的东西了,可真是她的好儿子!

    晏刘氏凌厉的目光在王雪凤身上扫过,她原本以为这二媳妇不过是闲话多嘴碎了一点罢了,没想到还有这种好本事, 竟能撺掇着儿子来分家!

    王雪凤迎着晏刘氏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众人见晏刘氏不吭声, 都以为她不同意分家,没想到晏刘氏却偏过头问晏姬:“姬娘,你想分家吗?”

    晏姬对于晏刘氏突如其来的发问并不意外, 记忆里王雪凤撺掇晏老二提出分家后,晏刘氏也问了原主,不过原主当时并不想分家,所以晏刘氏也没有同意。

    所以才会引发之后一系列的事情,气的晏刘氏生了一场大病, 身子日渐虚弱。

    思及此, 晏姬微微一笑, 扶着晏刘氏在她背后轻轻拍了拍,给她顺顺气, 而后回道:“既然二哥想分, 那便分了罢。”

    晏姬声音十分轻柔, 众人看她脸上带着笑意, 一双盈盈美眸更是明亮澄澈, 似乎根本没将分家的事情看的有多在乎。

    晏刘氏拍了拍晏姬的手,深深的看了其他人一眼,然后垂眸走向大堂,冷漠的说道:“分,全都给我分出去,老娘也懒得管你们了,反正这一个个的也都大了。”

    王雪凤眼底有着些许喜悦之色,她连忙低下头,跟在晏老二身后进了屋。

    “房子是你们爹留下来的,不能动,粮食还有两百斤,你们一家五十斤,其他锅碗瓢盆也都对半分,各房的东西我也不管。”

    晏刘氏说着,从荷包里倒出五十两银子,“各家拿十两去,以后用钱的地方都别来问老娘了,自个儿的钱自个儿放好,没了之后自己想法子去挣,剩下的二十两是我跟姬娘的,我也不跟着你们,每个月你们各家孝敬我十斤粮食两百文铜钱就行了,也不要你们太多。”

    看着桌上的碎银,众人眼睛都直了,没想到他们娘那儿居然攒了这么多银子!一两银子省着些能让他们花上一两个月呢!

    “娘,您跟着小妹这个怕不太好吧,小妹连自个儿都很难养活……”晏老二迟疑了一会儿说道。

    晏刘氏碎了他一口,懒得理会,让各家的把银子都拿去收好:“田地那些我也懒得分了,之前谁负责的田地那就是谁的。”

    于是分家这么繁琐的事情在晏刘氏三言两语之下就给解决了,分完家后,晏刘氏也不看其他人的表情,拉着晏姬就去了她的房间。

    “姬娘,这些银子你拿着。”晏刘氏将那二十两塞给了晏姬。

    晏姬一愣,推脱道:“娘,这银子放在你身上就行了。”

    “让你拿着便拿着!娘昨个儿卖的人参果银两还在呢,没分出去,分了家也好,你这些哥哥们成家之后心思都在他们那小家上了,根本不会管你,娘亲也一把年纪了,待过段时日给你找门好亲事,帮你安排妥当!”

    带着晏刘氏温度的碎银在晏姬手中显得格外烫手,听着晏刘氏的碎碎念,晏姬有些发愣的看着她。

    晏姬是九尾妖狐,兄弟姐妹数不胜数,父母亦不会在他们身上倾注太多感情,只等他们长大了便也就撒手不管,所以这还是她头一次这么清晰的感觉到母爱。

    还是用着别人的身子。

    也正是因为晏刘氏毫无保留的母爱,晏姬才开始正视这次的任务,她笑着把头放在晏刘氏的肩膀上,说道:“娘,再过几日姬娘就有钱了,到时候咱另外起个房子,搬出去住,让您享享福。”

    “好好好。”晏刘氏也不管晏姬说的是不是真的,只一个劲儿的笑着点头,神情欣慰。

    午休过后,晏刘氏便出门干活了,晏家分家的消息很快在村子里传开,大家都说是因为晏家那姬娘从小娇宠惯了,养成了一副好吃懒做的性子,所以才会分家。

    晏姬等家里人走了后没多久,便也拿着罐子背着背篼朝后山走去,昨天制成的香膏已经成型,打开盒子后就能闻到一股清冽的香气。

    在去后山的路上,晏姬遇到了几个村子里的妇人,她们同样背着背篼,看样子像是要去后山拾柴火。

    看到晏姬,妇人对视一眼,笑着问她:“姬娘,你背着背篼去哪儿呢?”

    “去后山。”晏姬看着她们,白嫩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煞是好看。

    “去后山捡柴火吧?可真勤快呢!”妇人又接过话道,晏姬只是笑,也没反驳,脚下的速度却快了些,很快将两名妇人给甩在了身后。

    见晏姬的身影消失在前面,妇人才转头嘀咕着道:“就姬娘那副模样,还会去后山捡柴火,怕不是偷懒去的。”

    “就是,你瞧她那白嫩的皮肤,怎么看都不像是干活的料子!”

    晏姬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议论着,她在后山寻了个偏僻的地方,开始制香,又在林间摘了些色彩鲜艳的野花,回去时却见一名男子扶着自己的脚坐在地上,神情痛苦。

    晏姬本不想多管闲事,没想到一直没怎么吭声的052突然开口说道:“那是林之言。”

    “林之言?就是姬娘原本当上县官的相公……”晏姬闻言挑了挑眉,脚步一转,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林之言穿着一身灰色的衣衫,相貌十分清秀,嘴唇有些苍白,听见脚步声,他抬头一看,只见穿着一身水蓝色衣裙的女子缓缓向他走来。

    这女子生的好看,肌肤白皙胜雪,特别是那双美眸,里面流光四溢,十分勾人。

    “可是伤到哪儿了?”晏姬出声问道。

    林之言从小除开跟父母相处外便是跟诗书作伴,这还是头一次跟不认识的女子搭话,险些让他忘记脚上传来的疼痛感,他耳根微红,小声说道:“……方才不小心,让蛇给咬了一口。”

    “可有看清蛇的模样?”晏姬蹲下身,继续问道。

    林之言摇了摇头,有些郁闷:“那蛇跑的太快,没看清。”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晏姬皱着眉头,伸手想要查看林之言的伤口,没想到却被后者给拦住了。

    林之言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两道红晕,一双眸子左右飘忽不敢与晏姬对上,他梗着脖子,结巴道:“男,男女授,授受不亲……”

    晏姬手一顿,暗骂了一句书呆子,她无奈的开口说道:“命都没了,你还在意这个?快让我瞧瞧,那蛇有没有毒。”

    说完,也不顾林之言的阻拦,掀开他的裤子看了眼,脚腕处有两道细小的口子,她使劲一挤,殷红的鲜血瞬间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见血液正常,晏姬才松了口气,道:“算你命好,咬你的不是毒蛇!”说完抬起头,就看到林之言的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一般。

    晏姬愣了愣,觉得有些好笑,怪不得她的一些同类们总喜欢去凡间勾搭那些呆板的书呆子,没想到他们竟这么好玩。

    想到自己的任务,晏姬总算压下了想要逗弄林之言的心思,她站起身,眼中荡漾着笑意,柔声说道:“你且在这等等,我去寻些草药来,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公子见谅。”

    “无,无妨…”林之言将裤腿放了下去,轻声说道。

    不一会儿晏姬就拿着一株草药回来,她用石头将草药碾碎,敷在林之言伤口处。

    “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改日林某必登门道谢。”林之言脸上的红晕总算褪下,脚上的疼痛感也轻了不少,他站起身,问晏姬。

    晏姬笑盈盈的回道:“叫我姬娘便可,道谢就不必了,左右你也没什么事儿,我还有事要忙,就不送你下山了。”

    说完,晏姬便转身离开。

    看着晏姬的身影,林之言抿了抿唇瓣,眼里有着一丝别样的情绪,他闻了闻自己的衣衫,总觉得沾染上了什么香气。

    半晌,林之言才一瘸一拐的朝山下走去。

    晏姬回来后继续制香,方才遇见林之言的小插曲很快就被抛在了脑后,对她来说,当务之急是要赚够了银两,然后带着晏刘氏搬出去。

    许是赚钱心切,一个下午的时间,晏姬又制出六盒香膏,再加上昨天的四盒,一共就有十盒了。

    每一盒的颜色和香味都各不相同,晏姬打算明儿就去市集,将这十盒香膏给卖出去!

    打定主意,晏姬便将东西收拾好,回到了家中。

    恰巧碰见晏林氏从厨房出来,见晏姬回来,她笑着招了招手说道:“小妹,快来把饭菜端去,我知晓你不会做饭,娘也累了一天,就顺道把你们的饭菜也给准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