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哑姑玉经 > 492 夜防
    就跟那八个雇佣进来的护院不愿意听从钟林的指挥练习站桩一样,钟林也不愿意听从柳府的指派,在教导大家武术和看护院子之外,再干砍树的活儿。

    老钟叔亲自带着人砍树,钟林却远远站着看,他一个心怀大志一心要去参军打战的男子,怎么会给柳家干杂活儿呢,当初请他进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一条。

    “钟管家,这天都要黑了,明天再砍树不行吗?人人心里都惦记着过年呢,谁还有心劲砍树?”一个中年仆人劝。

    老钟叔抬头打量,确实大家都没精打采的,砍树也只是应付差事。

    照这么下去,只怕到大半夜也未必能砍完这几棵大树。

    “要不就先算了吧,夜里你们巡夜的时候多留意点后花园这一带——”

    老钟的话还没说完,哑姑冲了进来,“不行,不能等到明天去,几十口子的身家性命比吃年夜饭重要!况且最忙乱大意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说不定今晚就有人惦记上我们府里呢——”

    她说着一把从一个伙计手里抢过斧子,对着一棵树抡起来就砍。只遗憾自己这女儿身躯实在娇小柔弱,根本不能像男子身材那么争气。

    刚才砌墙,糊了满裙角的泥巴,这会儿又砍树。砍三五下,头上珠花掉了,头发也松散了,她干脆不戴钗环,一把扯掉所有叮当作响的小饰品,把头发简单挽个髻盘在脑后,又抱起斧头砍起来。

    钟林被这一幕给逗笑了。上前接过斧头,“还是我们来吧。我们大男人们站着看,让你们妇人们干活儿,传出去被人笑话。”

    “怎么跟小奶奶说话呢!”老钟低声制止儿子。

    钟林才不像他老爹那样唯唯诺诺的,他笑着抡起斧子,对着大树嗨嗨发力,砍伐出巨大的声响。

    众护院一看教头亲自动手,也都不好意思再磨叽,纷纷抡起家伙,嗨嗨哈哈地大干起来。

    一时间树木枝叶摇曳,木屑飞溅。

    “还是男子有力气啊——”浅儿赞叹,“我们身为女子,有些事只能心里想想,真要干,没有他们还真不行。”

    哑姑悠悠吐一口气,点头:“既然已经做了女儿家,我们除了做好自己,之外还能怎么办呢?!所以,别叹气,做个女儿家也挺好的。”

    这时柳万手里提着带泥的铁铲跑来了,“媳妇媳妇,我们的豁口补完了,你要不要去检查检查?我可很卖力哦,你看这一身都是泥点子。”

    哑姑给浅儿笑:“看到了吗,这个主儿也肯吃苦干活儿了!只要这样的磨炼多一点,他会很快成长起来的。以后就是你坚实有力的依靠。”

    浅儿点头,赶紧给柳万擦脸上的泥巴。

    哑姑缓缓迈步,朗声说话:“各位叔叔大哥辛苦了,只要我们加把劲儿,一定能赶在年夜饭开宴之前做完的,今晚所有参与干活的人,我每人补偿十天的工钱,年一过完就到老钟叔跟前领取。”

    噢,加钱了!众伙计高兴,顿时雀跃。

    只有钟林无动于衷,十天的工钱对于他没吸引力。

    哑姑给浅儿努嘴,浅儿拿一片粗白布做的帕子过去递到钟林面前,“我们小奶奶知道你练武经常受伤,连夜配了一些专治跌打损伤的丸药,等干好了就送给你。药丸里加了珍贵药材,对强身健体、增进功力大有帮助。只盼钟大哥不要嫌弃。”

    钟林一愣,本来要拒绝,但鼻息间闻到一股淡淡清香,这香味清雅独特,绝对不是那些闺阁女子常用的庸俗香粉。他被吸引了,不由得接了帕子,在额头擦一把汗,又还给浅儿。

    哑姑大大方方阻止:“这帕子就送给钟大哥了。每个干活的大哥都有,人手一块。不是我们闺阁女子使用的私人物品,而是我特意用棉布裁剪,又用特制药水浸泡晒干的药帕,尤其对于练武之人适用,擦汗擦手,又朴素常见,不会惹人误会。”

    浅儿没接钟林还回来的帕子,而是信步走着,果然从怀里抽出一条又一条粗布汗帕递给每个人。

    “味道真好闻!”

    “谢谢小奶奶好意。”

    哑姑敛衽致谢:“你们辛苦了。只有把一切隐患消除了,我们才能安心过这个除夕夜。”回头看柳万,“去点风灯吧,天黑了。”

    十几盏风灯很快拿来,后花园被照得一片通明,等哑姑亲自去把新补的几个墙豁口查看完返回来,三棵大树终于被全部砍倒。

    “还得拖到这边中空的地方来。挨墙放着,还是有隐患。”哑姑打量着,说道。

    “你应该去带兵打仗啊,这眼光挺有排兵布阵的意思!”经过哑姑身边的时候,钟林忽然说道。

    哑姑一愣。

    “可惜是个女儿身啊——”钟林叹息,大步走远了。

    哑姑轻轻摇头,看不起女儿家吗?女儿家怎么了?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女儿身有什么不好?

    前院传来集合祭祖的钟声,后花园正好刚忙完了。

    大家呼啦啦出了园门,哑姑忽然给大家弯腰行礼,“今晚府里众人肯定都要喝酒玩耍,难免防卫松懈,所以我拜托们你,不要吃酒,不要贪耍,夜间加强巡夜。等明儿天一亮我专门给你们备一桌子酒菜,让你们好好大醉一场。”

    “放心吧小奶奶,巡夜是我们护院的分内之事,我们保证不喝酒,不贪杯,不睡觉,不大意。好好守着各处,保证让大家好好守岁过年。”张岭首先拍胸脯保证。

    钟林的脸又恢复了不苟言笑,只是点了一下头。

    看大家都纷纷奔前院去了,柳万也匆匆赶到柳丁茂跟前去了,哑姑回头望望身后的园子,园子里挂了几盏夜灯,却还是黑乎乎的。不禁有些隐忧。“这几个护院,你说到底会不会尽心?”

    浅儿沉吟:“别人不好说,那个张岭我看挺靠谱。只是钟林嘛,我感觉怎么好像有点心不在焉呢。”

    “我也觉得他有点不太情愿的样子。”

    “唉,小奶奶,还是别想这些了,大太太在的时候府里年年不是这么过的吗,怎么到了今年你要操这么多心?跟往年比,已经做得很好了,墙豁口全补了,靠墙头的树也砍了,新请的这些护院又比往年的厉害,我们就踏踏实实去吃年夜饭吧。”

    哑姑轻轻一笑,“不是我爱瞎操心,实在是你们这个时代的安保啊,叫人不敢恭维,哎也罢,乱世嘛,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说的就是这种苦恼——走吧,还有一场大戏等着我们唱呢,戏台子都搭好,就等着你我登场表演了——”

    浅儿悄悄在黑暗中竖起一个手臂,“加油哦小奶奶——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