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六指诡医 > 第八百三十九章 结界
    眼前的景象风云陡变,眨眼之间面前的所有景观消失了!

    我茫茫然朝后退却,身后一股伏火突然轰的一下燃烧起来!

    我慌忙止步,朝外体眺望,只能看见虚无的浮云,无穷无尽,木头他们几个却全都消失了!

    “木爷?”

    “岳敖?”

    我大声喊了几嗓子,周围一点回应都没有,就连我的声音也似乎变了腔调,如同按加速器一般,像是动画片里的人物。

    周围的白色的流云飘啊飘,放眼之中都是广袤的无尽宇宙。

    我知道,我掉进了觜火猴星云里,也就是白虎结界。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这是道家理论的基础论调,也就是说,黑夜白昼是基,东西南北四象是础。这四象则是我们常说的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而觜火猴正是古代中国传统文化二十八宿之一,位列西方白虎位,司命属火,表象为猴,为第六宿,正好居于白虎之口。

    道词有云:觜宿值日主吉良,埋葬修造主荣昌,若是婚姻用此日,三年之内降麒麟。

    恍若流年不利日,火猴自行成浮云,焱焱火光烧洞天,困人无路程白骨。

    也就是说,若是良辰吉日,觜火猴星当值,人会交好运;可是,如今流年不利,这白虎之象将我吞在其中,形成了结界,将我困住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坦白的说,心里还有一种恐惧感。

    虽然我见过生死,穿过阴阳界,可是,我从没接触过结界。

    我的修为并不像一般道人一样,从一品道童穷尽一生,修到九品天师,要是那样的话,我也会一些简单的结界。可是,我的修为是从方静斋、馗、花爷和花木木继承来的,这一点就像是天龙八部里的虚竹,你和我讲理论,我讲不过你,但是你和我打架,我能把你打到满地找牙。

    可眼前没有人和我打,只有一望无际的浮云,有力气都使不出来。

    我越发觉得花爷说的没错,他这个师弟花中魁远比他要复杂的多。花爷这人性情简单,直来直往,热爱吃喝玩乐,却对修为不甚在意。

    可花中魁不同,就目前进谷这一系列的遭遇,就说明此人不禁心思缜密,凶残暴戾,更是一个难得的术界奇才。能将翎毛羽昆各类妖祟尽收麾下,还能将这老猴妖化成石,给我突然来了一个星云结界,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也难怪花木木提起花中魁除了失望,更多的是惋惜,此人若是用心,绝对会是一方天道尊师。只可惜了,为了一个女人,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也就罢了,还成了杀人恶魔和奸邪帮凶!

    好多人不知道结界,以为这是一种玄幻术法,是现代人的产物!实际上,结界是以阵法的形式储存修道之人法力的方法,正是阴阳道的祖师爷鬼谷子所创,其得意门生孙膑就曾经用雾化结界打破同门师兄庞涓。

    结界方法很多,如五行、太极、八卦等手段,并有符咒、法器等物品的辅助,不过这星云结界属于层次较高的结界,虽是人为,但是接近于自然结界,不容小觑!

    因为根本判断不出方向,也没有任何参照物,我只能凭感觉尝试朝前走了两步,可是刚迈到第三步,忽然面前凭空生出一道火龙壁,亮金色的火焰扑面而来,我慌忙朝后退了两步,身后同样烈火炎炎。

    鬼魅的火焰之后,露出了几个猴子古怪的笑脸,那毛头脸上满满的都是讥讽和嘲笑!

    “尼玛的,老子就不信你们真是铁打的,石头炼的!”听着这一声声怪笑声,我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伸手,握着稚川径路就刺了过去!

    可是,剑锋虽然凌厉,但是一穿过火龙墙,锋芒就消失了,反而一束火光顺着剑脊像流水一样朝我扑了过来!

    我慌忙赶紧收手,可是此时袖子上却已经冒出了火光。

    灼烧剧疼痛彻心扉,我赶紧扑打身上的火苗,好歹没把自己火化了!

    有了这次经验,我不敢再贸然行动了!

    按照王诩所留的《鬼谷子》残卷所说,任何结界都是依作法而区划一定的暂时地域,无一例外的都有破绽,只不过,越是高级的结界越是缜密,就看你能不能发现了!

    考虑到四处烈火,不能用肉身尝试,我摸了摸怀中,尚有几道灵符。

    摸出八张,信手旋转一圈,朝着四面八方分别打了过去!

    轰轰轰……

    连着前七道符箓都着了火,唯独最后一道符纸,轻飘飘飞了出去。

    我心中一笑,多亏老子聪明,看来这觜火猴也不过如此!

    我信然快步走了过去,果然面前没有烈火,可是,我刚要试探着走过去看看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推了我一把,就像是陡然打了了一个新的密室,我踉跄入内。

    一阵趔趄之际,突然觉得身边风声呼啸而起,刹那间,大雾迷天,等了数秒,等我能看清楚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和刚才已经没了什么不同。

    依旧是空荡荡的,能看见的只有浮云,就像从一个一片海洋掉进了另一篇海洋。

    稍有不同的是,这个空间的四周亮起了无数个蓝色的光团,这些飘来飘去的鬼火让整个后面,仔细一瞧,都有一个面目可憎、表情骇人的鬼魂!

    这些鬼影看了我一眼,眨眼间又被突然闪现的火焰吞没了!

    我知道,这些鬼影,应该就是被困死在结界里的人,看来,我不是第一个被花中魁用此法对付!

    我忽然想到了前一阵子找我道别的方静斋,他当时说自己找到了进入山谷的办法,会不会也和我一样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刚才这些困死的亡魂中,有没有他?

    想了想,突然笑了。我觉得自己很奇怪,自顾尚且不暇,我为什么会担心他呢?

    说来说去,其实骨子里我对他的恨还是消失了。这么久一来,算计我的人无数,方静斋算是其中最有良心的一个,至少他害了我之后会觉得自己卑鄙,觉得羞愧,在害我之前还潜意识将我介绍给了馗,知道这样可以保我不死……

    我感谢他,要不是他,我哪知道这世间会有种种阴谋?要不是他,我又怎么能在后来种种磨难中顽强地活着?

    某种意义上说,方静斋是我的一把磨刀石,在我愚钝的时刻,帮我开刃,把我从一块黑铁磨成了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