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的玉雕不正常 > 409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二合一大章)
    看着对面的七星念师,他不禁面色相当难看。

    说来,去年的时候,他倒是蛮幸运的,因为除了前年那位单人选拔的贵宾是七星念师,其他单人选拔的报名者,除了他之外,都低于七星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是六星实力。

    所以,他一路直接势如破竹的打败所有对手,最后站在了前年那位单人选拔的冠军面前,最后经过艰难的战斗,幸运的打败了对方,成为了去年单人选拔的冠军,同时也是去年的贵宾之一。

    报名者的资料,对战场次,在战斗之前,都是保密的,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次的参加者,到底有多少个七星念师,而现在第一场安排他出场,他还能理解,但是,第一场的对手,就是一位七星念师,这让他不禁心中微沉。

    因为这有很大的可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次报名单人选拔的七星念师,只怕很多!

    这对于他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对面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七星念师,他心中的压力不禁越来越大。

    这名女子看了一眼马克的脸色,随后微微一笑:“这位上台的先生,就是我们的另一位七星级念师了,名为科胡,想必他现在有很多想对我们大家说的,来,让我们听一听他的肺腑之言。”

    很快,这女子迈动脚步,迈着性感的猫步,来到了这名念师的身边。

    科胡身高两米多,身体魁梧无比,在雪辰城邦这种冰雪连天的地域,穿着完全不同于其他人,果露着两条手臂,上面肌肉扎结,看起来充满了摄人的震撼力。

    女子微微抬起来头,凝视着科胡满是胡须的下巴。

    她的个子和科胡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了,只能够看到他高扬的下巴。

    “呵呵。”看了一眼这女子,科胡接过她递过来的念音贝,微微一笑。

    随后他目光转向一旁面色沉凝的马克,微微砸吧了一下嘴巴,随后科胡轻轻出声:“身为上一届哀霜城的贵宾,你也是时候退位让贤,把这种尊贵的位置留给更优秀的人了,比如……”

    声音略微顿了一下,科胡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我!”

    话音落下,科胡下巴抬起,将念音贝还给了女子。

    女子伸出手接过来念音贝,随后微微一笑:“好的呢,科胡先生对马克先生做出了挑衅呢,而且看起来非常的自信,那么,我们来看一下我们的马克先生是什么感想?”

    看着周围兴致勃勃的群众,女子不禁微微一笑。

    作为单人选拔的第一天的第一场比拼,当然是要勾起众人的兴趣和情绪。

    现在,显然已经达到了之前想要的效果。

    看着靠近过来的女子,马克眼神阴翳的扫了她一眼,随后又偷偷打量了下坐在高台上,闭目养神的哀霜城城主。

    聪明的他,此时哪里还不知道,这是在借助他,来煽动周围观众的情绪。

    “对于你的言辞,我觉得非常有趣。”看了一眼脑袋扬起的科胡,马克微微眯了眯眼睛:“但是,说实在话,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要凭实力来说话的,全靠一张嘴,最后的结果,那就只能是……”

    话音微微一顿,马克转过头看向科胡:“那就只能是碎一肚子牙。”

    “呵呵,是吗?”科胡同样转过头来,目光俯视着对面的马克。

    “我希望,马上开始。”马克眯了眯眼睛,随后将念音贝还到女子手中。

    “好的呢,现在看样子,两位选手都已经迫不及待,并且都十分自信呢,那么,就让我们来看一看,到底谁更胜一筹,那么,比拼开始,被击下比拼台,或者主动认输者,亦或者失去反抗能力者,为失败者,比拼也将结束。”女子看了一眼两人,随后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她直接走到一旁,随后脚下开始下降,不多时就消失在比拼台上。

    “呵呵,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有没有你的嘴巴这么厉害。”马克冷笑一声,随后眼睛一眯,瞬间七颗银色仿若星辰的光纹出现。

    科胡冷冷一笑,随后眉心之中微微一闪,也出现了七颗仿若星辰一般的银色光纹。

    马克伸手一指,刹那间,他眉心之中仿若星辰一般的银色光纹,直接微微一闪,随后一股恐怖无比的冲击波出现,朝着对面的科胡冲去。

    恐怖的冲击波掀起无数灰尘,看起来宛若一条恶龙,想要一口将对面的科胡直接吞并下去。

    看着那恐怖无比的冲击波,科胡面容淡然,丝毫不变。

    随后他踏前一步,下一刻,他眉心中宛若星辰一般璀璨的银色光纹,散发出淡淡的光辉,无数水珠突然在他身边凝聚了出来。

    “哼。”略微冷哼一声,随后科胡大手一挥,瞬间这些水珠凝聚成了一颗颗小冰珠,随后前赴后继的朝着那股冲击波冲去。

    这些小冰珠和这恐怖的冲击波一碰撞,刹那间炸裂了开来。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比拼台上传来,随后无数烟尘弥漫,恐怖的余波朝着四面八方冲去。

    但是,这些余波刚刚冲出比拼台周围十多米,仿佛一层无形的屏幕矗立在那里,直接将这些恐怖的余波完全抵挡在外,再也无法越界分毫。

    显然,在比拼台边缘十多米之外,有一层类似于保护罩的东西,在保证着比拼台上造成的余波不会威胁到观众台上的观众们。

    毕竟,念师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还是普通人,如果这种程度的余波冲击到身上,那么,必然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粉身碎骨。

    “轰轰轰!!”结果,比拼台上的烟尘还没有散去,又传来一连串的恐怖爆炸声。

    “乘风,你说,谁会赢?”哀霜城城主转过头来,轻轻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旁边带着面具的小正太。

    小正太头都没转,微微撇了撇嘴:“那个马克已经输了。”

    几乎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一瞬间,比拼台上传来一声惨叫,随后烟尘逐渐散去,最后露出了上面的场景。

    直见科胡正直直的站在比拼台上,衣服上染了很多血,最明显的,就是他小腿上有一道恐怖的伤口,正不断的朝外流着血,但是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丝毫,似乎没有痛感一般。

    而马克,此时正半跪在比拼台下,满身伤口,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和绝望。

    因为输了这一场,就代表着,他是最先被淘汰的。

    上一任的哀霜城贵宾,就这么成为了最大的笑柄,一切的一切,都将离他而去……

    “呼……”微微呼出一口气,马克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身,仿佛失了魂一般的,朝着离开的通道走去。

    “好的,很显然,我们的科胡先生,以让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实力,碾压了我们上一任的贵宾选手,马克先生,这实在是让人出乎预料,想必现在,我们的科胡先生有很多话想要跟我们说呢。现在,等我们的医疗人员为我们的获胜者科胡先生略做治疗之后,再对他做出采访。”那负责主持的女子重新回到比拼台上,用着澎湃汹涌的语气煽动着众人的情绪。

    科胡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任由医疗人员为他止血疗伤,目光从一个个观众脸上扫过,微微一闪。

    这些医疗人员显然一个比一个要专业,很快就将科胡的伤口完全处理好。

    女子微微一笑,随后靠近科胡,露出一丝微笑:“科胡先生,作为彼此单人选拔第一场比试的获胜者,以完胜战胜上一届的单人选拔冠军,请问您有什么感想,想要跟现场的观众说一下吗?”

    科胡淡淡的瞥了一眼这女子,随后接过来念音贝:“我只想说,马克,和我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请问您口中的这个不一样,到底是如何的呢?”女子愣了一下,随后开口问道。

    “知道我之前为什么要对他说那些话吗?”科胡瞥了一眼女子,随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难道科胡先生不是因为自信吗?”女子有些诧异的说道。

    “愚蠢的女人啊,呵呵。”科胡微微摇了摇头,让女子面色微微一沉,不过立刻就恢复了笑容。

    “请问,科胡先生为什么这么说呢?难道科胡先生是因为别的什么目的?我想大家都很好奇呢,不知道科胡先生能不能分享一下?”女子使劲的呼吸了一下,随后继续开口问道。

    “很简单,我想激怒他,让他对我全力以赴,本来我以为上一届单人选拔的冠军,全力以赴的前提下,同为七星念师,怎么着也该能和我打个平手吧,结果……失望,太失望了。”科胡微微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女子不禁微微一愣,就连现场的很多观众也是一阵楞然。

    见过装b的,没见过这么会装b的。

    “好了,期望我的下个对手会有点意思,能给与我一些压力。”科胡微微摆了摆手,随后走到一旁,身子很快随着升降台降了下去。

    “切,真装b,看着就膈应。”一个观众吐了口痰。

    “敲里马,谁把痰吐我头上?”一个一脸懵逼和愤怒的观众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头发,随后恶心的差点吐出来。

    他周围的观众一个个憋着笑,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

    “这小子,有点意思。”哀霜城城主伸出手捋了捋自己的银色长发,随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乘风,你知道这个人的信息吗?”脑袋微转,哀霜城城主目光放在旁边的小正太身上。

    小正太微微撇了撇嘴:“华阳国度有一个流浪的念师,此念师最喜欢掠夺华阳国度各个势力的货物和物资,得罪华阳国度无数势力,被人想要除之而后快,但是此人在众多势力的围剿之下,却没有被抓住过,一直逍遥快活,甚至多次将许多势力的追兵玩弄于鼓掌之间,让其损失惨重。”

    话音微微一顿,小正太继续开口:“城主每年一度的贵宾选拔从不问来历不问出身,报名胜出即可。所以,此人报名之名字,应该是伪名。”

    “哦?有趣。”哀霜城城主手指轻轻动了动。

    “没人请乘风杀了他吗?乘风全是这普天之下,业务最广的杀手了吧。”哀霜城城主手指一顿,脖子侧伸,靠近禹乘风之后,低声说道。

    “我只杀该死之人。此人不算,我不接。就像有人让我杀城主你一样。”小正太面无表情的淡淡一句。

    “哈哈哈,乘风还是没变,一样有趣。”哀霜城城主微微笑了笑。

    “有趣吗?你也不差。”小正太淡淡的瞥了了一句。

    “哈哈哈。”哀霜城城主嘴角先是勾起一丝弧度,随后哈哈大笑。

    很多观众不禁望了过来,有些不太明白,他们尊贵的哀霜城城主大人,为什么突然像发了神经一样的狂笑不止。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在愣了几秒之后,竟然跟着哀霜城城主一起笑了起来。

    其他本来有些困惑的人,在微微愣了一阵之后,也紧跟着笑了起来。

    管他在笑什么呢,反正哀霜城城主狂笑,我们也跟着笑,肯定是没错的。

    这一下子,就像是起了一个引子,顿时在场的观众一起跟着笑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演武场,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他们是傻子吗?”呆毛金鼠靠近希霜的耳朵,小声的问道。

    “或许这就是影响力吧。”希霜这次倒是没有再趁机损呆毛金鼠,而是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切,什么影响力,我家小哥,知道不,在我们那里,影响力一等一。”呆毛金鼠指了指周易,傲娇的说道。

    希霜撇了他一眼,随后给了他一个眼神:“你个糟老头子,我信你个鬼。”

    “切。”呆毛金鼠显然领会了希霜的眼神,随后跳到周易肩膀上:“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和这魂淡一对比,还是我家小哥惹鼠爱啊。”

    话音落下,呆毛金鼠低下头,在周易脸上香了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