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都市之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金大师的法器
    沈恪对龙在天微微一笑,然后竖起来大拇指,高声道:“爽快,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

    “走,我们现在就去,到时候金大师不整死你!”龙在天冷哼一声,自从被金大师救醒之后,反正他现在对金大师简直就是充满了绝对的信心,就算沈恪有点微末的本事,那也绝对不可能是金大师的对手。

    金大师无奈的看了眼龙在天,然后又将视线转到了旁边的龙正兴身上,其实刚才他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心中已经有了怯意,想要改天再说,然后可以有几天的时间来好好调查一下沈恪的底细,看看沈恪究竟是真有这么强的实力呢?还是在哪里大言不惭,但是他完全没想到龙在天会突然冲出来,结果搞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场面。

    当然,只要龙正兴站出来说一句,这个尴尬就能够化解了,所以金大师这才会朝龙正兴看过来。

    谁知道龙正兴看到了金大师投来的目光之后,不仅没有阻止龙在天和沈恪约战,反而笑着点头道:“金大师,我明白你的意思,今天你不要有任何保留,出了什么事情,我都能够帮你摆平的,你就放心和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让他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金大师听到龙正兴这么说,顿时脸色微微一变,龙正兴的话,几乎就是将他架在火上烤,现在他不和沈恪较量一场都不可能了。

    沈恪看了眼金大师,微笑道:“诸位,请吧!从这里到东湖那边也不远,我们可以走过去,当然,你们要是觉得不想走走的话,自己坐车去找那个小树林也可以,或者等我到了那边再给你们发个定位!”

    “不用,我们就陪你走过去好了!”龙正兴冷哼一声,然后看着沈恪,示意沈恪在前面带路,不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沈恪微微一笑,然后带头朝东湖那边走去,龙正兴等人则是跟在他的身后,龙在天和金大师并肩而行,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神色,大概是想到了等会金大师狠狠教训沈恪的画面,所以他低声对金大师说道:“等会金大师你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这小子居然敢算计我,金大师,你最好把他弄成个植物人,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龙在天的下场是什么!”

    金大师听到了龙在天的话之后,也是暗暗苦笑,把沈恪变成植物人这种话,也只有龙在天这种什么都不懂的人敢说,他就算实力真的比沈恪强,也绝对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沈恪年纪轻轻,背后肯定有属于他的宗门和势力,平白无故去得罪人做什么?

    教训一下沈恪可以,但是想要按照龙在天的想法行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金丝眼镜则是畏畏缩缩的跟在他们几个人的身后,他们谁都没有说可以让金丝眼睛跟上来,不过金丝眼镜却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以后出去嗨可以跟朋友吹嘘,自己可是见过神仙打架的人,所以既然没人说他不可以来,他自然要偷偷跟上,而且等会沈恪和金大师交手的时候,他还准备拿手机拍摄视频。

    “怎么还没到,喂,你说的那个小树林到底还要走多久,早知道我就坐车过来了!”走了还没有十分钟,那边龙在天就已经开始气喘吁吁,然后对着沈恪高声呼喊起来。

    沈恪回头看了眼已经累得不行的龙在天,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对龙在天冷哼道:“没问题,你可以坐车,不过十分钟就让你累成这样,你真是太虚了!”

    “你,你说谁虚?”男人被别人说什么都行,但就是不能忍受被人说虚,所以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龙在天立刻就跳了起来,摆出一副我什么地方虚的样子,然后继续咬着牙往前走,他可以在别人面前虚,但是在沈恪面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恪只是笑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刚才那番话,只是为以后龙在天三年之内不能人道这件事情埋一个伏笔罢了,到时候龙在天也只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虚了,而不会想到当初沈恪还给他留了一个暗手。

    金大师看了眼沈恪,然后淡淡的道:“龙少刚刚才从你的术法之中苏醒过来,身体还没有恢复好,走这么远当然会有些累!”

    龙在天听到了金大师的这番话之后,简直恨不得将金大师引为毕生知己,因为金大师给出的这个理由实在太棒了。

    所以他立刻就对沈恪冷哼了一声,然后高声道:“金大师说得对,我就是还没有恢复好而已,想当初,我一个人都可……!”

    说到一半,龙在天这才想到自己老爸就在旁边,似乎当着自己老爸的面吹嘘这些在外面风流的本事的确有些不太妥,所以他难得的明智了一回,选择了闭嘴。

    龙正兴也满意的看了眼金大师,金大师这个人有本事,而且还擅长察言观色,今天要是能够将沈恪狠狠教训一顿,他已经在心里想好了,等回去之后,就将金大师聘请为集团公司的顾问,将他牢牢地绑在公司里。

    沈恪带着金大师他们来到了平常晨练的那个小树林里,虽然这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不过光线已经开始暗淡起来,更重要的是,真这条路并没有多少车路过,十分的幽静,就算他们斗法闹出什么动静,也不会引起关注。

    到了地方之后,沈恪转身看着金大师等人,然后对他们微微一笑,高声道:“金大师对吧?你觉得这个地方斗法怎么样?”

    “的确不错,很幽静,我最后再劝你一句,你现在认输,对龙少赔礼道歉的话,我今天可以饶你,否则等会动起手来,你就难免要吃一些皮肉之苦了!”金大师对这里的环境的确很满意,然后他看了眼沈恪,继续对沈恪发出了最后通牒。

    谁知道金大师说出这番话之后,沈恪那边还没有动静呢!这边龙在天就已经不干了,他看了眼金大师,然后高声道:“金大师,你刚才那是什么话,今天晚就是要看你狠狠教训他,不需要他对我道歉,你将这小子揍得越狠,我就越开心!”

    沈恪呵呵一笑,然后对金大师无奈的摊开双手,高声道:“金大师,你自己也听到了,不是我不想认输,而是你这边的金主不允许我认输啊!所以我们就只能给好好比划两下了!”

    说完之后,他就反手伸进背后里,然后将木剑带着剑鞘一起拿了出来,握在手中,从容的看着站在对面的金大师。

    看见沈恪拿出一柄木剑,龙在天立刻就放声狂笑起来,然后他指着沈恪,高声道:“金大师,你说这小子可笑不可笑,居然拿出一把木剑来就想赢你,现在我总算看明白了,他应该就像金大师你说的,肯定没什么本事,等会就看金大师你怎么吊打他了!”

    龙正兴也笑着点头,然后看了眼金大师,然后他就发现金大师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对劲,居然愣愣的盯着沈恪手中的那柄木剑出神,就仿佛那柄木剑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似的。

    “你,你的短剑,可是用惊雷木炼制而成的?”就在龙正兴正准备对金大师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金大师却是用惊疑不定的语气对沈恪问了一句,而且问题的核心就是指向了沈恪手中的木剑。

    更让龙正兴有些惊讶的是,金大师好像在询问沈恪手里的木剑是不是由惊雷木制成,他以前也听说过惊雷木这种东西,据说这是镇邪的宝物,要是能够弄到真正的惊雷木,放在家里,就能够百邪辟易。

    没想到沈恪手中的短剑,居然就是由这种镇邪的宝物制成,看来沈恪应该还有点本事,不过金大师一眼就能够看出沈恪的虚实,很明显,金大师应该比沈恪更厉害。

    沈恪对金大师点了点头,然后仰起手中的短剑,朗声道:“没想到金大师你本事一般般,但是眼力却不错,没错,手中的短剑,正是由惊雷木炼制而成!”

    “没想到你的师门倒是对你不错,像你这样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都能够被赐予由惊雷木炼制的法器,这个待遇还真是让人眼红,不过你大概也就借着法器的威力而已,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真正的术士,到底有多厉害,而且你不要得意,莫非你以为这世上就只有你一个人有法器吗?告诉你,法器,我也有!”金大师大笑起来,虽然说沈恪手中的短剑让他有些诧异,不过看见沈恪手里拿着这么好的法器,他就更笃定沈恪应该没什么厉害的本事,应该就是借着符篆和法器,对付这样的人,他觉得自己是十拿九稳。

    龙正兴父子,还有金丝眼镜,听到了金大师的话之后,大家都将视线转到了金大师的身上,都想看看金大师究竟会拿出什么样的法器来,一时间,倒是让金大师都有点不适应这种待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