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 帮小舅舅攒银子
    九年后——

    “娘,明日沈哥哥和彩蝶姐姐就会到京城吗?”

    “嗯。”

    “太好了!”

    饭桌上,两个小家伙一脸的兴奋,连吃饭的动作都比平日快了不少。

    秋盈盈转头朝身旁的男人看了看。

    古奎忠皱眉扫了一眼两个儿子,然后给她夹了一些菜,“快吃吧,别管他们。”

    秋盈盈面无表情的吃着他夹的菜,但心思却全在两个儿子身上。

    这两个小家伙,不知道又要捣鼓什么。五年一度的盟国宴,他们想见的不该是斧头吗?可两个儿子打听的对象中提都不提斧头的名字,只问大人不问小孩,这分明就不正常。

    “爹、娘,我吃饱了。”

    “爹、娘,我也吃饱了。”

    没过多久,两个小家伙动作一致的放下碗筷。

    秋盈盈刚想说话,古奎忠先开了口,“那你们先回书房读书吧。”

    “是,爹、娘,孩儿告退。”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应道。

    他们容貌相似,穿戴一样,连言语动作都带着十足的默契。面对两个渐渐长大的小少爷,下人们从来都没辨出过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即便是古奎忠,偶尔能看出一点端倪,但多数时候也是靠蒙。

    不过随着两个儿子逐渐长大,他突然发现根本没必要去猜测谁大谁小。这两个儿子,一样的聪明伶俐、一样的好学上进、走到哪都一样被人夸赞……

    他执着的分清他们有何意义?

    只会讨人厌罢了。

    看了看身旁的女人,她正盯着儿子离开的背影皱眉头。

    他又为她碗里添了一些菜,“不要想那么多,他们只是许久没见到沈公子和彩蝶了。”

    秋盈盈斜了他一眼,“才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呢!”

    古奎忠笑笑不说话。

    她就是操心重,这些年来他都已经习惯了。可他对两个儿子也极有信心,不相信他们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

    昭陵王府

    “母妃,哥哥说下午带我和子瑜哥哥去找舅舅玩,我不要午休。”被带回房里的小丫头一脸的不情愿。

    “玩什么玩,他们一群男孩凑一堆,不是爬树翻墙,就是整人胡闹,你一个丫头片子凑什么热闹?”古依儿把女儿抱上床,接着就要给她脱鞋。

    “不嘛,我就要跟哥哥去,我也要帮舅舅攒银子!”小丫头麻利的缩回脚,小身板翻了一圈就滚到了床里面。

    “你……”

    古依儿正想去抓她,某个男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他来,她气得指着女儿就告状,“你来得正好,看看你的小棉袄,不睡午觉,竟想着往外跑!还说什么帮舅舅攒银子,攒哪门子银子?我看他们这是要反天的节凑!”

    姬百洌忍着笑上前。

    床里的小丫头猴子一样的爬下床,扑过去就把他大腿抱住,“父王,悦儿不要午休,悦儿要跟哥哥去找舅舅玩。”

    姬百洌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瞧着身旁女人的黑脸,他笑着对女儿道,“听母妃的话,今日不去,明日父王带你出去玩。”

    “可是悦儿要帮舅舅攒银子……”小丫头嘟起嘴,一脸的不情愿。

    “攒银子?”姬百洌眉梢轻抬,好奇的反问道,“他们攒银子作何用?”

    “外面的人说大舅舅以后得不到古家的家产,于是哥哥就帮舅舅想了一个攒银子的办法……”

    “瞎闹!”古依儿都没听完就训了过去,“谁敢对他们有分别心,我削了他!赶紧的,给我上床睡午觉。”她赶紧抓住她的小脚丫子给她鞋脱了,为了让女儿心里平衡,她接着又朝门外道,“红桃,让晋山去告诉小世子,今儿哪都不许去,给我留在书房里乖乖看书!要是让我发现他独自跑出去,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他!”

    这一帮孩子真是越发难管了。

    她那两个弟弟,沈衍家里的子瑜和子焱,他们家这对兄妹,外加一个晋翔,大的小的凑一堆就算了,偏偏都是一群男娃,就他们女儿一个女娃,成天跟一群男生后面玩,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一转眼,女儿都五岁了。

    当初还说不想生二胎,结果看人家沈衍和沈少源都生老二了,她家这男人就有些不平衡了,然后就有了这么一个丫头。

    好笑的是几家人里全都是儿子,就他们家得了一个女儿,差点没把她家男人美死。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物以稀为贵’。他们家这女儿,走哪都被人捧着,一个个都稀罕得不得了。

    听到她下令不让哥哥出去,姬言悦总算妥协了,不过却抱着姬百洌脖子不放。

    “父王,悦儿怕黑,你陪悦儿午觉好不好?”

    “……”听着女儿稚气的嗓音,古依儿差点吐血。外面日头高照、红火大太阳,哪黑了?

    “好。”某父王忍着笑把女儿抱上床。

    瞧着父女俩亲昵劲儿,古依儿拉长着脸坐到一旁。

    在他耐心十足的把女儿哄睡后,她忍不住发牢骚,“你就惯着她吧,她现在都不怕我了!”

    姬百洌将她揽到怀中,低声笑道,“她只是喜欢热闹而已。”

    女儿睡得香甜,古依儿倾过身为她掖了掖被角,瞧着女儿精致的小脸,眼里堆起了温柔的笑。

    “对了,毅儿呢?他在书房么?”哄睡女儿以后她也不忘过问儿子。

    “去沈府了。”

    “……”古依儿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转头冲他低声恼道,“你又把他放出去了?”

    “他说明日斧头就到京城了,约好了子瑜和子焱兄弟俩给斧头准备礼物。”

    “这话你也信?”古依儿鄙夷的撇嘴,“你没听到女儿刚才说什么吗?她说他们要帮舅舅攒银子!”

    儿子和女儿说的话都不一样,这其中没鬼那才叫怪事!

    姬百洌低下头在她唇上啄了啄,“由他们去吧。”

    古依儿下意识的看了看女儿,脸颊有些发烫,忙把他推开,“讨厌,要亲热也不看地方!”

    她话音刚落,他突然将她抱了起来。

    吓得她差点尖叫,“大白天的你干什么?”

    “回房午休。”

    “……”

    。。。。。。

    御花园里,瞧着一群孩子玩蹴鞠,自家两个儿子也在其中,沈少源玩心大起,过去将蹴鞠抢到了自己脚下。

    “沈哥哥,你也要跟我们玩吗?”古家小哥俩异口同声的问道。

    看着一模一样的哥俩,沈少源抬手指着其中一个,笑问道,“你是秋艺扬?”

    两个小家伙同时摇头。

    沈少源皱了皱眉,走过去围着他俩转了一圈,然后又指着另一个问道,“你才是老大?”

    两个小家伙又同时摇头。

    见状,沈少源拉长了脸,“那你们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结果两个小家伙连头都不摇了。

    气氛顿时有点僵,沈少源朝姬言毅和姬言悦看去,“你们分得出来吗?谁是你们大舅舅、谁是你们小舅舅?”

    “沈叔,我外祖父都分不出来,我哪分得出来?”姬言毅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

    “沈叔,悦儿也分不出来。”姬言悦稚气的摇了摇头。

    “那子瑜和子焱呢?”沈少源不甘心的朝另外一对兄弟看去。

    “堂叔,我们也分不出来。”沈子瑜和沈子焱也同时摇头。

    沈少卿横了他们一眼,一脸的郁闷。然而,在看着一模一样的古家小哥俩时,他是真不服气。

    越不让他知道他越想知道。

    秋盈盈为了让古家对两个儿子一视同仁,特意把两个儿子整得如出一辙。这么多年了,硬是没人能分出他们谁是谁?

    试问,谁不好奇?

    他像五年前那样从袖中摸出一只钱袋子,在两个小家伙眼前晃了晃。

    “只要你们告诉我谁是哥哥,这袋银子就给你们。”

    两个小家伙相视了一眼,左边的先咧嘴道,“沈哥哥,我是秋艺扬。”

    沈少源半蹲下身盯着他,“如何证明?”

    结果身后立马传来四个小孩的声音,“我们能证明!”

    沈少源一脸都是黑线,回头不满的瞪道,“你们刚才不是说不知道吗?”

    臭小鬼些!

    “谢谢沈哥哥!”古艺耀立马把银袋子夺到了手里,还不忘对他说谢谢。

    沈少源咬着牙起身,他正想把几个小家伙狠狠教训一顿,面前的小哥俩突然围着他跑了起来。

    不但哥俩跑,其余的小家伙们也都围着他跑了起来。

    等他们停下,沈少源眼都看晕了。

    只听姬言毅对他问道,“沈叔,你现在再猜猜看,他们谁是我大舅舅、谁是我小舅舅?”

    “……”

    沈少源瞪着重回他身前的一模一样的古家小哥俩,脸色就跟被人泼了墨似的黢黑……

    ------题外话------

    想了想,还是写一章番外。新文再见了,群么么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