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弹你犄角行不行(下)求订阅
    第二更

    订阅跌的爹爹都认不出来了,求订阅……

    ——————

    “好好好嗷——别弹了!”楚垣夕抓住冯林纤细的手指,“举例就是内涵段子了,内涵段子虽然远远没有抖音后来这么大,但是,具备非常成熟的社区生态,有大量的专属于自己社区的黑话。这种专属黑话被社交圈创业者认为是形成社区生态的标志。”

    “段友出征寸草不生?”

    “差不多就这个意思吧,段子比较狠,黑话特别多,其中有的挺低俗的。但是具备标志性,有影响力,即使不是这个社区的网络用户看到之后也有辨识度。”

    “这个,很难吗?唔……”另一边的于娅楠问。

    她把妆卸掉之后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常年上浓妆已经显示出对皮肤的伤害,好在这段时间已经不需要天天打粉底了,反而是敷面膜补水的时间更多。

    其实于娅楠比冯林还小一岁,今年也才。平常不觉得,但是近距离在一起就会产生很强的对比度。楚垣夕一直挺奇怪的,按说冯林工作需要也得打妆,为什么肌肤仍然吹弹可破呢?冯林给的答案是——我的化妆品贵啊,每一分钱都沉淀在脸上……

    这是背着于娅楠说的,否则会形成暴击,冯林这方面还是挺在意于娅楠感受的。

    楚垣夕翻了个身,对于娅楠说:“难不难的反正你看百度贴吧没有?这么长时间了,形成了啥?”

    不过于娅楠显得很困了,而且对这种话题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听多了助眠,长长的睫毛耷拉着,眼皮渐渐阖上,很快在轻柔的催眠曲中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楚垣夕把她的发丝轻轻的从鼻子旁边拨开,这样她能睡的熟一些。

    冯林敲敲楚垣夕的后背,楚垣夕轻手轻脚的翻回来,见冯林的手指隔着他虚点了点,意思是“她睡了”?

    楚垣夕眨眨眼,稍微拱了拱,没想到被一只小手推住。只见冯林的嘴角微微上翘:“光这两句可不能糊弄过关噢。”

    “啊?还有什么?”

    冯林哼哼两声,小声说:“别装傻,你说的是社区生态的标志,我问的是社区生态。”

    “哎哎,你的问题太专业了,社区什么的我又不懂。”楚垣夕呵呵哈哈打算糊弄过去。

    “原来还有你不知道的啊?那饶了你,讲段故事就行了。”

    “显然有我不知道的啊。”楚垣夕心说您可别再问了,“而且你吧,你要真想提高自己,你应该选定一个方向提升,形成自己的长板。你现在整个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光听我讲故事有什么用啊,这玩意只能用来写书的时候水字数。”

    “那你为什么要获取这部分知识啊?”

    “我?我去跟别人吹牛逼的时候可以用来当谈资,我鞭策手下的兄弟们的时候也能用的上。而且我喜欢看,这些就是我的心灵鸡汤啊,可以激励我,至少可以和别人一样,获得心情上的愉悦和放松,这也挺好的。但是你为什么啊?这些东西写成也是现实题材,除了我这样的没什么人看吧?”

    “不,对我有意义。听你讲故事,我就不焦虑了。”冯林也闭上眼睛,像只温驯的小猫一样侧蜷着,“你知道我的生活有多焦虑吗?”

    “你指哪方面?”

    “当然是当模特吃的都是青春饭,我都24了,脸上马上就要出现第一道皱纹,手上除了有点钱,什么积累也没有。问题是这一百来万能干嘛?回老家也就买套房。”冯林睁开眼睛,楚垣夕头一次在她眼睛里看到茫然。“我要是继续当模特,还能干个两三年,到时候就是27岁手里有两三百万,但是什么都不会。我怕穷啊。”

    楚垣夕心说您特么以27岁芳龄手里有两三百万,您已经比大多数人强多了好不好?朱魑进巴人的时候也就是这个状态了!当然,什么都不会还是比较可怕的。

    只听冯林压抑着声音说:“换言之,到时候要不然就去当个淘宝模特,要不然就找个有钱人嫁了,我的人生一眼看到尽头,但我宁可死也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说完,冯林轻轻的咬住红唇。

    楚垣夕没说什么“你可以当网红”之类的话,因为显然冯林会问他,有几个网红能够一红红五年的?这是个更新换代速度比小鲜肉还可怕的行业,就连网红孵化机构也不见得能够坚持屹立不倒。

    这也是冯林的妹妹冯雪灵以堂堂的快手900万粉丝主播的身份甘愿降格跟巴人合作做个美食探店节目的原因,即便这900万粉丝里包含着大量的流失粉。她的快手账号仍然由她自己维护,实际上到巴人来客串美食探店一段时间,既是一种进修,又是谋求转型。

    冯雪灵这种户外街拍主播其实和冯林有着类似的尴尬,别的主播必须有点才艺,而街拍主播只需要美,不需要才艺。而巴人在外人看来是个有着丰富经验的网红孵化公司,各种套路至少都是娴熟的。冯雪灵在里面转一圈,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类似管培生到企业里把研发和运营的各个岗位轮一遍,到时候才艺虽然仍然不行,但是可以从镜头前转到屏幕后边。

    她起步的比较早,那个时候户外街拍还不红,而现在户外街拍已经成了烂大街的品类,不是因为有多独特,而是因为没门槛,没难度,所以竞争也就无比的激烈,以至于她的粉丝数在很长时间内居然一直没有明显的增长,因此谋求转型寻找新的突破口也势在必行。

    从这一点上来说,冯林和冯雪灵这两姐妹倒是确实是一家人,不约而同都在想转型,而且都把注意力投注到开公司上了。只不过冯雪灵靠谱的多,她有一个快手大号做支撑,实现公司化运营无非就是要么自己懂,要么找到懂的人合伙。只是又内行又可靠的人是稀缺的,所以冯雪灵选择给自己充电。

    而冯林,天知道她是自己产生了想法呢,还是因为看到冯雪灵有这个趋势,所以也萌生了对公司经营领域的兴趣?

    其实又何止是户外街拍,作为目前最热门的新兴经济领域,直播短视频电商这条狭窄的赛道内,但凡没门槛的类目全都挤满了人。只不过沉浸在泡沫中的甲方太多了,才造成网红紧俏的卖方市场。

    问题是这种经济业态会是常态吗?消费主义对用户的侵蚀不可能永久持续下去,如果能,说明宏观经济学是门伪科学。而网红经济的基础正是建立在消费主义上的,是针对普通收入者的绞杀。

    什么叫消费主义?就是从灵魂层面洗脑用户去买其并非必须的东西,还要让用户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甚至为之透支花呗。

    正常的消费是“强需求”,并不需要和“主义”这种表述方式挂钩,但消费主义鼓励用户兑现“弱需求”,去买那些其实不买更清爽的商品,实际上满足的是用户的虚假快感,这个透支未来的快感仅仅能够维持极短的时间,甚至只有快递到了那一瞬。

    当宏观经济处于泡沫状态消费主义必然要横行,但是潮水退去呢?米国人里一度有62%的人存款不足一千$,消费主义居功至伟。

    到天朝这个问题更严重。因为和米国不同的家庭观念和社会结构,消费主义盛行使得天朝的收支模型剔除掉水分之后呈现的是净消耗状态,表现在个人就是还花呗越来越吃力,老婆本根本攒不住。换言之整个社会啃的是改开前三十年的老,这个老啃光了之后整套收支模型都要重构,所有建立在消费主义沙滩上的经济体全部裸泳。

    潮水退去,第一个重新洗牌的就是网红电商,因为它的利润实在是太高了,然后就是网红经济体系下的其它弱需求,不能完成从kol到品牌转化的、不能把口碑由虚变实的,都很难经受这种程度的冲击。

    可叹那么多中学女生把人生目标定位为当主播,以为找个师傅带带就能成,辉煌个几年还能找有钱人嫁,真是何等天真!

    美女,特别是年轻的美女,是源源不断产生的,只有进场的才会感受到竞争的激烈,因为一旦一个行业是蓝海,以天朝的人口基数用不了两年就会做成红海。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而这些新入行的连什么叫做kol都不知道。

    楚垣夕一直觉得这才是促使冯雪灵愿意跟陆羽合作的真因,这是个聪明的妹子。对网红来说,粉丝数不增长是最可怕的,因为每时每刻都有老粉丝在流失,即使增长也不代表热度提升。

    能体现热度的,以短视频这个行业来说最简单了,就是作品“背底噪音”的强度,也就是发送普通质量的视频,没什么传播度的那种,“点转评”数量的平均值。

    因此她早做准备是个非常有前瞻性的操作,如果等都人气凋零连开直播都没人看了再想转型,转型相当于大侠重新来过,这谁顶的住啊?

    不过即使如此,从赚钱能力来说,冯林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比冯雪灵要差不少。冯林努努力一个月能赚十万八万,但随着短视频电商行业的成熟,冯雪灵只需要正常发发视频就可以开个快手小店拿十万以上分佣,毕竟那900万粉丝又不是刷出来的,总有一定的人气和传播。

    这一点尤为令人气恼!但是气恼归气恼,她也不得不承认,冯雪灵进巴人看似委屈了但是干的漂亮。

    自己更不能变得差劲才行!

    相拥着的两个人,脑子里想的是不同的事,但各自的思路走到尽头都是冯林的未来。

    冯林的心态是楚垣夕头疼的,她要是想当米虫反而就好办了。不过想当米虫的,恐怕自己也不会那么喜欢,非常矛盾。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杨苑美人也挺漂亮的,家世也挺好的,跟楚垣夕的关系也不错,但楚垣夕一直把她当社畜用的原因。

    从内心来讲,楚垣夕不是看好或者不看好冯林向职场方向发展,而是就没法评判,因为她没遭到过社会的毒打,没被职场蹂躏过。冯林有很大可能是现在觉着职场方向很爽,当老板肯定更爽,等真让她上,保质期一过就不爽了。那不是穷折腾吗?可是又不方便问,你到底是不是嫉妒你妹妹了所以才……

    拍了拍冯林的肩胛,楚垣夕放慢语速,在她耳边说:“我觉着吧,要不然,你去读个a怎么样?”

    冯林顿时清醒:“神马?a?我能行?报a需要专业经验的吧?”

    “行政和人资之类的都是普通岗位你肯定看不上,法务财务什么的level倒是比较高,但你是肯定不行了,总不能去研发口天天加班吧?都说了你得选一个方向提高,你现在什么都不会,不学管理学什么?专业经验,我给你讲了那么多故事,都是专业经验。”

    “其实要提高,我可以……给你当小秘你觉得怎么样?你那个大洋马秘书什么水平?我有没可能赶上她?”

    “呵……”楚垣夕忽然发现自己的秘书是个美差啊,不过冯林是不是把秘书和助理弄混了?“她的能耐比天都大,直接空降到上市公司当ceo都没问题,倒退三年我连给她当秘书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秘书也不是好当的,秘书不是助理,这条职业晋升路线的终点是上市公司的董秘,要负起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职责,并不是打打下手整理整理资料就完事了。

    而且以冯林这个性格,别说秘书了,连助理也不适合做。想到助理的性格,楚垣夕就想起一个人来……

    忽然,冯林轻轻咬住楚垣夕的耳垂,同时带着点俏皮音说:“没人规定只能有一个秘书吧?再说你俩公司呢。”

    楚垣夕心说巴人要是设置董秘估计难逃朱魑的魔爪啊,你去了不是送人头吗?

    用鼻孔喷了几口气到楚垣夕的脖子上,冯林发现他竟然没反应,立刻哼哼两声,发出恶形恶状的低语:“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弹你犄角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