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八百九十二章:魔族地界里的人族修士
    “你是人族修士?为何会在魔族地界?”

    从石头后方露出马脚的人族修士正眼泪汪汪的瞪着那双大眼睛看着不断地在靠近着她的齐寰,而齐寰却在第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这一世乃是货真价实的魔族族人,所以当他靠近对方,想要伸手搀扶之时却是遭到了对方的攻击,虽然对方的攻击无法对其造成伤害,但还是及时的将他打醒,让齐寰明白过来,现在的他不是人族,没有一个人族会对他心怀善意。

    但齐寰还是慢慢的去靠近了那位因为身受重伤而无法逃离去往远处的人族修士,更是在发觉对方还是想要逃跑的时候以强制手段将其留了下来。

    “你不要见着我就跑,就算你想要跑,但是以你现在的伤势,跑得了一时跑得了一世吗?”,从跟随着自己的神魂一同来到这里世界的小世界中取出一些疗伤用的丹药研磨成粉,将药粉涂抹在对方身上稍具成效后齐寰才继续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一介人族修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或许你可以来为我解释解释这个世界的形态,例如说魔族如何,人族如何,二族之间是否依旧势同水火,怎么样?作为我救助你的回报应当很划算吧?”

    齐寰的举措让落难但清晰地感觉到自身伤势在慢慢好转的人族修士感到惊讶,在稍稍冷静下来之后也就不再有任何想要逃跑的念想,二手靠在身后的石头上一边大口呼吸着一边向齐寰诉说着在这个世界的有关于人魔二族的关系和优胜劣汰,而其中最让齐寰意外的便是,在这个世界,显然是魔族更为强大,人族在魔族众人口中亦然是另一个世界人族口中所言的‘邪恶之徒’,需要毁灭。

    “那你能够离开这里吗?”,齐寰坐在人族修士的身旁轻声问道。

    “无法离开,这里是魔族的牢笼,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如今又碰上了你,虽然你看起来与那些魔族族人截然不同,但是,那些正在寻找我的家伙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我想我的一生恐怕是无法由自己来做主了”

    本为人族,虽然此刻的神魂尽皆邪念杀意,但刻印在骨子的血脉让齐寰不得不去思考如何去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当然,身在魔族且当今身为魔族的他自然不可能去做一些与魔族理念相悖的错事。

    所以只听得齐寰小声建议说:“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按照魔族的规矩来签订一个主仆契约,由你来负责照看我的生活,然后我就可以保证你的绝对安全,直到你可以安然离开这里回到人族地界去,如何?”

    这样的提议放在以往或是另一个世界那是断然无法得到认同的,但此刻正靠着石头和齐寰的脊背稍作歇息的人族修士正在为了自己的安危而烦恼,再加上齐寰先前的帮助确实让她得以恢复伤势,这让年纪较小还稍显单纯的人族修士颇为心动,但双眸之间还是透露了几分不安。

    “快快快!血迹的方向就是朝着这里,快点跟上!若是迟了,我们几个可都没有好果子吃!”

    “大人!血迹到这里就停了,唉?大人您看看,那个人类是不是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逃犯?”

    很快,就在人族修士尚在犹豫着是否要接受齐寰的好意时,之前她逃离脱身的那处牢笼的看守就已经张牙舞爪的找到了这里,更是阴沉着一张纵横着疤痕血迹的脸直勾勾的像她冲了过来。

    “来不及和你多做解释了!契约,启!”

    眼看那数位看守舞刀弄枪的就要杀将过来,齐寰也顾不得其他,当即拉起人族修士的手在其手背上刻下一道魔族咒文,而后在一股灵力巨浪产生且将那些冲过来想要执行抓捕的魔族看守击退后大声道:“以契约之名奉我为主!若有违背千刀万剐万死难辞!”

    话音落下的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族修士就被齐寰的那一道契约刻印上了属于后者眷属的印记,但这还不算完,只听得齐寰继续喝道:“既然已是我是眷属,那么就需要有属于自己的名字,从今往后你的名号就为‘巫’,不得有半分犹豫抗拒之情!”

    来自于齐寰体内,还被远古神灵们亲自改变成为了魔气的灵力不断地注入到那道位于人族修士手背上的契约刻印,等到灵力消散,那些魔族看守也得以靠近这里后,原本身受重伤的人族修士已然精神焕发神采奕奕,手脚运动之间也更加灵活有力,甚至是自身境界都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此刻并不是她该高兴的时刻。

    “不知天魔大人在此,小的们奉命前来抓捕此人,因为此人是厚土天魔大人的囚犯,所以”

    “所以什么?”,齐寰眯着一双眼睛,慵懒的坐在一株巨树的树干上问道:“既然你也明白,本大人的境界实力和你口中的那位厚土天魔相较无差,那你也该见到了这个女孩现在已经是本大人的契约眷属,你还想着要将她抓回去,难道就不怕本大人亲自拿你问罪?还是说你不想你的脑袋了?还不快滚!”

    这一声呵斥可算是把那些还想着抓着人族修士回去复命的魔族看守们给吓坏了,立刻就拍着屁股逃离了这里,甚至还不忘在临走前向齐寰求情,让他不要去自家天魔那里告状,而齐寰则是在对方离开后带着被自己赐名为‘巫’的人族修士离开了这片已经没有什么大型猎物存在的树林。

    走至一片湖泊,向身边的年轻女孩展示了自己的大胃口后齐寰才捂着似乎不会在短时间内饥饿的肚子转过头去与对方说道:“方才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签订了契约确实是无奈之举,不过你应该能够感受到这道契约带给你的不仅仅是约束,更是比起以往更为强大的力量,但是为了防止你在遇到其他人族修士时被误解,所以我需要让你改头换面”

    “改头换面?”,巫抬着头看着眼前这位笑起来很有亲切感的高大魔族,脸上尽显不解之色。

    “没错我需要让你看起来更像是魔族族人,这样才能让你在遇到人族修士时不被曲解,这样一来,等你能够回去人族地界时也不至于被恶意中伤,至于你何时能够回去就要看上苍是否给你这个机会咯”

    改头换面这件事想要去做到确实是一件极为简单的小事,再加上齐寰自身境界的强大,所以在为巫重新创造了一副面容且利用自身灵力遮盖了她身上极为浓郁的人族气息后,齐寰便带着这个小尾巴继续在魔族地界行走着。

    直到有一天,二人在广阔无垠的地平线上看到了一座由土块泥石搭建而成的小城镇。

    而从齐寰来到这里世界开始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齐寰也遇到了许多次来自于那厚土天魔派遣而来的侍从,但最后还是被他用修为境界震慑打法回去了,而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巫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中与他越来越亲近,也开始愿意和他说起人族的事,如今二人走在小城镇的街上,更像是一对感情深厚的父女一般,也不会有那些同样被抓来这里当苦力的人族修士看穿在她身上的伪装去指责她的‘背叛’

    “这样一来,有我的保护你也可以安心了,来,尝尝吧?应该比我的手艺要好一点儿”

    将一盘盘的用妖兽制作而成的食物移到巫的身前,让她赶紧填填肚子后齐寰便将视线转移到了外头,因为这一次来到这里找巫的已经不是那些小喽耍悄切┬∴谥械摹裢撂炷А/p>

    “既然是厚土天魔大驾光临,何不直接点说明来意,何必如此遮遮掩掩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