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八百八十三章:唤神楼
    仙界之中仙门林立,哪怕是各个仙域中由世家大族创造而来的家族宗派都有成百上千,但数量并不代表着修士的境界就越强,反倒是只有极少数的仙门宗族有资格在各个仙域或者整个仙界占有一席之地,其中拥有‘通幽境’仙人修士坐镇的更是少数。

    但在齐寰看来,所谓的‘通幽境’不过是各大仙门宗族摆在明面上的一股用于掩盖真相的力量,但假象背后的真实究竟为何,还是需要在各大仙门宗族聚集的那一场‘朝仙会’才能窥得其中一二。

    不过齐寰的身份和其修为境界似乎是在落霞仙门以及南天门、红叶谷三方联手遮掩下,并未被太多的人所知晓,唯一被那些有着资格进入到‘朝仙会’的宗族仙门之人知道的也只是落霞仙门当年因为对抗恶鬼而丧失修为的仙门二长老张君棠不仅恢复了往日神采,更是招收了一位天赋异禀的小徒弟,但具体的消息竟是无一人得以知道其中详细,而被不停的猜测着的齐寰本人此刻正慵懒的躺在沐青袖的双腿上闭目养神,任由老乌龟背着他们一行人朝着‘无主之城’前行。

    落霞仙门,千光遥落阵。

    “时间不等人,既然你那弟子都说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无主之城,那我们就先行一步去往那里,也好给南天门和红叶谷的朋友们带去一些好消息,毕竟上次在南圣古都发生的事让他们颇为气愤”

    作为落霞仙门的当代宗主,被四尊祖上雕像亲自降灵开口赐名‘天合’的男子为了这一次的‘朝仙会’特地换上了一袭嵌上了无数灵石作为装饰的白青道袍,更是吩咐侍从从落霞仙门那数百道阵门的最上方取来了已有数百年未曾出过鞘的自己的佩剑。

    等到自身修为境界皆在‘天阙境第五层’及以上的仙门长老们集合完毕,将所有该说的话都交代清楚后,天合便将自身灵力灌注进入到了位于落霞仙门,仙云殿中心的那一座平日里都被封印着的灵阵当中,而就在他运转自身灵力时才彻彻底底的暴露出了自身的真实实力,若齐寰此刻在场,定会发现这位落霞仙门的当代宗主早已是‘渡虚境第六层’的仙人,比起之前显露的不知要强大多少倍。

    但并非只要天合一人如此,在通过千光遥落阵前往到达位于整个仙界的中心,被无数由各家各派设立在四周的灵阵所包围着的无主之城后才会发现,那些所谓的南天门,红叶谷的话事人,也就是整个宗派的宗主都如他一样,在平日里都隐藏着自己的真实修为,仅有少部分没有资格进入到城中的那些个小门小派的主事人才是货真价实的‘通幽境’仙人修士。

    很快,各门各派的宗主们在短短的半日时间里就带着自己门下的诸位长老聚集在了举行‘朝仙会’的无主之城,但这并不代表着‘朝仙会’就此开始,各门各派依然要等待着自家门下的诸位弟子赶到这里才能够依照从古至今的规矩打开无主之城的大门进入其中,直到大门打开且进入其中的一座名为‘唤神楼’的殿宇内依次坐下后才算真正的开始。

    “哈哈哈哈!人都没有齐可不会打扰到我们这些老家伙们的聚会啊,来来来,我说天合,你到现在都不肯把你家二长老收的新弟子透露一下,是不是觉得这一次的弟子大会稳操胜券了?”

    与落霞仙门齐名,就连在‘唤神楼’中的座次都紧紧地靠着天合的一位来自于‘天行阁’的中年男子一边拍着天合的肩膀一边吃着桌子上才备好的瓜果大声的说道:“我可是听说了,落霞仙门二长老张君棠不仅仅恢复自身修为境界,更是得到上苍恩赐突破至‘天阙境第九层’,而这些奇迹都来自于那位神神秘秘的新弟子,但是这位新弟子如今似乎并不在仙门,天合你若是继续隐瞒下去可就不地道了,还不赶紧和我们说说?”

    说话的过程中,自然也是体现自身实力的最佳时间,只见到中年男子说话间就拿起一个小小的葡萄扔向天合,而首当其冲的天合只是微微一笑,微眯的双眼稍稍睁大,一股凌厉的剑气瞬间就从天际而来,一下子就将那颗蕴藏了一股杀气的葡萄切断,等到变成两半的葡萄掉落在地面上的下一秒,天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起一盏茶杯抛了过去。

    只听得天合缓缓道:“想要知道这些话,就先打败我,如若不然我可不会大意的将所有事都告诉给你这个傻大个知道,但是以你‘渡虚境第三层’的修为境界,似乎还不是我天合的对手呢”

    “混蛋!你能不能不要每一次都在这么多人面前嘲笑我!”,被嘲讽自身修为境界低的中年男子当即从座椅上站起身来走到了天合的身后,伸出双手将其懒腰抱起来再摔在椅子上后才恶狠狠地继续说道:“我们两个斗了这么久,每一次都是你先行一步,但是这都不重要!我就明白点儿告诉你吧!这一次的弟子大会定然是我天行阁得到第一,你那神神秘秘的新弟子断然会落败!”

    中年男子的声音回档在‘唤神楼’中,但天合也仅仅是听之笑之,更是在随后让自家二长老张君棠来到自己身边后悄悄地通过神识传音问着他那弟子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赶到这里,但被传唤进入到这里的张君棠稍稍一楞后就回答说齐寰带着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在无主之城住下,至于弟子大会,自然还是由他和沐青袖两人亲自参与。

    而自身天赋不足,即便再努力也无法将境界提升太高的慕容墨只是随着张君棠来这里开开眼界罢了。

    于是在得知齐寰确实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这里,也不想知道前者是用什么办法来到这里的天合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回过头去看着中年男子提议说:“我看不如这样吧,在弟子大会开始前,除却要与各位一起商议的那一件有关于‘江花红胜火’的事,你我二人不如离开‘唤神楼’,先去那‘请神台’来一场境界相同的对决如何?”

    “哦?境界相同的对决?”,中年男子面露疑惑。

    “没错,正是境界相同的对决”,显露了自身早已突破至‘渡虚境第六层’的修为境界,且随之将其压制到第三层后的天合站起身来走至‘唤神楼’大门外,朝着中年男子和其他围观的仙门宗主大声道:“如果!这一场对决你输了的话,你天行阁要让出一个名号给我落霞仙门,反之亦然,怎么样?你这个傻大个敢不敢与我一较高下呢?”

    由诸多仙门宗主和仙门长老亲自作证,再加上天行阁与落霞仙门从古至今就存在的‘恩怨情仇’,中年男子当即大跨步的走至门外,瞪着那双大眼睛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天合还是和以前一样臭屁!打就打,谁怕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