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八百八十一章:毫无尊严的神罚
    “公子你的意思是,是有人在我老龟的子孙体内种下恶毒才会导致化形如此缓慢,可是这四个小家伙从出世起就跟在老龟我的身边,可老龟我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外人,就连公子您也是老龟遇到的第一个人族修士”首发m.

    在四只小乌龟体内发现的异常不是其他,正是齐寰这些日子以来记得最清楚的来自于江花红胜火的邪术气息,但这股邪气却不是来自于早已经被覆灭的庆阳城风家,所以齐寰便要求老乌龟带着自己一行人找了一处更为僻静的地方后才表明了自己的想法,至于已经经由他手得以化形的小乌龟们则是躺在一旁静静地等待体内灵力扩散至全身。

    而从齐寰口中得知自己的子孙们居然被邪气入体才会无法化形一事后便摇晃着自己的大脑袋说着不可能,但此话又是从前者的口中说出,老乌龟又不得不去相信齐寰那义正辞严的说法,这种第一次相见就攀升至顶点的信任不仅仅是因为齐寰强大的修为境界,更是因为天地本源之体那与万物生灵之间的亲和。

    在等待着四只小乌龟化形的时间里,齐寰也没有闲着,而是将自己从那仙府秘境中得到的那一朵金色莲花取出,随手将十二瓣莲叶尽数摘下后取出其中的六片递给了老乌龟,剩下的六片则是分出三片交给了沐青袖、沐红袖以及跟在自己身边修炼肉身之法的齐天,至于自己则是毫不犹豫的张大嘴巴将其一口咬下,不一会儿就将三片莲叶给吞入腹中。

    随着莲叶入肚,一股清凉的灵力开始流转在齐寰的身体各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清凉之意就开始转变为冰冷,甚至是在一不留神的时候将经脉冻结,但齐寰早有预料,在感受到那股寒冷的瞬间就将手中的唯一一颗诞生在莲花中心的粉色莲子咬碎吞咽,且任由从莲子中迸发而来的那道如火焰般炽热的灵力与那寒冷互相碰撞。

    冷热交替所带来的的便是体内灵力的暴乱,但这也仅仅是对那些无法更好的掌控自己的身体的修士们来说的,齐寰历经九世轮回,再加上恢复的部分记忆给自己带来的菩提神树,让他能够随意的去控制身体的任意一处地方,哪怕是身上的一根汗毛也能在自身的意念下做出他想要的动作,所以冷热暴乱产生的瞬间就被来自于齐寰自身的灵力所压制,更是慢慢的被这股灵力中和,随之而来的便是炼化和吸收。手机端:/m./

    不过这样一朵金色莲花带给齐寰的力量还远远不够,在发觉还无法做到突破自身境界且解除魂海封印的之时,齐寰忽的睁开眼睛,当即从小世界中取出了堆积成山的灵丹妙药,更是在周围所有人那目瞪口呆的神情中一股脑的将这些丹药灵药给吃了下去,而后更是在一阵阵灵力暴动,让人觉得他的身体都快要裂开的过程中渐渐的将暴涨的力量化为己用。

    “如此惊人的力量居然就这样被吸收了”

    不仅仅是老乌龟,沐青袖等人也是像他一般不敢置信的看着就那样把堆积成一座小土丘的灵丹妙药给吃下去的齐寰。

    “呼!”

    “果然还是差了一点不过这样应当是足够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老乌龟的四个子孙,也就是在齐寰的帮助下继续进行化形的四只小乌龟开始显化显露出人族的特性,就要成功的踏入化形之境的同时,在一旁吞下如山般的丹药的齐寰提前一步苏醒了过来,伴随着苏醒的则是一阵地动山摇,当一声巨响划过天际,哪怕是老乌龟所在的整个山头也不由得颤抖,随后在不经意间断了一截。

    “恭喜公子,贺喜公子!此乃天意,让公子得以突破,只是不知公子已然处于何等境界,老龟就算有着天地之灵护体也倍感压抑,就好像被一座大山死死地压着无法动弹”,跪拜在齐寰的面前,老乌龟诚惶诚恐的表达着自己的敬意。

    “境界?”,睁开双眼呼出一口如白雾一般的灵气后说道:“在仙界的典籍记载中,突破通幽境者便是渡虚境,如果按照典籍所描述的来看,本少爷的境界当是渡虚境第九层,至于渡虚之后的境界,或许只有那些早已变成了一堆白骨的老家伙们才知道了但是”(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但是?”,沐青袖不解的问道。

    “所谓渡虚,就和渡劫一般无二,都需要历经天劫雷罚才能真正的被天地接受认可,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都不要惊慌,万事有少爷在此,正好让这四只小家伙也享受一下雷霆淬体的好处吧!”

    话音刚落,一道紫黑色的雷电就从天而降,直勾勾的击中了才将话说完的齐寰的身上,只可惜,从古至今无往而不利的雷罚此时遇到的是齐寰,冲击在其身上根本无法划出任何一道微弱的伤痕,反倒是被齐寰伸手一握,再削弱了其中的力量后赐给了四只小乌龟和齐天用作淬体之物。

    仙界的天劫雷罚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一击不成便再多来几招,于是在老乌龟居住的山头上空,足足一百道深红色的神罚开始凝聚,这样一来,齐寰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将其转化成几份微笑的力量来用作淬体使用,但这也仅仅是对于齐天和四只小乌龟来说,至于他自己,非但没有选择回避,更是直接乘风而起,当着神罚的面喝着酒葫芦中的美酒。

    这样的举措显然是激怒了上苍,很快,凝聚完成的一百道深红色的神罚就这样争先恐后的落在了齐寰的身上,但当硝烟散去,无数的雷霆灵力被一道漆黑的漩涡全数吸收后,露出了其中毫发无损,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破损的齐寰。

    “哈哈哈哈!想要以神罚来阻止本少爷的突破,实在是痴人说梦!”,面对着还在继续积蓄力量的雷霆神罚,齐寰一边大笑着一边以灵力凝聚长剑,在先对方一步显化长剑后大喝一声道:“若你此刻退去还有半分脸面可存,但若让我挥出这一剑你这天地威严可就要大打折扣咯,所以你要如何选择?”

    若是他人与天地神罚如此说话,必然会遭遇到神罚的制裁,但就在老乌龟想要开口让齐寰稍稍退让之时,原本还气势汹汹的神罚居然意外的散去了已经凝聚了大半的雷霆灵力,更是将这股让所有人都感到胆战心惊的力量化作更为温和的灵力形成一阵落雨洒在了四只小乌龟和齐天的身上。

    “算你有自知之明,既然如此,本少爷就不为难你了,你就自行离开吧,以后也不要再来自找麻烦了!”

    摆了摆手让那神罚自行离去后,也不管神罚是否会说话,是否会回应自己,齐寰就这样踏着一朵云彩慢慢的回到了地面,还极为嚣张的扬起脑袋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俨然一副我是不是很厉害的自傲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