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八百七十四章:四位莽夫
    天南黄家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对任何一位新来到天南仙域的陌生人进行最为严密的暗中观察,却在最为重要的时刻将乘坐这马车还花钱如手脚,一下子就用一袋子的灵石贿赂了想要更多‘金钱’的‘守门人’,以此顺利的进入天南黄家所在的那一座‘南圣古都’

    到达‘南圣古都’,齐寰并没有着急去找天南黄家所在的位置,也不打算在今日就去往黄家寻求在芳阳城所发现的邪道的解释,而是找了一座环境较为幽静雅致的小院子暂时落脚居住了下来,甚至是为了不让那收租的老太婆一日日的来打扰自己,当即吩咐沐青袖带着钱将整座院子给买了下来,还将门口的那块都要被风吹散的木牌撤去,换上了一块完整的玉石制成的,且刻印着‘晴雪阁’三字的牌匾挂载门檐上。

    当然,挂上这块牌匾并不是因为齐寰对这个名字有多么的喜爱,而是因为之前在将要进入到天南仙域的时候,联系过自己的落霞仙门当代宗主曾提醒他在最为显眼的地方做好一个最容易分辨的记号,这样落霞仙门联系过且愿意帮助他的那些仙门修士就能够凭借记号来分辨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为了让对方更加容易分辨,齐寰才有如此举措。

    在落霞仙门当代宗主的亲力亲为下,位于天南仙域,总共有两家实力强劲且同样拥有‘通幽境’宗主坐镇的仙门同意的前者联合刑事的计划,而且这两家仙门与落霞仙门关系密切,在听说齐寰已经到达‘南圣古都’后就立即派遣了足足四位‘天阙境’的仙门弟子赶往古都与齐寰会和。

    至于整个家族都显得紧张兮兮的黄家则是继续安排着人手查探着其实早已经来到古都的齐寰一行人。

    “你们四人就是南天门与红叶谷派遣前来与本少爷合作共事的仙门弟子?”,在等待了与自己合作的四位仙门弟子足足五日的时间且终于见到这四人之后,对这些脚程实在有些慢的修士有些不满的齐寰只是靠在沐青袖的怀里一边享受着对方的按摩一边吊儿郎当的说道:“当然,本少爷确实感谢南天门和红叶谷愿意协助落霞仙门以及本少爷一起去解决天南黄家所做的那一些错事,但是本少爷有言在先,此行你们四人绝对不能靠近我十步之内,而且每次我有计划想要实行的时候你们就躲远点,若有任何一人来打扰本少爷的话,你们就各自准备好自己那颗项上人头,也就是说别回去了!”

    “你!”

    “你什么你!”,齐寰不耐烦的大声喝道:“如果你们不想听本少爷的话那就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当然,至于到时候在你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本少爷可以不会有丝毫的理睬,无论生或死,皆有你们四人自己承担,红袖,送客!”

    面对着南天门以及红叶谷总共四位仙门弟子那恨意溢于言表的模样,齐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看着满脸疑虑不解的沐红袖与沐青袖解释说:“无论是谁,只要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需要用自己的心去看待每一个遇到过的人,不要只用眼睛去看一个人的表面,而是要看透他人的心神,知道他们真正的想法是什么,这样才能活的更久,知道吗?”

    “可是少爷!他们是南天门和红叶谷派遣前来帮助我们的,我们又为何要如此做派将他们驱赶呢?”,沐红袖不解的继续问道。

    “因为他们四人明明可以在一日之内就来到南圣古都,但是他们却花费了足足五日的时间才到这里与本少爷相见本少爷可不需要这样不收拾还性格不好的家伙的帮助,至于为何会向落霞仙门提起这件事,不过是因为本少爷倍感无聊,想要看看这世家大族和仙门互相斗争之时谁才会是最后的胜者”

    如果要将齐寰当作落霞仙门的仙门弟子确实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因为齐寰,或者说是木九卿在仙界的师傅确实是张君棠,落霞仙门二长老,但是对于经过九世轮回,对此见怪不怪的齐寰来说,落霞仙门也不过是随手可弃的工具,因为这里的人都太过弱小,根本不值得如今的齐寰留恋,或许等到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变成真正的木九卿才会对此有所留恋。

    但如今的齐寰不知为何,哪怕是恢复了部分记忆,知道自己是木九卿也无法完全彻底的控制住自身的情绪和性格的变化,就好像是曾经自己一直镇压着的那一股邪气开始成为主导,让他变得更加的嗜血好杀邪气凛然。

    ‘难道说这就是混沌至阳想要让我表现出来的,属于我的、属于木九卿的另一面?’

    在遣散了沐青袖与沐红袖两人,得以安静的一个人待在一间房子里后,齐寰便照旧盘膝而坐进行例常修炼,也努力的去触动着还未被解开封印的记忆,但是时间越来越久,他便越来越清楚的发现自己的性格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不断前行。

    就像是他的亲生弟弟沈无涯一样,开始沦为一尊邪魔,。

    “既然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那就这样吧”,齐寰站起身来走至窗前,看着窗外纷飞的道道蝶影,抬起头来朝着空气轻声道:“或许你可以见到,虽未邪魔却行他事的齐寰,我的生命或许还轮不到你来掌控,直到我们再相见的那一天,你会明白的”

    一夜无眠,直到旭日东升。

    在沐青袖打开院门准备为院子里的花草们撒上一些清水让其变得更加美丽动人时,沐红袖却是面带红晕的从齐寰的房间里跑了出来,而后才是穿着新衣裳推开大门来到后院的齐寰。

    见到沐红袖与齐寰以及二人的状态,沐青袖自然知晓昨天夜里又发生了一些她并不该去知道的奇怪的事,但对于她来说,今日还有更为重要的事需要去做,因为就在不久前,昨日离开的那四位仙门弟子就已经来过这里,说是要前去天南黄家进行秘密探查,还告诫说让齐寰不要前去打扰他们。

    这下可是把齐寰给逗乐了,还真就决定不去掺和那四个人的决定,只是找了一处比较热闹的茶楼,和那些已经年事已高选择在家中养老的老头子们下下棋喝喝茶,好不快活。

    但是很快,沐青袖就得到了那四位仙门弟子被天南黄家一网打尽的最新消息,至于为何能够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只是因为在昨日他们离开之前,齐寰就已经暗中施法在他们的身上种下了符咒,以此来判断天南黄家的实力,以及考量何时进入其中才是最佳的时刻,只不过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

    “少爷,要出面去救他们吗?如果不救的话,那四个人很有可能会成为傀儡,到时候南天门和红叶谷必然会责怪落霞仙门”

    “责怪?”,齐寰落下一子决定了面前棋局的胜负后靠在座椅的靠背上轻声缓缓道:“这可是那四个人他们自己做出的决定,与落霞仙门,与本少爷我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关系,就算真的要怪罪也是责怪他们自己太过莽撞,而且你觉得他们有资格来责怪你的少爷吗?”

    伸出手去将沐青袖的下巴微微托起,齐寰对着四周的老头子们稍稍一笑后便走入后方的雅间,等到沐青袖跟着自己一起进来后便突然凑上前去,一边闻着对方身上的馨香一边说道:“只有真正的傻瓜才会被我如此利用,这样一来我就能知道黄家的底细,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铲除黄家,难道你忘了天南黄家可是存在着至少一尊‘通幽境’强者”

    “可是少爷您的修为境界早已经”

    “早已经突破‘通幽境第九层’了对吗?”,看着沐青袖那陀红的脸颊,齐寰微微一笑,终于是放开手说道:“任何一个计划都要确保万无一失,没有人能够做到真正的无敌于天下,哪怕是你的少爷,也会死,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