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八百五十七章:仙神之灵是为何物
    早在齐寰于齐家诞生前,被齐家众人报以厚望,期望是一男孩的齐家二小姐在出生周岁举行抓周仪式时曾遇到了云游四方来到七月镇的一位身着道袍看似仙风道骨的‘仙长’,此人在见到齐家二小姐的时候便如遇至宝,但碍在齐家之人随遇而安心无大志,于是就只是赐下几句箴言便化作云烟散去。

    但也正是因为此人的出现使得原先如玉雕琢的可人儿在仅仅三岁之时就身染恶毒,不得不被送入后院调养身体放置体内病痛的恶化,但是齐家在当时也不过是一家只有财宝并无其他的普通富豪世家,就算有大把的钱财请来无数自称神医的医师也终究是无济于事,所以在既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但又不能不让齐家再无继承的齐家长辈选择让齐家长女齐商瑗与那王城大家王家联姻,从而得到王家珍藏的神药来救助自己的二女。

    虽说两家之间的联姻确实是各有所需才得以轻易促成,但好在齐家长女齐商瑗与那王家的二公子王明远在年轻时也曾见过数面,二者之间本就情投意合,如今联姻也算是好事一桩,但这也仅仅是齐商瑗和王明远之间的好事,王家之所以能够在王城站稳脚跟靠的可不是自己的宽宏大量,更是那拔刀见血的残酷手段。

    面对着王家时时刻刻都可能会说出口的刁难,齐家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一边筹划着自己女儿与那王明远的婚事,一边极力拖延的时间,希望当今主事齐家大院,也就是齐商瑗的亲生父母能够再努力努力为整个齐家诞生一位足够优秀的儿子出来。

    “或许是上天垂怜我这可怜的二姐,所以才会让我诞生在此”,看着在药膳的帮助下气色逐渐红润起来的自家二姐,齐寰的神色也稍显几分欣慰,原本握紧的手也稍稍松开。

    齐寰的诞生乃是齐家二小姐身染重病后唯一一件得以全族为之高兴的时,再加上齐寰诞生直至今日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聪慧机敏,都让如今掌管大院的齐家长辈们感到自己早该退居幕后去做那逍遥的老头子老婆子了,更别提这些长辈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位齐家的小少爷用那一丝不苟的面容兼并王家在内的一家又一家势力财权无不遮天蔽日的世家大族。

    优秀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家族继承人没有人会不满意的,即便齐寰

    还有太多的事自作主张的隐瞒了下来也无法阻止现在的齐家大院,真正意义上当家做主的还是他。

    “就你小子会说话,据我所知,自打你能下床走路开始就是你这个小家伙一直在照顾我,还不停的忙前忙后的找那些医师来为我治病”

    伸出手去抚摸着坐在自己身边,有着一头柔顺的黑发的自家三弟的小脑袋,才从床榻之上苏醒还有十分虚荣的齐家二小姐齐茗芝勉强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随后拿起一碗解渴的香茶一饮而尽后才开口继续说道“其实我在承受病痛折磨之时还是能够察觉到在四周发生的事,这十数年来,你在我床边说过的话,亦或是那些听起来犹如暴君一般的言论我也都一一记在心里,不过你小子就放心吧!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姐姐我就不去向父亲母亲他们告状了”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在姐姐诞生三岁之龄时曾出现的那个人是谁,因为整个七月,不!哪怕是整个九月潭也不可能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在姐姐的体内种下如此恶毒,从而使得姐姐卧病在床十数年才得以苏醒···”

    其实在自家二姐陷入昏迷,只能靠着无数的灵石灵药来压制体内恶毒得以存留最后一口气的那段时间里,从可以下地走路直到今日之前,齐寰就从未放弃过寻找那位‘仙人’的踪迹,只可惜无论他用什么办法,就算他能够兼并例如王家一般的世家大族也无法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最终也只能在某些人的口中得知到一些有关于仙门道观但却无用的消息。

    如今看到自家二姐苏醒但还是只有十年寿命之时,齐寰更是迫切的想要去找到那所谓的仙神之灵,但不知为何,每当他心生怨恨急躁等各种复杂的情绪,使得自己的情绪受到影响和波动时总会有一股从心口传来的清凉之息让其逐渐冷静下来,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在短短的五年、六年的时间里彻底的掌握王家等世家大族为自己所用。

    “姐姐我都知道,哪怕是用上了世上最难寻找的三样神药都只能维持我十年的命数,你又何必呢,你现在是齐家未来的顶梁柱,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你去处理,若是让姐姐这样一幅病弱之躯阻碍着你,你又能向前跨出多少步呢?”

    只见到齐茗芝伸手将看似成熟老

    练,但形体依旧是个十岁小娃娃的齐寰搂在怀里轻声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操劳,还有十年可活姐姐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所谓的仙神之灵,不如就让它如风而去,就当做从未听说过吧”

    “不行!”

    “我千兴万苦才替你找到了可以让你多活十年的神药,如今你的苏醒无疑是上天在告诉我有会有那么一个机会来让我救你,来将你体内的病痛彻底的铲除!”,齐寰挣脱身后自家二姐的怀抱,脸色阴沉的站在凉亭前的石砖上厉声道“就算是掘地三尺上天万里我也会将那仙神之灵给找到,如果现在就让我放弃的话,不如将我的脑袋给砍下来!”

    齐寰的固执超过了齐茗芝的预料,而且颇有一副不回头的架势,无奈之下,齐茗芝也只好听之任之,任由自己的这位对家人爱护有加到了骇人地步的弟弟派遣一波又一波的人手去探查传闻才存在的仙神之灵,但是齐寰自己确实心底暗自怀疑,怀疑着自己的心口是否就存在着被誉为传说的仙神之灵。

    在支开身旁侍从且等到天色渐晚,齐家其他人都入睡而自己则是坐在自家二姐的床边看护着的齐寰突发奇想,看着自家二姐那入眠的脸庞和开始平稳的呼吸,齐寰从怀中取出一柄尖刀,径直朝着心口就是一刀,他非但没有感到痛苦,反倒是看着那流落在碗中的心血咧嘴扬起了一抹笑意。

    “没想到我的血竟然是如此神奇的东西···”

    看着在碗中散发着点点微弱光芒的心血,原先还在思考自己为何会因为心口的清凉而从未陷入迷茫焦虑的困境之中的齐寰突然醒悟,原来他正是靠着自己体内流淌着的血才得以如此,再低头看着嘴唇依旧惨白,气色好转但只是假象的自家二姐,齐寰立刻取来各种灵药灵草,将其那些灵药灵草碾碎后放入碗中,让碎末和心血互相融合,最终使其成为一碗饱含灵力的药水后才放在火炉上煎制。

    “如果这个赌我赌错了,那么我就打算离开家中去往外界,亲自去寻找仙神之灵”,抚摸着自家二姐那散落在脸庞的发丝,齐寰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的夜空轻声说道“我一定会将你从阎王爷的手中给抢回来的,谁让我是齐寰,你的同族胞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