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八百五十章:万族议会的用意
    “都说江山代有人才出,没想到我们特地提前召开的这一次万族议会中就能够让我们见到一位除却木九卿之外的天纵之才,而且此人身上浓郁的魔气背后却是一股与木九卿相仿但又截然不同的力量,你们猜猜看,这两人之间的对决究竟何者得胜何者落败?”

    幽莲池尊主摆下一枚紫红色的灵石与桌案之上后指着正在虚空之上难分胜负且纠缠不清的两个年轻人说道:“老夫我猜此战定然是木九卿得胜,不知云海殿尊主认为你们云海殿的未来尊主是否能够取得这场对决的优胜呀?”

    “天命紫灵?没想到幽莲池尊主出手如此阔绰,看来这一场对决是不猜不行了”

    云海殿尊主随意一撇半空之上的对决,当即吩咐身旁的侍从取出一枚黑白双色但又互不干涉的灵石放在桌案上,而后看着随着自己纷纷决定胜负之数的诸位宗族势力的使者说道:“既然诸位都已经下注完毕,那么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慢慢等着吧,万族议会本就存在这一步,如今提前倒也不错,来来来,诸位请用茶!”

    茶香伴随着木九卿与沈无涯二人之间对决所四散而去的灵力混为一体,却又在云海殿尊主的控制下突然成为了用于保护台下众多族群使者的灵阵,而前者二人也得以在此之后真正的放开拳脚来进行这一场被打断了太多次的胜负之战。

    “木九卿!这一战实在太过繁琐,你我实力本就在伯仲之间,但是要说爆发全力而为之你定然不会是我的对手!所以这一战我希望你能与我使出全力来应对,并且要一招定胜负!”

    或许是你来我往使得沈无涯颇为烦躁,认为高手对决就不应该像自己等人一样磨磨唧唧的永远也分不出胜负,于是在一掌击退木九卿退出数步之后便提议要以各自最强的一招招数来决定此战的胜负,而同样退出数步但模样神色更为冷静从容的木九卿自然也是乐得如此,当即同意了对方的提议,于是便回头向云海殿的长老请求取得了一把灵剑来作为自己的临时佩剑。

    “吾乃剑修,自当以剑法来与你一决高下,但是你要小心咯,这一剑就连我自己也只施展过区区两次”

    将灵剑横于胸前,此刻的木九卿已经不再需要依靠其他的术法来掩藏自己的目的,更是十分直接将暴露了自身隐藏最深的,被菩提神树以及云梦泽重重压制着的杀念和那一身凌厉剑气。

    “这一剑将会是最强一剑,沈无涯!看剑吧!”

    “木九卿你可不要太小看我了!杀!”,易怒的沈无涯在面对早已锋利至依靠剑气就能切割自身肌肤乃至斩断毛发的木九卿的气势竟是毫无惧怕,更是不在乎在场所有人那人族的身份,当即显露了自己体内那浓郁的魔气,等到魔气凝聚成为一柄长刀闪烁乌光之时厉声喝道:“那些话,我会用这一招来回敬给你,此战必定是我胜!”

    一剑以‘心’、‘神’、‘人’三者合一,一刀以杀念纵横贯通天地。

    当这一剑一刀正面交锋互相冲撞之时,就连云海殿尊主亲自布置用于保护万族之人的灵阵也为之颤动,但刀剑相撞之后并未就此结束,而是在二者之间再次亮起道道锋芒,直到二者精疲力尽灵力耗尽才得以停止,而放眼望去之时才发现,那些有资格坐在高台之上的例如云海殿尊主一般的前者也都瞪大了眼睛显露出几分不可思议和惊喜。

    只可惜,哪怕是二人都施展出了自己目前为止最强的招数也依旧没有像其他人或者他们自己所想的那样分出胜负,而是各自看着手中那破碎的刀剑和酸痛的身体不知所措。

    “呼呼看来这一次的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难分难解啊”,木九卿耗费的灵力很快就在云梦泽和菩提神树的帮助下恢复大半,而在见到沈无涯和自己一样也渐渐不再显露疲态后便开口说道:“我想我们二人之间是无法再分出胜负了,我看你不如就留下来,等到你认为的时机成熟后便再与我一战,如何?”

    木九卿当然知道云海殿诸位先祖的预言,也得知这一次的预言中正好有着沈无涯的名号,当云海殿尊主告诉他说需要找到一位名为‘沈无涯’的修士来让其成为下一任云海殿大长老用于辅佐他掌管日后的云海殿时木九卿是欣喜的,更是直言不讳的告诉了对方说沈无涯便是他的同族胞弟,但也说明了沈无涯这一世身为魔族,若是将身份公开的话必然会受到万族抵制,若无解决办法只会让云海殿骑虎难下自找麻烦。

    好在云海殿与幽莲池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在万族议会开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灵阵用来掩盖沈无涯身上的魔气,所以无论是在对决开始前还是二人不分胜负令得对决结束后都没有让沈无涯身为魔族这一消息被其他人知道,当然,这一消息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天琅星这个断魂山庄的纨绔子弟知晓。

    好在天琅星虽是纨绔且任性之人,但也立刻明白了此事的重要性,当即安排手下让跟着自己过来的那些人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甚至是威胁那些下人若是敢开口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就将他们五马分尸后投入山中喂灵兽。

    这样一来,在云海殿幽莲池甚至是断魂山庄的帮助下,沈无涯就算再怎样嚣张跋扈的释放自己体内的魔气也无人知道他那魔族的身份,反倒是让在场见证了那一场不分胜负的对决的人都大呼过瘾,甚至还有人大声打听其他的身份来,说是要将其当做座上宾来引诱他加入自己的宗族势力。

    “哈哈想要让我留下来帮助你,你可真喜欢做梦”

    沈无涯并未理财台下任何一人的话语,而是支撑着还略有些疲惫的身躯走至木九卿身边,将手放在木九卿的肩膀上后恶狠狠地说道:“但是恭喜你美梦成真,我就暂时留在这里,但是你要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来证明我们二人之间更强的只会是我!”

    “此话好说,不过既然你同意了,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云海殿的一份子,还是要依照规矩去见过诸位长老,不然你那魔族的身份可就”

    “哼!不要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威胁我,还有!不要小看我的为人处世之道,也不要仗着你那兄长的身份来对我说教!”

    等到沈无涯自觉地下去高台见过云海殿尊主以及其他几位长老后,这一次两兄弟之间的对决也算是落下帷幕,但是这一次的万族议会却只是刚刚开始。

    只见到云海殿尊主与幽莲池尊主一起站起身来走至众人面前大声道:“诸位,想必大家都知晓云海殿曾有先祖预言说那裂痕封印空间将会在一万年后被那另一个世界的力量所破解,以往不常见的暴动将会在短时间内卷土重来,而在我们所经历过的那一场场艰苦卓绝的对抗中得知那些家伙确实是十分的强大,所以,一旦我们各家各方无法通力合作的话必然会被逐个击破,所以老夫希望借助这次的万族议会来联合大家,一起去对抗即将到来的暴动!”

    “云海殿尊主所言不差!”,等到云海殿尊主将话说完,幽莲池尊主便随之上前开口说道:“近日来我幽莲池附近便有出现过本该销声匿迹的邪道势力,而邪道势力之所以能够浮出水面所依靠的也正是那裂痕封印空间内的奇异力量,如今它们可以依靠外力来阻挠袭击我们,那么等到封印无用之后呢?”

    “诸位同僚,一旦封印被破除,另一个世界的邪恶力量如浪潮般汹涌而来,我们将要面对的可是史无前例的灾难,若此刻我们还在互相明争暗斗的话,那我们与已死之徒有何异处?所以请各位联会起来吧!与我们一起去对抗将要到来的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