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谁的计划
    “这个小家伙就是当初跟在你身后一言不发但却眼瞳炽热犹如烈火一般的孩子吗?现在看来似乎是已经长大了,比起你来也是不遑多让”

    “哈哈···说的对!”,万物生灵之主接过身侧之人递来的那一杯香茶,轻抿一口将其放下后缓缓道:“其实在第一次和这个孩子相遇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是见到了另一个不过是还太过弱小的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怎么?难道说你想要在魔神殿的窥视之下明目张胆的去干扰下界的纷乱吗?你要知道一旦这么做的话,上界都会大乱,生死血战也将会一触即发,届时仅靠你一人可是担不起这个责任”

    “不!”

    起身开口打断了身侧之人的话语,万物生灵之主将浮现在面前的那面水镜散去,等到四周的湖水尽皆散去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波光粼粼的河流中时才转过身去看着眼前那位身着长裙仪态优雅的女子开口道:“正如曾经的你我一样,我就像当初你那般信任我一般在相信着那个孩子”

    话音刚落,女子的身影也如镜花水月般随风飘散,点点微弱的流光随着流水再一次的消失不见,而先前似是在自说自话的万物生灵之主却是突然神色一沉,一双一直以来都只透露着慵懒的眼眸在此时却是不由得散发出一股令整个万物生灵之境就瑟瑟发抖的杀念。手机端 m..la

    “魔神殿···这一次的胜利必然会由亲自将其掌控在掌心”

    天外天,魔族白骨堡。

    从由梦仙谷暗棋亲自准备的客栈离开去往白骨堡话事人所在的那一座高楼,由于暗棋准备的身份令牌虽然有效但也仅仅只能用来临时伪装,所以为了进入高楼将那白骨堡的话事人解决,木九卿只能冒险施展隐匿术法从高楼之外,一边躲避着四周的守卫一边寻找着那位话事人的方位所在。

    所幸,因为梦仙谷的宣战使得魔族地界中大部分修为境界足够的修士都已经离开自己的地界前去应付由梦仙谷领头率队的成千上万的人族修士,所以虽然白骨堡内还有守卫但也都是那些老弱病残不值一提,也正因如此,木九卿才得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正在高楼顶层远眺着思量

    战局走向的那位白骨堡话事人。

    但是当木九卿亲眼见到那位白骨堡话事人时却是第一次让自己斩敌之首级与剑下的杀念彻底消散。

    “我想你应该很惊讶吧?惊讶的想要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想要知道我为什么会早早地在这里等待着你和你的那把剑来到这里”

    被一袭黑袍遮盖了背影的人也不故弄玄虚,当木九卿还未解除隐匿术法但却已经两只脚踏入房间时就转过身来,将自己的面容展现给了本想要以一击毙命来结束这次袭杀的木九卿。

    “但是我想你也应该能够明白的吧,为什么我会成为这白骨堡的话事人,而且还早早地察觉到了你的行迹,但却没有吩咐他人对你下手”

    一边听着耳边来自于面前之人那听似窥得天机运筹帷幄的话语,木九卿双眼微眯,当即快步上前,一把将眼前之人用来掩盖真实面目的面具给摘了下来,随后一掌拍在了前者的脑袋上,而后厉声呵斥说:“臭丫头居然连我都敢吓唬!还不跟我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一件事,若你真的投靠魔族,那就别怪为师我大义灭亲先杀了你!”

    “嘿嘿···师傅当然不会杀我,因为我知道师傅心底最在意的除了师娘和家人之外就是我啦!”

    被揭穿了真面目且露出真面目的白骨堡话事人一把伸手抓住了木九卿的手臂抱在怀里,而后拉着木九卿一直向前走着直到去到高楼最顶层,随后一边指着远方那一片黑压压的魔族大军一边说道:“其实这件事也要归功于楚旒姐姐,而且不只是我一人,在楚旒姐姐的安排下和借助着帝宫的力量,似乎连霓裳姐姐也在魔族地界落脚,就是为了等待师傅你到来的这一天”

    “上官霓裳也···你们是如何知晓的着一切?”,木九卿不敢置信,他不明白自己的徒弟东明仙和上官霓裳是借助了什么力量才预知到了自己接下来的一切行动。

    以修为境界来说,虽然是为天地神迹,但也仅仅是在神界独霸天下的帝宫无论如何,就算是初代帝宫之主也无法与天外天最顶尖的强者对抗,更不用说才继任帝宫宫主之位不久的东明仙了,再加上被上官家族当做棋子的上官霓裳,虽然后者也曾遇到属于她

    自己的机缘,但也不足以支撑她来到这里,更别说在魔族地界等着他了。

    “其实也不算是帝宫的力量吧,是因为在这之前就一个神秘人说可以让我们帮助到师傅您,还像我们证明了他的诚意,所以我们才会来到魔族静候师傅您的到来,只是就连明仙也没有想到,师傅居然真的来了!”

    还是和小孩子一样的东明仙再次拉上了自家师傅的手,神色很是兴奋的继续解释说:“那个神秘人说有朝一日会和师傅相见,但是不是现在,说是等到万魔窟一事解决后才有机会···但是明仙已经见到了师傅,所以明仙已经很高兴了!”

    “就你人小鬼大如此疏于提防!”,随手在东明仙的脑袋上轻轻一拍,但其实已经知道此事究竟是谁在背后主导的木九卿却也不再担心,而是转过头去看着脸上写满了兴奋之情的东明仙问道:“既然如此,那么看来你这个小丫头已经能够帮得上我的忙了,对吗?”

    “那是自然!”

    在东明仙不遗余力的解释下木九卿才得知神秘人在去往帝宫的时候并不只是将东明仙和上官霓裳这两位在神界中唯二的最强者送到了自己的身边,更是赋予了二人更为强大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也不赞同这种方法,但木九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无法做到这种地步,因为此刻的东明仙竟是比起自己来也不遑多让,而且魂海道心没有丝毫会因此紊乱破碎的情况。

    如此稳定的修为境界,木九卿想不到任何意外会在这样的身体上发生。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拜托你们二位帮助我一起来覆灭万魔窟吧”

    作为东明仙的师尊和上官霓裳的伙伴,当然,上官霓裳此刻并不在此,但这也不会让木九卿碍于面子而不说出那些看似弱者才会说出口的话语,拍了拍东明仙的肩膀后便顺着前者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到了那聚集在一处空地上的众多魔族修士。

    “那里便是整个白骨堡最强大的魔族修士的存在,只要将它们铲除,那么从白骨堡为中点向左右两侧延伸而去的道路也都会被我们所掌控”

    “很好!”,木九卿双眼一睁大声道:“那就让为师看看你的修炼成果吧!”

    (本章完)

    酒剑长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