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引诱
    “呵···正如你所言,事情会沦落到如此田地确实我咎由自取,也正是因为我想要得到你体内的混沌至阳所以才会盲目的去选择和万魔窟的合作,但是···你认为这样我就会死在你的手下吗?你也太过天真了吧!”

    “扑哧!”

    诛神天煞魔尊话音刚落,原本被千仞雪以灵阵封禁在其中的他竟是化作一柄利刃直接穿透了木九卿的身体,在带起一道显眼的血痕后转而出现在了护阁大阵的另一边,而被这一招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木九卿则是只能捂着还在散发着黑气的伤口不断地后退,直到千仞雪出手将其搀扶站稳。 ..la

    “替身术?”,木九卿一边催动九转天命莲祛除着伤口处的魔气一边咬着牙问道。

    “哈哈哈哈!你说的不错,这确实是替身术”,听到木九卿那咬牙切齿的声音,不知何时在自己身上施加了替身术得以脱离禁锢的诛神天煞魔尊肆意狂笑道:“可惜你木九卿自作聪明,居然妄想杀了我,我诛神天煞魔尊可不是那些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傻瓜!今日之事是本大爷料想有错,就先饶过你们,但是下一次,你们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还来不及阻止,诛神天煞魔尊的身上再一次传来替身术施展成功的气息,这一次,诛神天煞魔尊是真正的消失在了木九卿二人的面前,留下的只有两张用于当做替身术释放媒介的泛黄符纸,但是木九卿那被贯穿的伤口却又是那么真实,即便魔气正在被慢慢清除,但也已经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

    等到魔族散去,天风阁众多修士将自家阁外那满地狼藉稍作处理,使其恢复原初已然是当日深夜,好不容易将肆虐在自己体内的魔气清理干净且恢复了伤势的木九卿这才一边喝着酒一边走到了神树跟前,而后同手同脚的爬上了神树的树干,一低头就靠在上面打起了酒嗝。

    “喂,臭小子,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说的吗?”,神树看着又一次喝醉酒的木九卿,心里颇为不解的问道。

    “有什么能和你说的?难不成要我和你说我想要现在就去找那万物生灵之主?”,木九卿呼出一口浓郁的酒气后拍着神树的枝条说道:“你就放心吧,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今日的一时疏忽而一蹶不振,我在想的事与那诛神天煞魔尊无关

    ,而是和那位将九天雷神阁覆灭的神秘人有关,你能告诉我那个家伙的身份吗?”

    神树当然知道木九卿口中之人是谁,于是说知道,不如说是在对方离开魔神殿的那一瞬间它就已经从万物生灵之主的口中得知了神秘人的消息,只不过由于自身有看护天风阁的使命不得违背,所以还未来得及将此事告诉木九卿,也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就把万物生灵之主摆脱乾坤阴阳境修士炼制的法器交给九天雷神阁去防备魔神殿之人。

    或许是害怕木九卿职责自己,亦或是害怕万物生灵之主也会因此责备自己,神树在听到木九卿所想要打听的消息后并未直接说明自己在前几日就知晓了魔神殿使者的身份,而是稍稍的将时间向后推移至不久前后才继续回答说:“那个神秘人的身份是为魔神殿使者,而整个魔神殿中仅仅只有三位使者,这三位使者每一个人的修为境界都要比你们强上数百倍,比起本神树也是不遑多让,能够击溃他们的唯有万物生灵之主那个级别的强者,至于击败他们的办法···你可算是问错人了,因为···本神树也不知道”

    “切!就知道问你也是白问,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离开,或者说让他没有办法去帮助万魔窟?”

    退而求次,木九卿在得知没有办法将那魔神殿使者击败后便选择另一种能够带给自己足够多的时间的办法,至少要在他彻底解决万魔窟之前不能再有任何的如同九天雷神阁那样的意外发生。

    “办法不是没有,就要看你是否愿意付出了”

    早就在等着木九卿说出这些话的神树当即幻化人形灵体出现在前者身前,在现出身形后便将自己从万物生灵那得到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了前者,等到木九卿收下那些东西才继续说道:“由于生活在上界的那些老家伙们都不得擅自干扰下界命途,所以他让我交给你的这些东西也不足以让那魔神殿使者败退,最多能够限制对方的行动,让他不能继续霍乱其他的宗族势力,但是这样的限制是需要耗费大量的灵力来维持的,所以你需要在短时间内摆平万魔窟,否则···必然功亏一篑!”

    “但是这些都是些锻造而成的傀儡兵器,要如何才能将那魔神殿使者吸引到这里来?”

    “笨蛋!”,神树伸出枝条

    在木九卿的脑袋上轻轻一拍,而后拿起其中的一枚灵石说道:“既然是魔神殿亲自派遣而来的使者,那么必然是有他自己的任务需要完成,而你又是万物生灵之主的半个徒弟,如果你愿意牺牲自己去当那个诱饵的话,说不定···哈哈哈哈,说不定就能成呢?”

    翌日。

    当第二日的阳光掠过众人头顶扬起最为耀眼的光芒时,所有天风阁的修士都看着被重新修建的那一座位于阁外的庭院,而从庭院敞开的大门向内看去,能够看到的只有空空荡荡的空地和此刻盘腿打坐在其中一言不发的木九卿以及守候在其身侧的自家阁主千仞雪。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危险,若稍有不慎,或是出现些许意外也会让你深陷险境无法自拔”,从神树以及木九卿那听说了要以钓鱼般的方法来引出魔神殿使者的千仞雪看着神色坚定的男人稍显不安。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木九卿摇了摇头后就以手中化雨剑割开了手腕,让其中的几滴鲜血流入眼前的那座灵阵中后便开始催动被摆放在另一边的那几张符咒,等到数座禁锢灵阵相继升起和无数傀儡兵器被隐藏在其中随时可以动手的时候才站起身来。

    拉着千仞雪的手让其离开这座庭院,木九卿说道:“如果我不来做这个诱饵,那么魔神殿的使者必然不会冒险来到天风阁做一件他没有把握绝对成功的事,所以才需要我以身犯险,这是最为有效的办法,一旦成功!我们就可以开始着手准备对万魔窟的反击,如若不然···天风阁也可能会沦为九天雷神阁那般模样”

    “所以此事势在必行!等到这些灵阵将那魔神殿使者困在这里之后,你我才有机会找到他的破绽给予他最为致命的一击!”

    千仞雪并不是不讲理的姑娘,在木九卿详细的解释后也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座早已被无数灵阵陷阱覆盖的庭院,至于不远处的天风阁则是在神树的帮助下被一座隐匿灵阵隐藏在其中未曾散发出任何一丝的气息。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木九卿再次回到院子里盘腿打坐,以自己的心血气息吸引着对于自己的气息极为敏感但却不知身在何处的魔神殿使者。

    (本章完)

    酒剑长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