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七百三十三章:索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一处未曾听说过但却被记录在各宗各派的书目当中的一大留下传奇的宗族势力,木九卿不知道,但千仞雪却是对那瀚海神宫有着不少的了解,因为天风阁和瀚海神宫可以说是当时屹立在天外天的数家势力中唯二的最强者,只不过一人落魄,一人得以延续。

    其实对于苍云仙山的所作所为,在大多数修者的眼里其实也不过是为了适应所谓的‘强者生存弱者亡’的这一生存法则,虽然其门内修士用来证明自身强大且为了自身得以延续的种种手法却是令人不寒而栗,但真正让他们走到几乎整个天外天的对立面的也不过是他们对每一家落魄势力的穷追不舍,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害怕那些漏网之鱼有朝一日会报复苍云仙山,从而选择赶尽杀绝,使得他人断子绝孙,再无再起之能。

    “不过是弱肉强食罢了,如今我已经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你,要杀要剐就随你的便吧!”,早已明了自己无处可逃的邪道修士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就坐在原地等待着木九卿将自己的头颅斩下。

    “弱肉强食说的倒是不错,修士的世界本就是以此为铁则而互相猜忌互生怨恨,强者自然是能享有一切,而弱者自然是为前者的垫脚石,就算是死也不会得到他人的怜悯”

    惊讶于邪道修士的决绝和对方突然的明悟,但木九卿可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善人,哪怕是菩提叶在从中捣乱也无法阻止他以手中化雨剑将眼前之人斩成碎片,随后再交给幻兽和梦泽妖兽来将其处理成为培养花草树木的养分。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木九卿才突然回过神来,当即二话不说就带着千仞雪踏过空间大门从云梦泽小世界中回到了自己先前落脚的客栈房屋。

    “何事如此慌张?这可不是你的处事风格”,看着身侧男人那满头大汗看似极为焦急的模样,千仞雪略有不解的开口问道。

    “我们两个都忘记了邪道修士所具有的且最容易被我们忽略的一个特点!”,听到身侧女人的疑惑,木九卿看着易周那空荡荡的房屋以及空气中残留着的些许魔气咬牙切齿的回答说:“邪道终究是邪道,其口中之言半真半假,哪怕知道自己会死也要以捉弄他人为乐!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追捕猎物怎么可能只会有一个猎人”

    原来在斩杀邪道修士却发现对方真的就毫无抵抗的选择赴死的瞬间,木九卿就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因为在他看来,对方的修为境界并不弱,就算自己以刑罚将其外皮全数切下,但其实力依旧,就算有着幻兽和梦泽妖兽的威压震慑着他,但在不知道千仞雪在的情况下搏命一击或许还会有挣扎的机会,但对方在并不知晓千仞雪与暗处的情况下依旧老老实实的选择被自己斩杀,如此懦弱的行为实在不符合木九卿曾经见到过的任何一位邪道修士的性格。

    所以回想起还被单独留在客栈房屋里的易周和邪道修士曾说过的那些话,木九卿才会如此急匆匆的赶回客栈,但饶是如此也已为时已晚,因为易周早已被其他的邪道修士掳去,唯有房间内还留有些许属于邪道的恶臭气息。

    “混账!竟然犯下如此幼稚的错误!”

    为自己的疏忽而感到愤懑的木九卿想到的不仅仅是被邪道势力掳去的易周,更是想起了当初在九州因为自己的疏忽而不得不投入转世轮回,如今身为东明仙的苏环宓,更是想到了自己那两个继承了自己一切,那么可爱的两个孩子,无数的回忆在此时交织在一起扰乱着他的心神,使得来自于第三元神的那股好不容易被压制下去的杀气再次浮现在其身体各处,就连一旁的千仞雪也颇为震惊,不得不以自身灵力稍作抵抗。

    “如今你再怎么自责都是无济于事,你需要冷静下来才行”,看着木九卿那副阴沉的脸色,千仞雪当然知道他在自责当初那些本该可以避免的过失,但此刻作为冷静的一方,她需要做的不是其他,就只有让前者冷静下来恢复理智一事,所以在劝说时,千仞雪还顺利将整个房间探查了一遍,随后才开口继续说道:“这里残留的魔气可以帮助我们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再沿着那些蛛丝马迹继续寻找下去,若是速度够快,相信那个家伙不会出事”

    好在木九卿如今虽然还会被第三元神的杀气暂时蒙蔽自身的灵智,但在菩提叶和云梦泽灵力的帮助下也能较快的恢复自身意志,而后摆脱杀念缠身。

    “你说的没错,现在我需要做的是找出这间屋子里的蛛丝马迹”

    回过神来的木九卿很快就从易周的房间里找到了将其掳去的邪道势力疏忽而留在这里的一缕将要消散的灵力,而这道灵力正是木九卿接下来前去寻找邪道势力最为关键的一条线索,因为这道灵力之中蕴含着的魔气和杀念并非常人可以拥有,也就是说,只要以神识查之便可知晓此灵力是谁人拥有,虽然这座城镇中所居住的人的数量确实有些多。

    不过区区一座城镇的人对于木九卿来说还算不上太大的问题,但是想要在城镇中找出邪道势力的前提便是对方还未离开这里,如果没有离开那么整件事的问题就不会太大,但若对方早已离开去往他处,那么这件事的麻烦程度可就要上升太多太多,说不准还要向自己的爷爷玉剑仙求助。

    一日一夜,木九卿毫无停歇的将自己的神识笼罩着整座城中,所幸魂海之中有着菩提叶的协助让他的神魂力量不会那么快速的流逝,也好在将易周掳走的邪道势力也并未如先前所猜想的那般离开了这里,于是在第三日的早晨,发现对方将要带着易周离开去往他处之后,木九卿先是拜托了千仞雪上前跟随,他自己则是先行休息恢复自身灵力,而后再根据千仞雪沿途所留下的标记快速赶往。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在前方等你,但如果事情有变,我会出手”,话说完,千仞雪的身影便在房间里化作点点流光消失。

    而在千仞雪离开后木九卿却没有放松下来,而是看着四周并无他物的虚空开口道:“既然都来了,为何还不现身呢?还是说你们要继续当着缩头乌龟吗?”

    话音刚落,只见到木九卿面前平静的空间突然泛起一阵涟漪,随后竟然是见到之前本该在云梦泽小世界里死去的那位邪道修士从其中踏着大跨步走在了房间的地面去到了前者的面前。

    “嘿嘿嘿嘿那个女人很强,强大到连我都感到害怕,但是她离开了,你觉得你还能够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我呢?”

    “虽然我不清楚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我想当初那个被我们抓走的只是你的一具身外化身,虽然无法从其中察觉到你的这两具身体的联系,不过我只要知道你们确实是同一个人就可以了”

    看着对方走至自己跟前,先前为了找到那些掳走易周的邪道修士而花费不少心力,此刻还略显疲惫的木九卿站起身来,以手中化雨剑剑锋直指对方的脑门轻声道:“虽然我的修为境界远不如你,但是你不要忘了,我既然会让别人离开,以自己一人面对你,必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而且你真的不准备看看这间房屋是什么地方吗?”

    ”你说什么?“

    木九卿的话让突然闯入这里的邪道修士猛地一惊,而就在他这一惊一乍之间,整座房间突然开始变化,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原本好端端的房子居然眨眼间变成了有着幻兽和梦泽妖兽盘踞的云梦泽小世界。

    看着对方那开始变得五味杂陈的脸庞,木九卿笑着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很是后悔再来找我了?可惜啊,此时才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酒剑长歌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