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喝退魔尊
    无论是在‘永生仙’还是木九卿的记忆里,都未曾明白过千仞雪的真实实力究竟为何,更不知晓对方全力出手之时这漫天的风雪会化作什么席卷整片天地,众人能够知道的也只有此刻正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地面,全然没有先前那般嚣张跋扈之模样的魔道雷兽。

    “看来你这小家伙还记得我是谁”,完全无视了身后咬牙切齿但也显露几分惊讶的恶鬼的千仞雪径直走至那只俯下自己巨大的四个头颅,乖乖地趴在地的魔道雷兽跟前厉声道:“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此离去,至于回去后你是否会死不在本尊的管辖之内,但你此刻如果不想离开的话,你的下场便只有死,选择吧!离开或者死亡!”

    仿若昨日再现,能够在长成之日拥有轮回九转这等绝对强大的力量的妖兽自然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灵智,魔道雷兽最为天地间最为特殊的妖兽之一,其灵智自然不弱,甚至懂得一些人族都要多许多,回想起曾在自己面前发生过的那一桩桩往事,庞大的躯体竟是毫无来由的微微一颤,而后便在恶鬼不敢置信的眼神慢慢的踱着步向后退去,直到触碰到由它自己打开的那扇空间大门后才呼出一口浊气,但在这之后,魔道雷兽也不再出现,因为它真的这样逃走了。

    “如何?接下来轮到了你,区区一只依附与诛神天煞魔尊的小小恶鬼,不过轮回五转的实力难道也想与我正面交锋吗?”

    千仞雪饶有兴致的转过身去看着似乎并不知道因为自己拿起那根长棍且释放了其的力量才会被侵蚀自身意识的恶鬼,一边打量着其身数量越来越多的道纹一边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曾使用那根魔尊交予你的魔器或许还能保有自己的半分神念,但现在的你不过是一具傀儡,而想要通过诸位苍的窥视来控制一具位于天外的傀儡···呵呵呵呵,只怕是难加难呐”

    对于那几位还身在外界的苍,千仞雪无疑是最为熟知他们的人之一,其那根被恶鬼紧紧握在手都已经无法依靠自己的意念将其放下的长棍便是来源于诛神天煞魔尊,更是以这位魔尊的双手亲自创造锻造而成,其蕴藏着一缕魔尊的意念,其作用显而易见,便是为了控制麾下稍有不安好心之人,像是本该可以选择逃离此地或许能够得存一缕残魂的恶鬼,现在的它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转转那不安的眼珠子了。

    “嘿嘿嘿嘿···你说的没错,想要逃过那些个老家

    伙的神识探查确实是一件难事,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会在这里”

    或许是为了映证千仞雪所说的都为真实,不过数秒时间,从长棍散发出来的团团黑气很快将恶鬼尽数包裹其,等到云雾散去之时,恶鬼早已变成了一尊空有躯体但神魂早已易主的傀儡,而开口说话的正是那所谓的诛神天煞魔尊。

    “哼,那么你还要继续和我打下去吗?虽然我还未能恢复自身实力,但在这里想要料理了你也不过是一件随手可为之的易事”

    熟知对方睚眦必报且狂暴好战的性格的千仞雪并没有自乱阵脚,而是更为冷静的站在原地,以漫天的风雪围困着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打算的恶鬼,想要以此来劝退透过他人躯体传递自己的神识的诛神天煞魔尊。

    “哈哈哈哈···”,听闻千仞雪的话语,诛神天煞魔尊突然大声笑道:“没想到当年赫赫威名的千仞雪居然也会说出这些话来,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他,是那个叫做木九卿的男人吧?可惜此人实在弱小,想要成长到足以对抗苍也不知是多久之后,我看你还是早早地死了这颗心吧,而我不同,我天生高贵强,千仞雪!我会在魔宫等你,你会有求我的那一天的”

    这些话被他人听去或许是一头雾水,但在千仞雪听到这些话的瞬间,还不诛神天煞魔尊控制着自己的神识离开恶鬼的身体时,一道穿透了虚空的阻隔的寒光瞬间将那副恶心的身体里的两道灵魂全数刺穿,更是在刺穿之后将其逐渐凝结化作一道道跌落地面的冰晶。

    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冰晶的诛神天煞魔尊的神念,千仞雪嘴角勾起一抹不屑道:“想要让我千仞雪求你,看来你是待在魔宫太久连脑袋都被那猪饲料给填满变得糊涂,等你回去后替我给那些老家伙传话,说我千仞雪在天外,哪个不识好歹的下界来和我一诀生死,当然,也包括你这只恶心的臭虫!”

    “砰!”

    一脚将脚尖的冰晶踩碎,这时千仞雪才撤去遮天蔽日的暴风雪,而依照原定的计划,那些因为此地‘热闹’的修士们都被放花仙子等人联手消除了有关于今日一切的记忆,而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后,整座焚音谷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宁静,周围聚拢而来的修士们也摸不着头脑的逐渐散去。

    待得风雪停息,焚音谷内外又是一片春意盎然之时,木九卿才从昏迷缓缓醒转。

    “你醒了”

    ,看到被自己护在怀,任其躺在自己的双腿之的木九卿睁开了双眼,千仞雪面露微笑,但随即神色一冷,硬是冷着嗓音教训着木九卿说:“今日之事你着实鲁莽,我先前已经告知你此事可能没有那么简单,若不是我不顾一切离开焚音谷,你知道你早已经死在那诛神天煞魔尊的手里了,明白吗?”

    “我当然知道”

    “哎?你知道?那你为何···”,千仞雪不解的问道,却看着木九卿挣扎着站起身来。

    “我之所以知道,正是因为先前恶鬼早早地锁定了你的方位”,感受着虽然偏题鳞伤但正在慢慢恢复的身体,木九卿站起身后又轻轻地坐在树叶与千仞雪坦白说:“以你的修为境界以及我对恶鬼的了解,对方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这种方式找到你,要知道焚音谷内外所布置的灵阵且出自我手,所以我在很早之前截获了其的一缕灵力,更是从其看到了一片猩红”

    “正是从那时起我便想到了会发生计划之外的事,但是···”

    沉默许久,见千仞雪没有继续责怪自己后木九卿才放心大胆的说:“我想要试试看,看看自己现如今的极限究竟在哪,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会出手,我也知道对方不会是你的对手,因为这个计划本在我的一手掌握之···不管是你还是那位魔尊”

    想到先前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木九卿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还在九州之时,曾与长生路在那座老房子里下过的每一步棋,但是今天的这枚棋子所落下的地方太过凶险,如果千仞雪真的依照自己的叮嘱不曾出手的话,那么这场棋局会多一个死去的人。

    也正因如此,从第二天,也是木九卿身的伤势尽皆痊愈之后,神剑、芳华仙子以及双子古神,甚至是李沁心都再一次见到被千仞雪撵着跑的木九卿。

    身后的千仞雪一边追着一边喊叫着让木九卿乖乖地接受她的训练,而在前面跑着的木九卿则是回应着说自己若是停下半刻会沦入‘地狱’,于是风景秀丽四季如春的焚音谷内再次回归到了恶鬼还未到来的那几天的模样。

    但每当深夜,星空映照点点月光撒入焚音谷的时候,千仞雪和木九卿都会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的星空,看着唯有明月璀璨的黑夜。

    木九卿轻声问道:“你有把握吗?恢复自身的修为境界,或者说,我还需要多久···才能成长到你所说的那个境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