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六百二十五章:沈无涯的神秘符纸
    边界深渊的底层,所有人都认为在这里是一处被尸山血海所掩盖的阴暗角落,虽然这个角落正是将人、魔二族边界所隔绝的罪魁祸首,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在这座埋葬了成千万,实则超过百万人的尸体的深渊底层还存在一道通往更深处的大门。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在这扇神秘的大门之后,沈无涯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一切,无论是在深渊底层的那百万具任其吸收炼化的躯体,还是说此刻已然被自己全盘接收的那一份令其喜笑颜开的强大力量都让它看到了战胜木九卿的希望,至于称霸整个域外之地?对沈无涯来说,这件事还远远没有自己的修炼重要,人、魔二族或是其他千百怪的种族发生了什么根本与之无关,它也懒得去管。

    “主人!主人!难道说,我们不化型成人也可以跟着你一起出去吗?”

    显然,算先前在沈无涯的手早早地体验了一次将死未死也不能死的炼狱之旅后的女性灵体压根没有把这件事给放在心,依然没心没肺的纠缠着早已停止了修炼,坐在座椅闭目沉思的前者,还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问着对方何时何日才能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如今我已彻底的掌控了来自于渊冥帝君的力量,虽然还不能修炼到与帝君相同的境界,但此刻的我也已心满意足了···”,不知过去多久,连那调皮捣蛋的灵体也不愿再开口问的时候,坐在座椅紧闭着双眼的沈无涯却是突然睁开了自己的那双泛起阵阵血红的眼眸轻声道:“想要将你们这两个曾为渊冥帝君的小侍从给带出去可不简单,但是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不再捣乱我发发善心带着你们一起去往外界,但若稍有不从之举,可别怪我直接动手抹除你们的存在!”

    或许是突然的良心发现,亦或是善心突发,沈无涯在毫不犹豫的封闭了自己在深渊找到的那扇大门后便带着从它到达深渊找到大门之时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两个灵体一同向顶端走去,而此刻的它像是整道天堑深渊的主人一样,才抬起叫来有山石从左右掉落但却化作一节节阶梯凝聚成了一座直天际的楼体,好让它能够更加安稳的至地面。

    沈无涯离开深渊回到地面已是之前两位人族老者来到深渊且离开后的第十天的夜晚,或许是之前离开的两人早早地去往青竹山庄告知了木九卿说在那深渊之下有它存在,所以当它一出现在地面的瞬间,木九卿的身影从人族地界的城镇踏空而行来到了天堑深渊的边界,而后沉默不语的站在原地,只是静静的看着。

    “当日的深渊异动果然是你造成的?”,等到沈无涯终于踏足地面且来到自己面前时,木九卿开口问道。

    “说的没错”,拍了拍木九卿的肩膀,许久未曾见到前者的沈无涯并没有急着与对方进行生死对决,而是学着前者随意的坐在地看着头顶的月亮后回答说:“我在深渊的地底找到了我想要的一切,不仅仅是修为境界,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完全解决了那域外天魔之后才与我进行那场没有结束的对决吧”

    不给木九卿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沈无涯便起身径直踏空而行离开了这里,但却在离开之时留下了一张不知道刻印着什么的符纸交给了木九卿,还说什么‘你可以现在打开来看,但是只能在危急关头才能使用它,否则会失去作用,哈哈哈哈!’

    “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怪,也不知道它现在离开是要去哪里···”

    抓着手的那张符纸,木九卿好的将其打开后便仔细的查看起来,反正最近域外天魔也没有想要继续进攻人族地界的意思,他也乐得清闲,正好能看看对方交给自己的究竟是什么神的东西,还说什么不到危急关头绝对不能使用。

    “这是一张拥有极强灵力的符咒,并不是什么怪的灵阵道术,只要你将其释放出来,算是域外之地的所有人合起来也不是你的一合之敌,但是一旦使用了这张符纸,你的经脉丹田会因为无法承受其强大的力量而爆裂,算是道心也会因此被破坏,也是说,这是一张以命换命的符纸,只有当你认为成为凡人只能活个几十年也无所谓的时候才好使用它”

    启明的解惑来的正是时候,更是将这张符纸背后所蕴含的一切过往都将了个一清二楚,原来这张符纸的拥有者正是当年被整个域外修士尊为‘渊冥帝君’的男人,这个男人的修为境界远在‘永生仙’之,但没有人知道此人从何时出身又从何地而来,只知道这个男人出现的那一刻开始站在了境界的顶峰,但此人极为怪,永远不曾参与各个种族之间的斗争,包括当初域外天魔与‘永生仙’之间的恩怨,只是在人、魔二族边界之间的那道深渊出现时沉默不语的进入其,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人说这位帝君因为自知命数将尽才选择堕入深渊不再现身,也有人说是因为帝君的修为境界臻至顶峰将要突破,所以才找了一个最为安静的地方进行突破,如今已然去往了更高的天空。

    只是事实究竟如何,事到如今也只有沈无涯一人知晓,木九卿也不想再去追问,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手的这张符纸之,因为这张符纸所蕴藏的力量足以让他毁灭整个域外天魔,他也能回到仙神界去和木清芩长久的生活在一起,至于变为凡人,他却没有在意过。

    “切不可使用!”

    早猜到了木九卿想要做什么的启明立刻开口制止了他,随后现出原形将那张符咒给拿在自己的爪子里带到了道心深处,还专门让第三元神亲自看管。

    等到将那张符纸完好的封闭起来后启明才回到现世站在木九卿的肩头继续说道:“等你哪天真的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情再说,现在你还不如仔细想想怎么才能提升自身的境界,不然到时候那风沧海再次袭杀而来,你连那七个乌漆嘛黑的家伙都打不过!”

    “那你告诉我,接下来我该怎么修炼?”,木九卿不解,因为自从他突破到这个境界踏足顶峰之后,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止着他再次突破。

    “等你什么时候能将那张符纸里的力量化为己用再说吧”

    在木九卿与启明二人头痛着要如何继续修炼才能继续突破境界的时候,手拿着之前那张符纸的第三元神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义正词严的说道:“我有办法控制其的力量,但是你绝对无法一下子将其吸收炼化,所以我会每次抽离一部分来让你进行修炼,若能成功的话我再交给你一部分,直到你将其的力量全部吸收炼化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