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六百一十二章:玲珑心
    白鹿神族之所以能够在诸多强悍势力的手夺得一方偌大的白鹿谷正是因为其天赋血脉的独一无二,再加其宗族武学之强大使得几百万年来鲜少有人敢踏入白鹿谷地界对这个早已盛名在外的庞大家族说三道四,是连一句嘲笑谩骂都不一定能说得出口。

    但也不是每一个白鹿神族的族人都能拥有从祖流传至今依旧兴盛不衰的血脉力量,偌大的家族人数何止千、万,一万个族人能有三人得到先辈们的馈赠已经是天方夜谭,更不用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流经血液的力量也渐渐薄弱,如今整个家族血脉力量最为浓厚的正是如今正在一片芳草平原教导东明仙修炼的族族长鹿仙人了。

    “不错不错,看来你的师傅哥哥也教过你不少东西,但是依旧不能和我白鹿神族的功法相提并论”

    从东明仙轻易地接受了白鹿神族与鹿仙人是为自己的亲人以及开始接受教导进行修炼直到现在其实早已过去了足足十日时光,这段时间里鹿仙人是家族要务都扔给了自己的二弟大长老,而他自个儿则是一直待在祖祠里为前者讲述着族 功法及家族由来,力求让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将这个家族牢牢地记在心里,不过越是教导越是让他感到惊讶。

    鹿仙人曾想过东明仙口的‘师傅哥哥’确实应该会教导后者一些修炼的法子,但没有想到那个神秘的男人所教导的道术法诀与族部分功法想竟是不相下,若不是自己及时的取出了只有嫡传族人才可修炼的那一门秘法,只怕是老脸都快要挂不住了,但为了不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落了下风,鹿仙人还是装作镇定轻视的与女孩说着秘法的修炼方式和需要注意的难点。

    不过东明仙接下来的表现却让鹿仙人这个什么大场面都见过的老古董都看傻了眼。

    “这是老头子你说的最难修炼的道术法诀?”

    只见到东明仙兀自抱怨了一声后便抬起头伸出手来揪着眼前老人那花白的胡子,因为她认为对方是在欺骗自己,说什么‘这门秘法可是只传给天赋最佳的族人’,但在她得到秘法且开始修炼,直到初窥门径也不过花费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猛地揪下来一根长长的白胡子后东明仙倍感无聊的坐在了脚下柔软的芳草地嘀咕着说:“什么无聊的秘法嘛,连师傅哥哥交给我的剑法我都要修炼好几天才能领悟···待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趣了”

    这下可好,本以为胜券在握终于可以让这个小姑娘成为白鹿神族的族人的鹿仙人却发现自己是弄巧成拙,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脚,再加前者口嘀咕的那几句话更是让这个老人慌忙间一下子把身带着的所有道术法诀都给拿了出来。

    将那一册又一册的书目典籍放在东明仙跟前后鹿仙人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你喜欢的?你喜欢什么练什么,好不好?”

    好在白鹿神族存在于世已久,族所藏之典籍何其多野,单单是鹿仙人自己身放着的有成千万册的道术法诀,而且本本都是外界可遇不可求的顶级功法,更有不少来自于其他已然陨落的神秘的秘法,看到拿起一本又一本书册张望着的东明仙,老人总算是呼出了一口浊气,认为此事不再会有麻烦。

    黄昏日落。

    等到鹿仙人从族处理事务完了回到芳草平原准备看看东明仙修炼的如何且顺便带些好吃的来继续执行自己计划的他却发现早已不见了女孩的身影,只留下了那成千万册堆积成山的道术法诀。

    “小丫头,跟我这个老头子玩捉迷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虽有半分疑惑但很快反应过来的鹿仙人马找到了利用道术法诀将自己的身影气息尽数隐匿后躲藏起来的东明仙,而被发现了的东明仙则是眨巴着眼睛从他手接过了由厨房重新制作的糕点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也让前者有了时间去好好观察自己。

    这一观察可是再次把鹿仙人给吓坏了。

    第一次探查东明仙得知前者确实是白鹿神族的族人的鹿仙人在好心的驱使下第二次对其进行探查后竟是发现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都未曾注意到的一个最为重要的秘密。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发现族人从外界救助带回来的这个小女孩的身流转着的可不仅仅是来自于白鹿神族诸位先祖的天赋血脉,其道心之孕育的更是一颗能够让其轻松领悟世任何一门功法法诀的玲珑心。

    “没想到啊没想到···小丫头你可真是苍赐予我白鹿神族的最好的礼物!”,不给东明仙反应的机会,只见到鹿仙人一把将正在吃着糕点还想要喝杯茶水润润喉的东明仙给搂在怀里抱了起来,让她能够与自己平视后大声笑着说:“等明天老头子我带着你去其他地方转转,想来我给你的那些书你都看完了吧?正好,老头子我恰恰知道一个拥有无数典籍收藏的地方,想不想去看看?”

    对玲珑心略有了解的鹿仙人很清楚用什么东西才能让东明仙好好的跟在自己身边,只不过在他笑容的背后换来的则是那‘选鸟道人’目瞪口呆的悔意。

    当鹿仙人终于得知东明仙修炼速度如此之快正是因为其拥有的玲珑心后便心生一计,在事先通知了自己的老友玄鸟道人说自己将会在几日后到达玄空山拜访后便带着嚷嚷着想要去那里看看的小丫头踏入了空间大门前去距离白鹿谷并不远的玄空山。

    虽然早已提前知道东明仙也会跟着鹿仙人一块来到自己的宗门,但选鸟道人还是半推半的让看守在藏书阁大门口的护卫们打开封闭的大门让他们两个进入其,在他看来,算东明仙拥有着白鹿神族的血脉天赋也绝对不可能在自己的藏书阁呆太久,因为这座阁楼可是包罗万象,其珍藏的道术法诀的数量可是以百万计,算是他自己也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才能将其看完,更是要花几万年才能将这些书册典籍参透领悟。

    只是在三个时辰,鹿仙人带着东明仙离开藏书阁后,玄鸟道人的脸色从洋洋自得的自信转变为了惊讶的不相信,原来之前在见到后者二人离开藏书阁回到自己面前时的他那是百般嘲笑,说鹿仙人太好高骛远,带给人家小姑娘太多压力了,但是当东明仙一字不差的将所有的道术法诀陈述了一遍再倒背了一次后他便频频后退甚至跌倒落地再无从容。

    “这,这,这,这绝对不可能!仅仅用了几个时辰的时间领悟了藏书阁的百万册典籍,算是万古以来最为强大的修士也做不到!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跌坐在地面,玄鸟道人不敢置信的嘶吼着。

    “这是事实”,看到自己的老朋友这般失态,鹿仙人也算是达成了自己的半个目的,将前者搀扶起身后便让东明仙前来解释说:“小丫头身蕴玲珑心,加之我白鹿神族的天赋血脉自然是进步神速,不过其最为重要的便是那颗玲珑心,不知这几百万年来还有谁曾拥有这等逆天的天赋?”

    “玲珑心?你这个老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听到鹿仙人口说出的‘玲珑心’三个字的玄鸟道人傻了眼,立刻前下打量着从藏书阁出来后连脸色都没有变化且神情自若的东明仙,这不仔细打量到还好,可这一打量探查让他再次跌落在了地,更是支支吾吾的回答着鹿仙人的问题说道:“从古至今也只有现今在位的帝君才有这玲珑心的天赋···没想到啊···你白鹿神族竟是如此好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