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六百一十一章:被忽悠东明仙
    “鹿老头,我听说你们白鹿谷内新来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小娃娃,不如现在叫出来让我们几个老家伙也见识见识?也好让我们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拒绝这白鹿神族下数十位长老的收徒之愿”

    白鹿谷,正堂。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从其他界域赶到这里来是为了看热闹的几位与白鹿神族关系还算密切的宗族老人此刻正坐在宾客的位置一边喝着手茶酒一边调笑着最近一段时间遇到了个刺头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的白鹿神族的族长,更是不顾后者那略显尴尬的脸色在那里大声嚷嚷着想要见见那个神秘的下不了嘴的‘刺猬’

    而且族诸多长老被一一拒绝这件事还真的发生了,老人也没有遮遮掩掩,完完整整的将几日前在自家祖祠发生的那一件事告诉给了自己的几位好友。

    原来当初在正堂被老人及其整个白鹿神族所认可了身份,去到祖祠进行治疗重伤之躯的东明仙在好不容易苏醒之后面对着数十位来自于家族的长老们的狂轰滥炸,或许是因为长老们发现了她足以被自家族长所看好的天赋血脉,亦或是这些日子以来族后辈的青黄不接让这些老家伙们争先恐后的想要收她为徒。

    只可惜重伤痊愈终于醒过来的东明仙压根没有想要搭理他们的意思,连族长亲自出马也只是让前者无礼的撇了他一眼,而前者从醒转到现在都在做的那一件事只是坐在床榻或是座椅抬头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穹问着她那神神秘秘的师傅哥哥去了哪里。

    没有人知道东明仙口的师傅哥哥究竟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已经不可能成为这个小丫头的师傅了,所以当前者苏醒且说出那些话的下一秒,整个祖祠除了白鹿神族的族长和大长老之外再也没有人进入其,却也让本寂静的祠堂再次陷入了足够的平静。

    “没想到事情的经过竟是这样···”

    从其他界域而来的几位老人在听说了有关于东明仙的那些略显好笑,仔细想想却又古怪的事情到也不再嘲笑自己老友,而是拂着长长的胡子低头思索,也开始纠结着那‘师傅哥哥’是何方人士,能让一个小姑娘如此念念不忘。

    “如果说,这个女娃是转世重生之人呢?如果说那个师傅哥哥正是其转世之前所遇到的最为重要之人呢?”

    几番思量之下,来自于天苍原另一个方位,名为玄空山的宗门的‘玄鸟道人’突然开口,竟是直接推测东明仙是一位转世重生且还拥有前世记忆的重生者,而他之所以会这样猜测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其实存在着许许多多转世还能够拥有前世记忆的修士,这些人在成功获得新生后都会选择依照自己魂海内尚存的记忆去寻找前世还未忘记的人或是去完成前世无法完成的事。

    虽然东明仙此刻的表现确实与玄鸟道人口所说的有几分相似,连作为白鹿神族族长的‘鹿仙人’也点着头认同了这个说法,但在认同这个说法的下一秒,鹿仙人还是义正词严的开口说道:“散她是转世重生者,但她现在是我白鹿神族的族人,这一点算是帝君亲临也无法改变,但是现在这个小丫头如鬼魅入体般无法与之正常交流,不知诸位是否有能够解决的办法?”

    鹿仙人虽被他人称誉宽宏无量、肚子里头撑大船,但他也是自私的,在他见到东明仙的第一眼起他决定了要将这个小姑娘留在自己的家族好生培养,因为他再也无法从偌大的家族找到一个能够与之媲美的族人,无论是在这个年轻时的修为境界还是其体内流转着的天赋血脉都是这些年来最为出色的一个,再加毋庸置疑的属于鹿家的血,更是让这个老人恨不得将自己的位置都让出来给她。

    “所谓心病不出百病难消,既然小丫头心心念念着她那师傅哥哥,那你去把那人给找来,只要接触了心执念,往后之事不是一帆风顺了?”

    明白老友心所想也知道近年来,甚至是近数十万年以来在逐渐衰落的白鹿神族确实需要一个天赋过人的年轻弟子来保证整个家族的繁荣昌盛的几位来自于不同宗族势力的老人们异口同声的提议鹿仙人抓紧时间去找到‘师傅哥哥’来解除东明仙的‘心魔’

    白鹿谷,祖祠祠堂。

    “又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囚禁在这里?我要离开这里去找我的师傅哥哥!”

    再次见到了鹿仙人的东明仙立刻从床跑到了老人的跟前,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踮起脚尖用手揪着前者那花白的胡须,口更是时刻不停的表露着自己想要离开的急切,却不知在鹿仙人身后的数位老人已经将早已准备好的灵阵在这座祠堂展开。

    因为不管是鹿仙人还是其他族人都不知道所谓的‘师傅哥哥’是何方神圣,所以几个老古董便决定从东明仙尚存的魂海记忆去窥视在她口显得尤为重要,甚至是无法放手的人究竟是谁,也正因如此才使得后者一个不小心在诸人施展的灵阵径直陷入了昏迷,任由几个老头子将神识延展到她的魂海,去探知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身份。

    翌日,祖祠祠堂。

    经过了一个晚的查探讨论,现在的鹿仙人仿佛是胜券在握,早已布满沟壑的老脸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此时的他正在等待东明仙醒来。

    “唔···我怎么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师傅哥哥去了哪里?而我又在什么地方?”,悠悠醒转的东明仙用手遮着照射在自己脸的阳光,一边嘀咕着一边从床挣扎着直起了身子。

    “你的师傅哥哥有要事要去处理,所以他临走前将你拜托给了我们,让我们好好的照顾你,直到他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完好”

    由于已经通过‘卑鄙’手段得知了东明仙口的‘师傅哥哥’是谁,所以这一次面对着前者的疑惑,鹿仙人应付起来可算是游刃有余,一边装作极为认识前者的师傅哥哥,还一边说着连东明仙也模糊不清的种种往事,一大串话语说下来,还真让鹿仙人成功的唬住了本想离开的前者。

    “那你又是谁?”,接受了鹿仙人的解释的东明仙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老人问道。

    “我是你师傅哥哥的长辈的好朋友,是那瑶池前任宗主木玲珑的朋友,只可惜我远在此地无法赶回去见其最后一面,这件事我也一直悔恨在心,所以当你的师傅哥哥来拜托我好好教导保护你的时候我才答应了下来”

    活了不知多少个百万年的鹿仙人说起谎话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主,再加不知如何来到这里且先前身受重伤连自身记忆也略显混乱的东明仙还无法完全掌控自身的魂海记忆,所以前者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后者完完全全的接受。

    见到东明仙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解释后鹿仙人乘胜追击,从怀取出了数枚灵丹妙药递给了前者用作‘见面礼’后说道:“你看老头子我都知道这么多有关于你师傅哥哥的事,也该相信我了不是?你放心吧,等你师傅哥哥空闲下来无事可做的时候我带你回去找他,但是这段时间里你要好好的跟着我修炼,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