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六百零三章:脱身离去
    “‘仙神葬’囚禁着的可是有千位曾经为人族地界呕心沥血对抗域外天魔的修士,如今一个个都成了这片地狱的亡魂无处安息,若你真的能将他们救出来想必只要是不违背江湖道义的请求,那些家伙绝对会二话不说帮你完成的”

    先在木九卿的帮助脱离束缚的老人在带着前者去找寻其他一起被囚禁于此地的人族修士的路时一字一句的将他知道的所有事都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连启明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已然与九幽地狱没有二样的地方居然敢做出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足足千名为抵抗域外天魔而殚精竭虑的修士都被关押在这里,是为了抽离他们的神魂为自己所用。手机端

    不过木九卿的到来倒是让老者的双眼久违的亮起了一阵光彩,不久之后他便带着前者去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座房屋,在这座房屋里面被关押着足足十位修士的神魂灵魄,且与他一样都已摇摇欲坠随时都会殒命。

    “这十位老前辈正是当初名震天下的天北十老,个个都是肩绝世高手的神君巅峰修士,但是如今也和我一样沦落至此丧失了再起的意志,不过我想以你的天赋血脉,想要将其他所有人都给救下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边的三位也是极为有名的修士,更是长时间内在最前方抵抗域外天魔的一批修士,也好生将他们安顿下来吧,只是不知道这百万年都过去他们的宗门还在不在咯···”

    在老者的指引和自身伪装的保护下,木九卿很快找到了近乎千位被囚禁于此地的人族修士,更是大方的将这些丧失了斗志也不认为还能活下去的灵魄安顿在了自己的小世界,但在木九卿打算去帮助最后几位老前辈的时候,周遭过于安静的气氛让他倍感不安,只能借着伪装开始在人群之快速行走,想要尽快赶到出口离开这里,至于剩下的那几位老前辈,他已然无力再出手相助,因为在他的背后,似乎早有人在暗窥视准备出手。

    “不行!已经有人发现我了,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显然,在木九卿发现‘仙神葬’内有人开始察觉到自己的异常准备离开的时候已然太迟,背后已经有数道罡风撕裂虚空向他袭杀而来,这个时候木九卿也不想这样被留在这里受到他人的纠缠,于是也不再维持自己的伪装,而是直接现出原型施展‘踏星河、逐流光’朝白骨留下的那个出口冲去。

    “呼!”

    ‘踏星河、逐流光’所带来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木九卿再一次成功的离开了这一次看管力度极为松懈的‘仙神葬’,但当他准备优哉游哉的离开时,一副宛如实质的鬼怪面具乘风而来阻挡了他的去路,而在面具背后出现的则是一道高大无的虚影,手更是握着一柄像是勾魂使者所用的镰刀。

    “年轻人,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来我‘仙神葬’胡作非为,但这一次你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才可离开”

    沉闷模糊的嗓音不容木九卿拒绝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与第一次的那十位修士一样都是想要让他抽离自身的神魂作为安然离开的代价,只不过这一次需要献出的是神魂的所有,也是完完整整的‘长生道’

    “笑话!”,木九卿自然是嗤之以鼻,撇开了飘散在眼前的黑色雾气后踏空直虚空,直视着那张难看的鬼怪面具说道:“想要让我献出自己的神魂那是痴人说梦,但是你若有本事将我杀了再将其取出,只不过这要看你这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有没有那个本事咯”

    早在启明的探查下木九卿已经知道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神秘人不过是与当初‘仙神葬’的十位修士同等的修为境界,但当初是他一人对抗十人,如今却是单对单,对他来说算打不过也能毫无顾虑的逃跑,毕竟到头来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

    可对面那个带着面具拿着镰刀的家伙受不了木九卿如此嘲讽,还不等别人把话说完挥舞着手的镰刀冲了过来,自身绝世强者的气息更是毫不犹豫的释放出来以做威压,想要以此来压制木九卿的行动不让他有机会施展轻功身法脱离自己的道术法诀的攻击范围。

    “哈哈哈哈!想要以自身境界来压制我,那我还是劝你打消了这个不着调的念头吧”

    如果面具人面对的只是一位寻常的神君之境的修士或许还能以自身的境界来压制对方让其感到畏手畏脚而后任其宰割,但这一次他面对的是早在一年前将第三元神的部分力量完全吸收炼化了的木九卿,要知道连风沧海也不敢开海口保证自己能在第三元神的杀意下镇定自若,但木九卿却可以,所以当眼前的那把镰刀要出现自己的身将自己斩断成两半的时候木九卿一个闪身将其避开,更是在眨眼间握着手剑出现在了面具男的身后。

    “既然你已出招,那么接下来轮到我了”

    无以伦的速度使得木九卿在一对一的对决占尽了优势,只见到一抹寒光划过虚空,一道起白昼更为明亮刺眼的剑芒撕裂天穹浮云缓缓凝聚。

    “斩神灭世剑!杀!”

    为了尽快解决战斗不让自己再次陷入被围剿的境地,木九卿初次照面便选择了施展对他来说最为强大的剑招,也不藏着掖着,径直灌注了自身几乎所有的灵力来驱动那把足以让整个‘仙神葬’化为废墟的剑芒。

    “小辈竟敢如此猖狂!”

    当然,对方身为绝世强者也不是吃白饭吃出来的,自然也有着身为强者应有的能力,在面对着即将落在自己身且要把身后的‘仙神葬’劈成两半的剑芒时并未显露丝毫畏惧之色,而是举起手镰刀划出一个漆黑的圆圈,一团黑炎从其迸发而来,转而在空形成一尊万丈有余的巨兽。

    “砰!”

    剑芒与巨兽的相互冲撞使得烟尘四起,隆隆雷声登时击碎了无数高山低估,激起巨浪滔天。

    待烟尘散去,两股灵力相撞后产生的余威也尽皆消散之时,面具男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山林,原来在两者相互冲撞,以为胜负此可分的时候,木九卿居然凭借着自身仅有的灵力施展了‘踏星河、逐流光’,更是在启明的帮助下隐匿了自身的气息得以脱身,而前者还洋洋自得的想要大肆嘲笑一番,全然不知对方压根没有打算和他继续纠缠下去。

    “混蛋!小辈竟然如此戏耍于我,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赶回青松院的路,听着回荡在耳边的无能狂怒,木九卿这才松了一口气停下脚步,地停歇后笑着与出现在面前的成百千位老前辈们说道:“既然晚辈已经成功的将各位前辈救了出来,那么接下来何去何从全看前辈们自己做主了,但是莫要忘了,你们还欠晚辈一个不违背江湖道义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