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五百七十一章:无法找回的记忆
    隐藏在圣灵空谷地下的火焰山谷恰恰是整座空谷的大小,其组成了那座能够用来抽离圣灵神君记忆的灵阵则是如木九卿所猜测的那样由无数空谷弟子的尸体修建而成,但在破阵的过程根本没有人出来阻止这一切,好像早已放弃了这里,这让木九卿脊背发凉倍感不安。

    如果说邪道的某一家族选择背弃立下的法令在暗对人族修士出手的话,那么这样一座屠杀了整整一个圣灵空谷的大阵又怎么会没有人在此驻守,但如果说这座灵阵早已被遗弃在此,那么木九卿先前进入山谷之所遇到的那两个陌生男子又是何人?

    越想越是怪,木九卿抓耳挠腮的思索着邪道家族为何会放弃这么一个早已成功的据点转而去到他处,要知道它们若能掌控圣灵神君那是崛起一事成功了一半!一人可抵千军万马可不是空口白话,更何况失去了记忆的神君像是失了魂的躯壳任其掌控驱使,这样一尊几乎能在人族地界乃至整个域外之地都横着走的大能,邪道家族怎会有理由将其放弃呢?

    或许是因为许久不能给自己的猜想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当被隐藏在火焰山谷的巨型灵阵被破解,唐沐风带着二姐唐梦然与几位长老先行回去之后,还与明明担心他会出意外却找借口说要与圣灵神君谈话的唐棠一起呆在了空谷主殿的正堂。

    “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回去?”,木九卿看着开始悠悠醒转的圣灵神君,转过头去问道。

    “当然是为了···为了和恢复神智清明的老前辈谈谈这次邪道出世的事了···”,唐棠不与木九卿的目光直视,轻声一嗔后便走到了已然苏醒的圣灵神王面前。

    而在灵阵被破解之后醒过来且终于找回了自己被封印的记忆的老人竟是直接用手死死地锁住了走到面前的唐棠,还面色阴沉的嘶吼着问道:“那些事是不是你们干的?”

    老人说的,木九卿与唐棠自然是知道的,除了在火焰山谷发生过的也没有其他的事能够让一位绝世强者这般愤怒了,好在是曾经的圣灵神君,老人还是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心境,怒火虽然高涨但也能感知到木九卿二人身并无任何属于邪道、天魔的气息,于是在木九卿花费一番口舌解释之后便放开了因为无法呼吸而脸色涨红的唐棠,还颇为抱歉的亲自为两人泡了一杯清香四溢的热茶作为赔礼。

    “事情便是如此,当然,九卿的猜测或许还有遗漏,但十之八九不会有错,请问前辈还能想起来自己在这曾遇到过什么怪的人或事吗?”

    等到将自己的发现和猜测全数告知给了圣灵神君后,木九卿这才开口问道,他现在想要知道的便是眼前这位前辈是否能够带给自己一些有用的线索,算是蛛丝马迹那也有可能成为后来解开答案的关键,他甚至希望老人能够竭尽脑汁好好的回想,当然,这可不仅仅是为了解开疑惑,更是为了覆灭选择无视法令出世的邪道。

    “老夫的魂海记忆虽然得以恢复,但也遭到了重创,我想那些畜生正是为了防止有朝一日我发现了它们的行踪向它们实行报复,所以才在暗抹去了我的部分记忆···看来老头子我是帮不了你了,‘永生仙’的传人”

    圣灵神君能够知道木九卿的身份自然不是一件难事,更何况启明也没有出口阻止木九卿显露自身蕴藏着的‘长生道’的气息,所以在得知了眼前年轻人的身份后,老人的态度倒是变得更加和蔼几分,不过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始终都无法得知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在这里建造一片火焰山谷和在暗屠杀空谷弟子,而且还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察觉。

    “既然如此,那么九卿与唐棠先行回去青竹山庄,如果前辈有任何发现还情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告知我们,好吗?”

    离开圣灵空谷的时候已然是当天的黄昏日落之时,接受了木九卿的决定的圣灵神君便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呆在了自己的圣灵空谷,但双眼所到之处除了一半如梦如幻的仙境和一半业火升腾的炼狱之外,能够看到的只有曾经还在绿叶百花之间勤奋修炼的诸位弟子被火焰烧灼成黑的尸骨,无人的空谷,老人身沉寂了不知多久的暴戾杀意终于再次自体内爆发出来,一时间内雷声阵阵,乾坤倒转。

    饶是回到了青竹山庄的木九卿与唐棠二人也能察觉到来自于圣灵空谷的悔意与杀意。

    “没想到前有域外天魔,后有邪道家族,难不成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张大手在驱动着这些势力?”

    回到青松院而且早憋着一股气的木九卿一边喝着闷酒一边与自己一起坐在凉亭石凳的唐家三姐弟抱怨着,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何自己的行动在有了白骨帮助下还会被一步一步如此清晰地洞悉察觉,要知道白骨可是有启明亲自看守着的,要是有任何小动作也绝对会被启明察觉,所以这才让木九卿不得不去怀疑在域外天魔与邪道家族做事的时候还有一个绝对的强者在两者的背后推波助澜。

    这个强者必然要风沧海与圣灵神君更加强大,或许已经超越了曾经的‘永生仙’也不是不可能。

    “或许真实的情况你想的更加糟糕”,唐梦然打断了木九卿的抱怨,只听得她开口说道:“在这广袤无垠的域外之地,除却无主之地那一大片荒芜之外,再加人族修士占据的一片天地,可还是存在着大大小小几乎万个不同的种族,虽然其八成不与人族为敌也不参与族群斗争,但是仅仅是域外天魔麾下的势力足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确实如唐梦然所说,域外不似九州、神界那样只是两三个种族在那争夺者幅员并不辽阔的土地,这里是域外,是千万种族一同存在的‘不法之地’,这里既没有天道制衡着强者为非作歹,更没有绝对的强者压制着这成千万,大大小小的种族,在没有天道限制自身修为境界的世界里,每一个修士都有可能踏入境界顶峰,欲望也正是由此而来,而木九卿对欲望二字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的脸色开始渐渐阴沉,更是感受到了一丝无力想要放弃背在自己身的那个无形的担子。

    “臭小子,这觉得无能为力无力回天了?”

    在木九卿自我意志逐渐消沉的时候,启明是适宜的出现在凉亭给了前者一个响亮的巴掌,回想着当初自家主人双眼充斥着血色叮嘱自己的话,启明也不在乎唐家三人也还在这里看着,一把抓着木九卿衣领将其揪起来后大声骂道:“混账!人家还没有找门来你变得如此畏手畏脚,如今若是连你也想要放弃的话,很简单,去死吧!将‘长生道’与‘斗转星移’交给别人,这样可无事一身轻直到百万年前的大乱落在你的头!”

    “臭小子,你要是真的担心无法对抗将来的困难,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修炼,怎么去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真是气死本大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