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五百三十七章:神秘夫人
    不知是‘永生仙’还是隐世不出的神秘宗门小看了前来此处寻求突破之契机的木九卿,如果说前两次的考验还花费了木九卿不少的时间的话,那么这最后一次的考验几乎是在瞬息之间被破解,也让木九卿顺利的在太阳落山之前见到自己此行的第二个目的地的真实面目。手机端

    “神界有一山,名为‘万仞雪’,雪立宗派,唤为‘千般醉’”

    从木九卿的道心离开来到现世,启明伸出爪子在当木九卿解开三层幻境通过考验时出现在眼前的一片雪地扒拉着足有一人多高的积雪,还一边看似杂乱无章的‘玩耍’着,一边在口轻声说着一些木九卿不明所以的话语。

    随着启明在雪地拨开了皑皑白雪渐渐地汇聚成一幅图画,只见到空无一物的宽阔空间内开始平稳的升起一座座古老却不破旧的殿宇,在最接近木九卿的那一扇敞开的大门背后则是站立着一位风姿卓绝的女子,那双弥漫着淡淡雾气的眼眸在一瞬间内锁定在了木九卿的身,只可惜不知是何原因,木九卿并未听清楚这位女子先前口所说的是什么,他只知道,那个女人自己看不透。

    “启明拜见夫人,今日启明前来是依照主人之法令,将他的继承人带到这里以进行血脉融合之仪式,还望夫人看在主人的面出手相助,启明感激不尽”

    “你是当初跟在他身边的那只妖兽?”,女人雍容华贵不可言表,连言语之间也尽显威严,即使是不可一世的启明在她的面前也只能卑躬屈膝老老实实的阐明自己的来意,而在听到启明说的话后,女人微微拂手,待一股柔和的灵力将其面前的启明搀扶起身后才继续说道:“既然是他的继承人,那么当初他执意要留在这里的东西自然会物归原主,但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弱小,即使通过了考验也只是个不入流的孱弱修士罢了”

    虽然女人说的话在木九卿听来有半分道理却又有半分嘲笑,但在启明的指引下,木九卿还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走前去曲腰见礼,还不得不恭敬地尊称一声‘夫人’,也正是因为这一句‘夫人’,本来还冷着一张脸的女人突然间捂着嘴轻声一笑,带起阵阵香风后让开了自己的身位让启明能够带着木九卿进入背后那片神神秘秘的空间。

    进入开辟在空间乱流之间的大门,木九卿能够见到的不过是一处与‘永生府’一般无二的景色,虽然在远处依然清晰可见高耸入云的阁楼殿宇,也同样能感觉到不少强大到无法感知其境界的灵力波动,但在前方莲步轻移的女人只是让木九卿好生待在原地不要走动,自己倒是突然间于原地消失,不知去往何处。

    “你是不是很怪为什么我会如此低声下气的对待方才之人?”,启明倒是看出来了木九卿心头的不解,于是率先开口化解了小屋的凝重气氛。

    “你可不要不服气,连我启明也心甘情愿的尊称一声夫人是有原因的”,见木九卿沉默不语,启明一边翻阅着放置在书架的古籍,一边对尚且年轻,自然有些心高气傲不愿低头的木九卿解释说:“当年主人在仙神二界游历之时与夫人相遇,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主人与夫人虽说还曾表明心迹,却也似知己至交,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夫人的美貌,更是因为夫人之天资在主人的口是那‘绝无仅有’的天下第一,只是主人与夫人俩人各有天命,直至现今,早已逝去的主人已经有足足百万年不曾来到这里了,夫人有些许怨气也是理所应当···”

    “为何我听出来了一种缠绵拨测的爱恨情仇感觉?”

    其实木九卿并没有猜错,启明接下来说的一番话还真证实了他的猜想,原来‘永生仙’与方才木九卿所见到的女人确实是一对惹世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只不过‘永生仙’常年在仙神二界与域外之地奔波,一边劝阻着人族与其他种族的战争,一边还只靠着自己一个人阻挡域外天魔的入侵,一来二去之后,两人的关系也止步于至交知己,因为‘永生仙’的逝世实在是太过突然,突然到连‘永生仙’自己都来不及来这里道一声离别黯然离去。

    “这么说来,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拿走‘永生仙’另一半的天赋血脉?”,木九卿问道。

    “不止是主人的血脉,还有长存于世间的夫人的天赋血脉!”

    “为什么?”

    启明将手的古籍扔在一边,让木九卿好好的感受下这片空间为何会终年落雪却又明日当空,在木九卿听话的感受着周边空间的灵力波动时,启明开口道:“都说自古男儿多痴情,可谁曾想到,夫人一介女流之辈不仅修为通天,更是为了一句誓言在这里苦苦守候百万年,是为了等待主人有朝一日再度出现,只可惜在得知主人逝世后,夫人便心如死灰,一心只想前往来世寻找主人的踪迹,如今你来到这里,正是夫人履行诺言的时刻”

    “可是履行诺言又不是自我了断,更何况,谁也不知道‘永生仙’死亡后是否会投入轮回转世,如果说连人在哪都不知道的话,算像我一样投胎转世足足九个轮回,也未必能找到啊···”

    木九卿确实没有想到听起来像是街头评书般光怪陆离的爱情故事也能让他倍感神伤,但还来不及与启明继续商讨此行是否可以放弃融合天赋血脉且另行他法的时候,原先离去的女人却是打开房屋的大门将木九卿提溜在了自己的手,而是在一阵空间扭曲之将其带到了一处散发着极寒之息,像是一座祭坛一般的殿宇之内。

    “夫人,请问先前启明所说的,这一次我将要融合的天赋血脉不仅仅是‘永生仙’的,还有你的,是否为真?”

    等到双脚平稳的踏足地面,木九卿壮着胆子前走至女人面前开口问道,因为在当初突破神境巅峰后,原先因为‘往生丹’而被封印的记忆被他一一找回,再加启明的描述,木九卿想起了自己死而复生后第一次见到木清芩时对方的神情,这让他倍感不忍,竟是想要此离去。

    “小辈,你的话太多了,你是否接受,能否接受已经不是你说了算,而是由我掌控着你的身体来替你做决定!”

    女人无情的打断了木九卿的劝解,而后干脆利落的利用更加强大的实力将木九卿禁锢在自己面前,在两人之间则是相隔着一块琉璃镜面,当前者开始运转自身灵力的同时,这面镜子开始浮现木九卿所熟悉的‘永生仙’的气息,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浩瀚无垠且难以捉摸的灵力包裹着‘永生仙’的最后一部分天赋血脉直勾勾的附着在了木九卿的身体之。

    “昨日来年,在今日将消除,等到你将我们二人的血脉尽皆融合,在这个世将会出现新的‘永生仙’,希望你能帮助他完成他生前未尽之事,而不是仗着这股力量去为非作歹”

    “小辈!其实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是否转世轮回,那么算我历经几生几世都无法再次遇到他”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弱,木九卿身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强,在俩者之间,琉璃镜面充当着二人力量连接的点,前者的血脉本不被木九卿所容纳,但在经过镜子之后却能够被木九卿顺利的吸收炼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女人成功的将自己体内几乎所有的力量都转移到了木九卿的体内,而且最后一部分的‘永生仙’的血脉也同样如此。

    “夫人,需要启明为你在‘永生府’竖起一道墓碑吗?”,看着正在一旁陷入昏迷的木九卿,启明同样不忍的看着渐渐化作虚无的女人说道:“其实夫人应该能猜到一些,那么还请夫人稍作等候,想必九卿他不会让你等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