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五百一十六章:离开锁天阵
    不管是仙神界的哪个地方,哪个宗族势力都极其看重自身血脉的延续,像是木九卿出生的天木岭木家若是想要在万千族人挑选一位作为家族的继承人,那么只有像木九卿这般继承了十成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血脉天赋的家族子弟才有资格成为未来的家族掌舵人。

    不仅仅是看重家族血脉继承的世家大族,即使是天道神宫这等在仙界实为顶级宗派的势力同样非常在乎继任者的天资是否能够承担整个神宫,正是这样重视血脉天赋的原因,即使在临死逝世前,曾经的神宫宫主依然不肯改变自己立下的法旨去让现在的神宫宫主真正的去拥有由他自己打下来的一片天地,而是让他等待着销声匿迹的木九卿回来,而不是借机夺取宫主之位。

    修为境界的差距让此刻没有域外天魔协助的天道神宫陷入了木九卿的掌控之,在两位守卫侍从的帮助下,木九卿很快联系到了本来没有服从与现任神宫宫主的几位神宫长老,以及不少隶属于天道神宫的势力的倾斜,当然了,在来到仙界之前,木九卿同样通知了天木岭木家,以及有着官霓裳法令后才联系到的万花轩。

    多方协助之下,木九卿与‘天魔王’一起制订的计划算是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头,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站在神宫主殿的大门外,木九卿正等待着‘天魔王’离开‘锁天阵’的那一刻。

    计划的进行没有让木九卿失望,很快,木九卿感觉到了一股自天道神宫的禁地传来的狂暴灵力,而后看到一道急匆匆的身影自主殿离开前去禁地,看到这一切木九卿微微一笑,随及让四山之神解开了掩盖了众人气息的灵阵径直打开了大门走入了存在着效命与现任神宫宫主的诸位长老与各方势力的神宫主殿。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神宫主殿!”

    “哼!此乃我天道神宫法旨钦点的少主,你们几人为何迟迟不肯下跪?”

    进入大门的瞬间,从始至终只听命于天道神宫的几位长老立刻前拦在了木九卿的身前,替他开口斥责着那些口出狂言的‘贼人’,而木九卿则是在四山之神的陪同下缓步走了由法旨赐予自己的宫主之位。

    “少主?”

    不等质疑声在主殿内响起,只见到被木九卿拿在手的令牌从他的手心离开,飘飘荡荡的飞到了众人面前,淡淡的白光笼罩之下,一道充斥着天威的法旨在光芒照耀下缓缓展开,那些早已效忠于他人的长老们,执事们,甚至是神宫弟子们都听到了他们最熟悉不过的那道声音,也随及知晓了这个时候坐在宫主之位的哪个年轻人才是这个天道神宫最正统的继承人。

    “既然师傅的法旨已出,那么从现在开始我木九卿是这天道神宫的宫主,既然我已是宫主,那么为了天道神宫的未来,还请各位自觉的将自己犯下的错误一一列举,好让我依照神宫的法令来对你们一一进行惩戒处罚”

    这番话说出口可以说是惊起了轩然大波,但在木九卿看来,座下诸位长老的态度并不重要,于是还不等谁开口解释为自己博取一条贱命的时候,木九卿便摆脱四山之神以绝对的境界压制将那些叛徒一个一个的碾碎覆灭,不过眨眼间,足足半数的天道神宫的长老都已消失在空气,连一片衣角料都没有剩下。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当木九卿正大刀阔斧的整改着天道神宫的同时,在禁地之,早早地离开了‘锁天阵’的‘天魔王’正好的打量着出现在它面前,似乎想要把自己再次封禁的男子。

    “话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不如你跟我说说?这样也好让我知道我杀得人究竟是谁”

    “你还没有那个资格知道我是…唔!你对我做,做了什么?”

    摆了摆似乎略显僵硬的手腕,‘天魔王’饶有兴致的看着被自己悄无声息控制了的男人,走前去绕着男人走了一圈后无聊的摇了摇头后说道:“你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弱小了,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哎!我知道你还有帮手,是域外天魔对不对?不如你试着让你的靠山来救救你?不然你可是要死在这里咯,哈哈哈哈!”

    狂妄是‘天魔王’一直以来都不曾改变的性格,更何况现在的它没有再受到来自于‘锁天阵’的掣肘,再加‘天魔卷’的出世,原先还可能稍稍弱小一些的‘天魔王’一离开‘锁天阵’已经恢复到了自己曾经达到的最高的境界。

    神境巅峰的修为在只有仙境的男人看来,这一次自己有死无生。

    “是,是,是谁帮你解开的‘锁天阵’!”

    “看来你想知道的还不少…”,见到被自己控制后还不死心的想要套自己话的男人,‘天魔王’咧嘴一笑,控制灵力带着他一边朝神宫主殿飞去,一边开口说道:“我劝你赶紧联系你背后的靠山,不然等你见到了那个你不愿意面对的家伙,恐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管是木九卿还是他的这位师兄,还是说四山之神或是‘天魔王’本身知道在暗处支持天道神宫渐渐腐败落寞的罪魁祸首是那无恶不作的域外天魔,如今‘天魔王’之所以不停地开口羞辱着已经被它捉拿在手的男人,是为了让他不忍受辱而以神识传音将那域外天魔给引到仙界来。

    没错,这也是‘天魔王’与木九卿早商量好的计划,当男人‘听话’的且悄悄地通知了域外天魔前来解救自己的下一秒,‘天魔王’立刻捧腹大笑不再掩饰,更是直接解释说:“哈哈哈哈!其实让你通知域外天魔来这里也是一个阴谋,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主殿,也不知道你要见的人是谁吧?”

    “你还记得你的师弟吗?是十五万年前与我生死对决时被你暗使阴招险些死去的木九卿,我想天木岭木家以及万花轩,还有其他与天道神宫有联系的宗门势力都将到来,再加域外天魔的出现,只怕是你表面的威望要土崩瓦解了吧?”

    木九卿三个字让已经通知了域外天魔来天道神宫帮助自己解决问题的男人浑身一颤,他曾经听过自己的师傅说过这样一段话。

    ‘九卿这个孩子看似纯真纯粹,实则神神秘秘的,我曾记得神界有一‘永生仙’修炼的是‘长生道’,我跟你说,那位‘永生仙’可是能够在域外天魔的阻拦下杀个七进七出的神人,是不知道九卿的将来是否也能如此’

    当然,仅仅是这段话他还不放在心里,但在之前被他告知了这段话的域外天魔却是非常的当一回事,更是龇牙咧嘴的揪着他的衣领子恶狠狠的说道:“一旦有这个叫做木九卿的人的消息,务必要通知我等,我一定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