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四百九十九章:可怕天赋
    引仙入体加之自身无有极限的气力,不要说顶天立地、摘星揽月了,一拳可开天地,一脚能定乾坤,更不用说在与仙灵力融合之后的肉身连道术法诀都不一定能在其留下任何一道伤痕。

    与‘百炼成神决’恰恰相反的‘千锤百炼’并不是将自身肉体与外界的仙灵力融而为一,而是将自身的气血激发到极致而后以此来提升自我的肉体修为,然而这种修炼方式起‘百炼成神决’更加令人痛苦,一旦自己身体里的气血膨胀到了一定程度后会开始想要冲破肉体对它的限制,如果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力稍弱半分,那么尝试修炼‘千锤百炼’的修士会即刻爆体而亡,更不用说借助此法去突破肉身境界了。

    从大长老手得到‘千锤百炼’后木九卿才明白,原来从他被自己的师伯,也是三长老曾蒙带到‘天圣都’的时候,前者已经通过自己的方法得知了木九卿的存在,但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打算要把自己的修炼法诀用作交换,直到木九卿在天圣九层塔进行肉身修炼且施展‘百炼成神决’的那一天,他才心生交易之意,于是便安排了自己的徒弟皇甫棠先与木九卿进行一场只靠肉身力量的对决来衡量两门法诀的优劣。

    优劣对之下,这两门法诀的本质本不同,也无法继续分辨下去,于是慕天圣所幸直接提议交换各自的法诀,更是先木九卿一步开始了对‘百炼成神决’的修炼,而作为交换得到了‘千锤百炼’的木九卿则是暂时跟着皇甫棠居住在了皇甫黎的酒坊里进行修炼,还在此时听说了当初皇甫棠修炼他师傅的法诀时是靠着自家妹妹酿造的酒才得以波澜无惊。

    “将全身的气血完完全全的释放,看来创造了这门法诀的修士必然也是个嗜武成魔的疯子了”

    好久不曾出现的第三元神在木九卿开始修炼从大长老慕天圣那儿得到的‘千锤百炼’之法时突然从道心深处浮现身影,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尚且完整的法诀书本,最后却是微微一笑,留给木九卿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再次消失不见。

    并没有理解第三元神离开时的那抹微笑含义的木九卿还来不及对手的法诀产生任何疑惑,在依照书的描写开始将自身所有的气血都朝着跳动着的心口凝聚时,那随之而来的感觉让木九卿瞬间明白了何为‘自求多福’

    ‘千锤百炼’的第一步,木九卿照做后将自身气血融为一股凝聚在心口处,但却在那一瞬间的时间内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锥心刺骨的疼痛,这股疼痛起先前修炼‘百炼成神决’的时候要更加的难以忍受,像是用一把尖锐的小刀不停地在脆弱的心口割开一道又一道的细小伤口,木九卿明白。若不是自己修炼的‘百炼成神决’且将仙灵力将自身融合,恐怕单单是这第一步他会以失败而告终此次修炼。

    等到气血对身体的挤压开始渐渐散去,木九卿开始尝试将这股凝聚的力量变得更加的强大,在拥有了仙灵力保护着的身体后,再加由大长老慕天圣赐予的用来增加自身气血的丹药灵物,木九卿的修炼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在酒坊居住了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木九卿已经将‘千锤百炼’之法修炼到了第五层,直接与修炼此法数万年的皇甫棠站在了同一起跑线,甚至在同时施展两门法诀的时候要远远超过只修炼了‘千锤百炼’的皇甫棠。

    “不要客气,不要客气,这人生呐是要喝酒吃肉,纵意潇洒才对嘛,而且师傅已经交代过了,从你开始修炼‘千锤百炼’开始,你的食物都是三长老亲自准备的,哇!这些可都是有助于增长气血的大补之物!”

    在修炼的空隙,木九卿打算喝些酒解解乏的时候,皇甫棠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还带着不少的妖兽肉和丹药灵物送到了木九卿面前,且让自家擅长烹调的妹妹去准备一下菜肴之后才放过木九卿一起去前厅喝酒。

    “这一道可是用神境妖兽‘天翼仙鹤’与灵药‘仙女藤’一起做成的,不仅能够增长你的气血,还能够利用‘仙女藤’活血化瘀的功效帮你调理身体呢”

    一边向木九卿介绍着被陆续摆桌的一道道还热气腾腾的菜肴,要说羡慕那是绝对的,但是只是普通的神境妖兽做成的菜肴对皇甫棠来说已经没有大用了,而且如今的他距离神境巅峰也已不远,若是分心去修炼肉体力量,他的师傅也不会同意,于是在木九卿胡吃海喝的时候,皇甫棠只能在一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咽着口水。

    等到木九卿实在是吃不下,且体内原本空虚的气血也再一次膨胀充盈之后,皇甫棠才拿出一坛美酒和木九卿一边喝着一边侃大山,连自己的亲妹妹的八卦也不放过,此刻算是明眼人也看得出来,这个皇甫棠又喝醉了。

    “对了,说到妖兽啊,九卿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看看由宗门长老亲自圈养在宗门的那些妖兽?每一只都是神境修为,或许还能找到与你有缘的呢”

    待皇甫黎再次将自己那醉酒的哥哥用冷水泼醒后,醒转且恢复理智的皇甫棠揽着木九卿的肩膀问道,问木九卿是否需要去看看‘天圣都’的妖兽门是否有合他心意的契约妖兽。

    原来在每一位‘天圣都’弟子修炼到神境圆满的时候都会拥有一次前去妖兽门寻找与自己有缘的妖兽定下契约,而与自己定下契约的妖兽将会将自己的灵魂与自己的主人共享,更能为自己的主人源源不断的的提供气血力量的增长,神境的修为更能代替自己的主人去完成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但是其真正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契约成立时修士从妖兽体内得到了庞大如海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够让神境圆满的修士更快的突破至神境巅峰,而被抽离了大部分力量的契约妖兽则是会以灵体的方式存在于每一位修士的道心通过修炼,或是其主人修炼时的反补,从而缓慢的恢复。

    “我似乎也听说过,据说宗门内似乎还存在着龙族的近亲?”

    皇甫棠的提议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在修炼度过的木九卿产生了不小的兴趣,而前者才见到木九卿有意前往的时候更是喜笑颜开,其实他并没有跟木九卿完全交代清楚,这一次之所以能够离开天圣九层塔,是因为他的师傅允许他带着木九卿一起离开,如果木九卿哪一天想要回去修炼了,那么他也必须要一起回去塔内镇守第二层。

    为了自己的快乐时光,皇甫棠是手段层出不穷,为达目的那是不择手段的寻找任何能够提起木九卿兴致的事物。

    好在木九卿非常给面子,在修炼‘千锤百炼’到第六层,且稳固了根基平息了紊乱灵力的第二天,木九卿乖乖的跟在皇甫棠的身后一起去往‘天圣都’专门用来圈养妖兽的地方‘妖兽门’

    天圣九层塔。

    木九卿与皇甫棠都不在的日子里,虽然万贺岁已经去往思过崖悔过,但还是有不少弟子对在第二层修炼的官霓裳产生了别样的兴趣。

    当官霓裳睁开紧闭的双眼宣告自己的修炼结束,且飞快的突破到神境圆满的那一瞬间,有不少修士凑到跟前想要与官霓裳来一场一对一的对决,早知道能在第二层修炼的修士大部分都是神境圆满的修为,在他们看来,只要展示自己的强大且击败官霓裳,女人会对他们‘刮目相看’

    只可惜,早明了面前所有人的小心思的官霓裳仅仅显露了自己极小一部分的力量,在见到有人要挑战自己而木九卿又不在的时候,便笑着说道:“既然你们这么心急,那一起吧,看看你们这些个大男人厉害还是我一女人更厉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