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四百五十四章:降魔杵与金行灵力
    神识潜入西天至尊的雕像之,木九卿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在明心突破时使得后者魂海受损,且无法修炼‘万物生灵,听吾号令’之法的罪魁祸首。

    在雕像空的躯体漂浮着一把由金行灵力凝聚锻造而成的金杵,在金杵之则是被雕刻着‘降魔杵’三个一眼能看到的通红的大字,木九卿所感受的那一股能够将明心魂海掠去一部分的神秘力量正好来自于此。

    “看来这降魔杵是未曾被神界修士记录在册的西天至尊的至尊灵器了…”

    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神识小人接近着在一片黑暗兀自发散光热的降魔杵,当木九卿的神识小人终于将手放在金光灿灿的降魔杵时却发现自己魂海的力量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被手的降魔杵给吸收炼化。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木九卿不得不松手将手的降魔杵松开,但此时的降魔杵早已不知吸收了多少从木九卿那如同星空般的魂海的力量,或许是饿肚子的人终于吃饱了,在木九卿松手的下一秒,金色的光芒开始较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缕白茫茫的青烟自其升起,白烟之更是有一段无法看清虚实的画面一闪而过,但木九卿能肯定的是,那画面绝对有一个人是他此行寻找的西天至尊。

    于是为了能够看清楚那段闪烁而过的画面究竟是什么,木九卿心一横,再次将神识小人的手放在了降魔杵,甚至亲自为其送了自己魂海的力量,而降魔杵也不客气,有人送吃的喝的,它照单全收,一个不落的将那些灵魂力给吞入腹。

    好在木九卿的的魂修境界不是明心可以拟的,算降魔杵如无底洞一样吸收着他的灵魂力量,最终在犹如浩瀚星空般的魂海灵魄面前不过是九牛一毛,木九卿根本不担心自己会因此发生意外,也不怕自己会最终落得个与明心一样的状态。

    等到降魔杵吃饱了肚子不再对木九卿的灵魂力量感兴趣后,白光弥漫的棍身开始出现一段又一段的画面,画面也确实存在着与临江城西天至尊的雕像一模一样的人影,但若仔细看去才回发现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大多是西天至尊与北地至尊这两位好友在神界的优哉游哉,根本没有关于金行灵力或是‘降魔杵’的任何一个交代。

    ‘难道‘降魔杵’并不是至尊灵器?’

    这个念头才在木九卿心头闪过便被即刻否决,因为想要知道‘降魔杵’究竟是不是至尊灵器其实非常简单,因为木九卿体内早已拥有其他四件至尊灵器,而这些至尊灵器原处的主人,西天至尊与北地至尊是无话不谈的好友知己,那么只要让‘清心玉琉璃’来试探一二可以知道吸收了不少灵魂力量且散发着极为纯粹的金行灵力的‘降魔杵’是否是真的至尊灵器了。

    二话不说是干,木九卿立刻祭出了在道心深处的‘清心玉琉璃’,当‘清心玉琉璃’逐渐接近‘降魔杵’时,木九卿脸的笑意越发明显,因为算让‘清心玉琉璃’紧紧贴着‘降魔杵’也照样没有发生任何怪的事儿,这两件至尊灵器倒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似的互相围绕着在漆黑一片的空间内兀自旋转。

    “看来你是我要找的至尊灵器了!”

    第三次伸手将‘‘降魔杵’’握在自己手,而这一次‘降魔杵’的反应与前两次完全不同,如果说第一次的接触所遇到的不过是‘一个饿坏了的流浪汉’,那么第二次遇到的是‘还没有完全吃饱的孩子’,但到了第三次,当‘清心玉琉璃’出现的第三次,降魔杵开始迸发越来越强横的力量,那金光璀璨之内更是流转着天下至阳至刚的正邪之力的正极灵力。

    由于自身拥有着降服至尊灵器的经验,所以当木九卿运转自身灵力,且在北地至尊的至尊灵器‘清心玉琉璃’的帮助下,成功的在‘降魔杵’刻下了自己的印记,从此往后,只要木九卿没有死,那么五大至尊的至尊灵器的主人永远是他,除非抢夺之人拥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来抹除至尊境巅峰的木九卿的血脉印记。

    这边木九卿在心安理得的降服着‘降魔杵’,另一边对此毫不知情的明心却始终以为木九卿是在帮助他解决雕像的问题,即使自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木九卿似乎也明白自己不能一直待在雕像的漆黑空间,在时间刚过去两个时辰后,木九卿睁开了双眼,只见到一缕金芒自腰间闪过,但并没有被明心察觉。

    既然已经睁开了双眼,木九卿也不打算继续装死,而是直接了当的告诉期待已久的明心说道:“雕像的灵力已经不会再想以前那般对想要从它那得力量的任何人展开攻击,但算是无高手,在他死无葬身之地时也无法理解自己究竟为何会突然死去...”

    听起来确实可怕,只是许多事情都要自己感受过后才会知道,所以当‘降魔杵’离开了雕像,不再为其提供无穷无尽的力量后,连明心也能依靠着自身的剑意去压制还保留在雕像,也是不被木九卿所需要的那一部分的灵力。

    日出金鸡啼鸣。

    在明剑堂外开始渐渐明亮的天色下,木九卿最终还是离开了神念楼,因为如果来神念楼只是为了吃饭喝酒的话,那么周边那么多的酒楼一定有更好的,再加也没有人对他们指手画脚,说着什么‘视凡人性命为本’已经在周边产生了足够深远的影响,好在人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欺骗的,因为在明天,长辈们还需要摆平前者亲自准备的由年轻一辈想到的种种。

    从明剑堂回到玄机阁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而且在回到玄机阁后,玄机阁阁主藏星也没有开口询问木九卿是如何知晓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也让并不想开口解释自己的来历等等绝对不会被其他人接受的秘密的木九卿较为安然的继续在玄机阁的紫竹林安静的修炼着,还能在这处宁静祥和的地方炼化着新得到的属于‘降魔杵’的力量。

    这一次,由于先前木九卿体内的阴阳平和之力已经将其较为弱小的金行灵力演化成了与其他四行灵力一样浑厚凝实的力量,所以当木九卿得到‘降魔杵’,且开始炼化其蕴含的金行灵力时,阴阳平和之力再次出现,这一次,阴阳平和之力所做的是将多余的金行灵力转化演化为其他四行灵力,也是说在木九卿修炼结束之后,体内的五行灵力依旧保持着相互平衡的状态,因为五行灵力在阴阳平和之力的帮助下同时完成了力量的强化。

    但一直到对‘降魔杵’的吸收炼化结束,木九卿都未曾发现自己的境界有任何想要突破的迹象,只是在到达至尊境巅峰的时候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至尊境是否还有其他的境界呢?”,木九卿呢喃着,转而服下数枚用于恢复灵力的丹药,他想要尝试突破,去看看至尊境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