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四百四十九章:资格
    天下第一宗门势力明剑堂的邀请,即使是其他的超然大派也不敢怠慢,更何况人家‘鸿鹄天门’与‘因果寺’都没有拂了明心的面子,他们又何德何能敢去触这样一个必死无疑的霉头。手机端

    从木九卿顺利通过通天大道进入‘心剑主殿’开始过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除却最先到场的玄机阁、鸿鹄天门以及因果寺之外,其余的七十四家大大小小的宗门势力便都已到齐,但这加明剑堂足足八十一家宗门并不都是像那些超然大派那般有资格加入到那些个庞然大物的商议去,这些言轻势微的宗门之所以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让明剑堂与其他的超然大派见到自己的价值后与自己的宗门牵扯那么一些可有不可无的关系。

    所以当明心觉着可以开始宣布这次邀请这么多家宗门势力前来明剑堂的目的时,有资格能力参与进来的其实也只有寥寥七家超然大派与玄机阁这么一家特殊的‘小门派’罢了。

    但对于明剑堂的选择,众人并未开口反驳来维护自己的宗门,而是习以为常的在距离那些超然大派稍远的地方轻声讨论着这一次的头名会是哪一家宗门的弟子摘得。

    “既然诸位都没有意见,那么明心也不继续卖关子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柄巨大的飞剑承载着一尊金光灿灿的雕像出现在了‘心剑主殿’的正堂央,而随着这一道巨剑的出现,紧跟在后面的还有着足足一百零七座形态各异的金色雕像,而且每一座都散发着淡淡的属于金行灵力的气息。

    “这些是从沙漠宫殿得到的宝贝吗?老夫我也没有看出来多少名堂,明心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这一次开口的是另一家超然大派的人物,这家宗门却是这个世界最为特别的宗门势力,因为这家宗门所有的修士都修炼肉身境界,其修为大成者竟能与巅峰状态下的明心缠斗而不败,对付其他学艺不精的修士更是能欺身前,直接用他那狂暴且连绵不绝的战技活生生的将其打死。

    不过今日代表着自家宗门‘神拳门’来到这里的‘神拳门’大长老:孙无敌却是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大大咧咧的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叫唤着想撒让明心给孤陋寡闻的他解释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看你们‘神拳门’的人都一个德性,说啥啥不懂,却偏偏要掺一脚”l

    开口指名道姓的针对‘神拳门’的修士也是一家超然大派的长老,或许是‘神拳门’曾与他的宗门发生过不可谅解的纠纷,所以每次只要有‘神拳门’的人在,他便要说几句,这次也没有例外。

    但这二人的争吵只不过是‘心剑主殿’内争论开始的导火索,在前者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除了鸿鹄天门、因果寺以及玄机阁外,也只有东道主明剑堂不曾开口说过一个字,但主殿内的争吵是愈演愈烈,甚至要演你死我活的戏码。

    “砰!”

    纷纷扰扰的‘心剑主殿’内,一股至尊境的气息从宝座明心的体内爆发出来,只见明心手握着自己的佩剑站起身来,一边用自己那双微眯的眼眸环顾着正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诸多修士,且一边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这里是‘心剑主殿’,更是我明剑堂的地盘!希望诸位能给我明心一个面子,如果不然,我明剑堂的剑可不是三岁小孩儿的玩具!”

    冷酷无情的冰冷话语掷地有声的落在各位修士的耳,但这一次没有人再敢开口,因为此时的明心已经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还未出鞘的剑峰之,再加那再明显不过的强大气息,傻子才会在一个至尊境修士面前去说自己想要说的大道理。

    即使明心只想依靠自己的修为境界来镇压那些习惯了出言不逊的修士,但至尊境实力的暴露还是给他带去了不小的麻烦,其鸿鹄天门的长老开口感慨道:“没找到明心宗主已经突破至尊境,看来明剑堂无愧于天下第一宗门的名号”

    “多谢燕长老予明心之言,但今天最重要的并不是明心,而是这里的一百零八尊雕像”,在靠着自身修为境界的压制以及自己手的那把剑让那些习惯了在自己的宗门大吵大闹的修士安静下来后,明心指着其的一尊剑形雕像说道:“想必各位也知道,想要突破神境至至尊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为何明心能够做到,正是因为这些从沙漠得到的一百零八尊雕像,这些雕像蕴藏着无数道法规则,功法法诀,无论是修炼何种道术,亦或是肉身修炼者,都能在其找到,但是,这些雕像本是我明剑堂所得,所以各位还是需要依照老规矩来进行切磋对决,八十家宗门势力,只有四家可以得到参悟雕像的资格,而这次切磋对决的头名,明剑堂将会把其的一尊雕像赐予他!”

    由于当初在沙漠寻找被掩埋在黄沙之下的宫殿时,明剑堂也是依靠着其他的宗门势力的协助才得以顺利的找到宫殿且将其带走,但明剑堂的做法显然是让那些同样想要得到宫殿的宝贝的修士们开始联合起来向明剑堂施压,最终导致明心只能妥协,同意其他宗门以以武会友的方式来换取得到雕像的资格。

    所幸明心早已处理过不少类似事情,早已在得到这些雕像时定下来规矩,好像是在打擂台一般,明心只让出了五个参悟雕像的资格和一个拥有雕像的资格,也是说,算只有七家超然大派,再加特殊的玄机阁。八家宗派只有六个人有机会去获得能够让神境突破至至尊境的力量。

    但明心最奸诈的地方在于他只允许每宗门只能派遣一人来进行切磋对决,而且还不允许门内高手出手相助,正因如此,当明心宣布切磋对决在‘心剑主殿’被一座灵阵保护起来的不大不小的道场时,一些弱小的宗门直接宣布自己放弃了这次的争夺,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次的切磋对决正是每一家超然大派证明自己更加强大的时候。

    事实证明那些弱小宗门的退让是极为正确的,因为在明心的安排下,先前神拳门都那位长老很快与之前与自己唱反调的修士扭打在了一起。

    但算是几个神境修士在自己面前拳打脚踢的打的有来有回,坐在三长老身后的木九卿依然不为所动,但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会发现,此刻的木九卿正悄悄的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了先前暴露了自己是至尊境修士的明心的身。

    木九卿未曾想到明剑堂并非明天涯一人是至尊,连明天涯的亲生儿子明心也是至尊境修士,这个消息对于常年无法找到与自己境界相似的对手来锤炼自己的道术法诀的木九卿来说是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的舒爽,此时更是在心里渴望着与明心真刀真枪的打一场。

    “九卿,九卿,九卿!”

    “啊?”

    可惜三长老并没有给木九卿更多的思考的时间,当前者把木九卿的神给拉回到现实后,木九卿才发现,三长老之所以呼喊着自己,是因为先前神拳门的切磋早已神拳门的获胜而宣告结束了,而接下来的那一场切磋将会有由他去和另一家名为‘幻影谷’的超然大派遣的修士进行切磋。

    “九卿,对方是神境期的修为,有信心拿下来吗?”,看着能够从通天大道安全回来的木九卿,三长老的话语之间充满了对后者的自信。

    “三长老放心,九卿去去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