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三百三十章:从平尧王城传来的好消息
    木九卿交给韩妃的任务很快被其完成,或许是在韩妃幼年时被那些邪士开膛破肚般的折磨让她对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知晓的一清二楚,亦或是她的皇帝爹为了她体内的血脉传承亲自动手帮她把堵塞的经八脉给打开的原因,当韩妃运转灵力通过那些常有阻碍存在的经脉时变得异常的轻松。

    但修炼并不是一朝一夕可成为最强者的,所以,即使韩妃完完全全的继承了土至尊的天赋也无法在一夜之间突破境界。

    不过由于韩妃的先前拥有的筑基境修为是皇宫内院那伙儿邪士为了抽离她的血脉时故意为之,不然直接将那血脉给夺了去还要搭一条人命,于是那些不务正道的邪士们尽心尽力的为韩妃打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筑基境,也正是如此,在经过了一夜的修炼后,无法突破境界的韩妃不过是缺了那临门的一脚罢了。

    翌日。

    等到韩妃从修炼状态回过神来,木九卿看着居然能够在没有自己的帮助下突破至金丹境,但筑基境与金丹境也算是踏入道途时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所以当木九卿清晰的察觉但前者突破后立刻将神识渗透进入韩妃的丹田之去看看女人自行凝结的金丹究竟能否承载起她未来的道途。

    “果真是人人气死人呐!”

    当木九卿被韩妃允许用神识查探她的丹田且进入其看到那枚圆溜溜的被一层厚重的土行灵力所包裹着的金丹,木九卿二话不说收回了神识,根本不等女人开口问,他自己着急的开口说道:“没想到土至尊连你往后修炼的路都给你铺好了,一枚从凝聚成型已经自行衍生出了土行灵力的的金丹,看来你的将来定然是一片光明啊…”

    韩妃的金丹连木九卿也倍感羡慕,但他没有办法,谁让他的金丹是天地万物自行帮他凝结的呢,不过羡慕归羡慕,当韩妃突破金丹境且灵力与肉身境界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时,木九卿突然扬起一抹邪笑凑到了前者身边,不等女人反应过来直接将其搂在怀里踏入九霄云外。

    原来在木九卿看来,突破了金丹境的韩妃已经能够承受踏空飞行时四周虚空带来的压迫感了,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对韩妃金丹的羡慕发泄在了自己施展的身法之,当然了,木九卿还是克制自己,不然一旦施展了‘踏星河、逐流光’,只怕韩妃还没有达到平北城被空间挤压成了一块人肉烧饼了。

    至尊之境的速度是无法想象的,从树林离开施展‘踏星河、逐流光’开始,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木九卿在桑桑与青麟诧异的神色带着韩妃落在了春风拂柳庄的庭院空地。

    “呼!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你住在这里,等我完全掌握了周山石后我便带你一起离开”,不等桑桑和青麟这两个没过多久二人世界的小情侣开口,木九卿扶着似乎并不习惯如此快速的飞行的韩妃坐在了庭院的石凳后便自己率先开口说道:“从今天开始韩妃是我们的一员,桑桑你可不要欺负人家,知道了吗?”

    桑桑修炼的开始时间与持续时间都要超过几乎只修炼了一个晚的韩妃,再加青麟的倾囊相授,女孩早早地在青麟的保护下突破至元婴境,真正的踏入了仙凡两隔的仙界之,所以木九卿才会开口直言,警告着天性跳脱好玩的桑桑让她克制克制自己的脾性。

    不过木九卿显然是想多了,当桑桑与韩妃这两个同样隐藏着自己好玩捣乱天性的女孩相遇后,竟是直接无视了在场的两个男人自个儿跑去了四季如春阁内说着只有女孩子才能听的小秘密,其实这样也好,正好木九卿急匆匆的赶回来都没有好好的去钻研过周山石,既然现在有了空闲时光,不如将其浪费在修炼好了。

    “公子,这是周山石吗?”,看到木九卿从道心取出来放在掌心却自顾自的飘荡着的一块闪着微光的普通石头,青麟好的说道:“可是我看这石头的外表平平无,也没有极具压迫感的气息涌现,难道说是空欢喜一场?”

    青麟不敢相信自家公子会去平尧王城带回来一块凡间俗世的石头,但青麟这个想法才回荡在脑海时,一股从天而降的威压瞬间降临在了他它的头,更是无视着它青龙一族的血脉力量直接将先前还好好的站着的青麟给压倒在了地面。

    “周山之石拥有着镇压至尊境修士的绝对实力,你可不要再妄言挑战它了”,控制着正是从周山石涌现出去的压迫力,木九卿伸手将青麟扶起来后继续说道:“在我还没有完全的将它掌控时,周山石终究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虽然有些震慑天地万物的能力,却也让它的主人费劲心思,不过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我离开的几日时间里,平北城内是否有流传着来自于平尧王城的小道消息?”

    “真要说起来还真有一件有关于平尧王城的消息呢!”,听到木九卿话语,青麟立刻想起来前几日在平北城内传的沸沸扬扬的一个天大的消息,见自家公子也颇为好,青麟便扯了扯嗓子回答说:“公子离开之后没过多久,好像是在公子回来春风拂柳庄的三天前,听说平尧王城的皇帝半夜里见了鬼还一个不小心把睡在他身边的妃子给杀了,而且更诡异的是那一晚过后,那皇帝老儿的修为尽失成了个凡人!”

    其实青麟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因为在它见到被木九卿抱在怀里从天而降的韩妃时它知道,那个从皇宫内院失踪的公主殿下此刻在这春风拂柳庄的四季如春阁,所以它并未将平尧王城那传来的寻人告示说与自家公子听。

    “所谓因果报应,自己种下的孽终究是要自己吃下那苦果的…”

    青麟的回答让木九卿沉默,因为他知道天北帝国的皇帝之所以会在自己妃子的寝宫发疯以及修为尽失正是韩妃的那个便宜先祖爷爷土至尊亲手造成的,再想到韩妃自诞生以来遭受的苦难,木九卿竟是笑出了声,不过在看到青麟依旧不解的看着自己后便收敛了笑容且重新把周山石拿在了手。

    不过这一次他可不会让青麟再尝尝周山石的滋味了,既然自己知道韩妃一路走来都不肯说出口的好消息,那么没有必要再去追究一个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舍得丢弃的父亲了,相起那天北帝国的皇帝,周山石显然更合木九卿的胃口。

    “给我收!”

    等到再次被自己放在手心的周山石再次冷静下来后,木九卿立刻运转体内的土行灵力附着在了周山石的表面,意图将那逐渐被石头自己吸收的能够镇压天地万物的气息给掌握在自己的手。

    可惜周山石并不领情,竟是直接抖了抖自己的石头身子,似乎还做出了一个嘲笑的姿态笑话木九卿的不自量力后径直回到了木九卿的道心之。

    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木九卿还巴不得周山石自己回去道心呢,于是当周山石自行回到道心之后,木九卿盘膝而坐沉寂了心神,直接利用元神与土行灵力开始对已经被千里江山图、离家军旗帜、开天斧以及白露飞霜剑包围的周山石进行最后一步极为漫长的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