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三百二十六章:淑仪殿
    天地南北的顶端,一方屹立着传承至南明至尊的天南帝国,另一方则是雄踞着大陆整个北方领土的天北帝国,从平北城出发,木九卿在勒令青麟留在平北城的春风拂柳庄分号教导桑桑修炼后便独自一人去往了距离自己并不远的天北帝国的都城:平尧王城

    与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且到达进去南离王城的时候一样,木九卿依然选择将自己装作一位有钱的纨绔子弟,成功的在平尧王城布置在暗处的许许多多的暗哨的眼皮子底下住进了距离皇宫最近的,也是最贵的一家酒楼,当然了,这第二次的到访还是有些不同的,像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的木九卿并未恢复修为境界,还会被玄机殿的宋家三兄妹察觉到自己的行踪,但这一次木九卿却是以最为完美的状态来到了天北帝国的平尧王城,而且只要他想且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话,算是戒备最森严的皇宫也不过是一座有着许多房间的透明宫殿罢了。手机端

    “前辈啊前辈,您虽然告诉了我这平尧王城有着周山石的存在,可是您却没有告诉我那皇宫里究竟有没有您的一缕残魂在那儿地下睡着呢!”,早早地从平北城来到平尧王城的木九卿慵懒的靠在椅背,微眯的双眼则是略显无神的望着不远处被宫墙保护着的金碧辉煌的皇宫内院,但正是这无神的一眼,先前还坐在椅子默默不语的木九卿却是暴跳如雷,一把将身侧棋盘的一枚红色帅棋给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之,而后还饶有兴致的看着掌静静躺着的棋子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前辈您这可是害我呀…那皇宫内院明晃晃的布置着一座皆由土行灵力凝聚建造而成的灵阵,普天之下,还有谁能拥有如此纯粹的土行灵力?哎呀呀!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原来当木九卿入住酒楼,知道不远处的宫墙内是皇宫的时候,木九卿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试探试探这很有可能传承与土至尊的天北帝国的皇宫究竟会不会存在让他无法完成任务的意外,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本木九卿的神识在经过皇宫大门,御花园乃至皇帝老儿处理朝政的殿宇时都是极为顺利的将这些地方的一花一草都看的一清二楚,可是在神识准备进入据说是天北帝国皇帝唯一一个女儿,也是当朝公主的‘淑仪殿’的时候,一道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土行灵力构筑的灵阵阻拦了木九卿前进的步伐,而且这座灵阵只存在于‘淑仪殿’所在的方位,其他无论何地都不曾在出现过。

    虽然说木九卿在遇到那些宫女啊,皇帝妃子的住所时也免不了运转神识去查探一二,但认为自己好歹算是个正人君子的木九卿还是收敛了自己的神识,只是感应着那些宫殿阁楼是否有蕴藏着极为特殊的,又只有土行灵力存在的东西,如此一来也算是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用神识逛遍了整座皇宫,但偏偏是那属于公主的‘淑仪殿’木九卿不得不全力施展运转神识去查看有着灵阵保护的殿宇,可是当他感受到灵阵极其浓郁的属于土至尊的气息后又不得不放弃神识这一条路,也是说,无论如何,只要木九卿想要去得到周山石,他必须进入皇宫去到人家千金之躯的公主的寝殿。

    这正是木九卿为何会暗自愤愤觉得土至尊在耍他,因为既然他需要进入皇宫,那么在进入皇宫直到去到‘淑仪殿’之前,他确实可以借助自身的藏匿身形的道术法诀去躲过那些禁卫军以及太监宫女的视线而不被发现,但当木九卿想要继续靠着这个办法进入‘淑仪殿’的话,必然会触发灵阵的保护效果,鬼知道那诡异的灵阵诡异会发生什么反应,于是这样一来,木九卿只能光明正大,大摇大摆的闯入‘淑仪殿’,那么进入殿是否可以施展到道术了呢?回过神来渐渐冷静的木九卿摇了摇头。且不说他要真那么做了是闯入了一个清白女子的闺房,不被发现另说,被发现了那可是毁人清白的大错,再说了,谁也不知道‘调皮’的土至尊会不会在房间里也布置了一些机关等待他的降临。

    “可恶啊!既然这样,那木九卿只好学一学那风流倜傥的采花大盗去闯一闯公主殿下的‘淑仪殿’了!”

    咬紧了牙关,木九卿闷闷不乐的将小二儿送来的酒给喝了个一干二净,不过他在等,现在正是阳光明媚的早晨,如果这个时候去闯皇宫,还大摇大摆的走入‘淑仪殿’根本是自寻死路,即使作为至尊境修士的他大可以镇压整座平尧王城后再自行寻找,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木九卿可不想对自己师傅土至尊的后辈族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所以他在等夜晚的降临,像当初春风拂柳庄第一次声名远播之时在夜晚遇到的盗贼一样,当夜行衣与夜幕完美融合时,只要是凡人,算眼神再好也会有出差错的时候,不过对于从来没有做过贼的木九卿来说,穿那紧巴巴的夜行衣还不如继续穿着自己身显眼的白衣。

    左等右等,当平尧王城街头的烛火也渐渐消失后,在座椅呆了一整天的木九卿终于睁开了双眼,而后随着一缕自更北方吹来的凉风消失在了房间之,但若仔细看去便会发现,眨眼前还在酒楼房间的木九卿此时已经出现在保护着皇宫内院的宫墙之前,再一眨眼,那一袭白衣便再也无法被发现了。

    贤良淑德,仪表堂堂,是为‘淑仪殿’

    “没想到这天北帝国的皇宫起天南帝国的来的更加的森严,还好我已顺利的来到这‘淑仪殿’,此时有着宫墙的遮蔽,想来是不会被在外巡逻的禁军们发现了…”

    一路从酒楼房间潜行至‘淑仪殿’内的木九卿呼出了一口浊气,好在当他快要接触到灵阵的时候最后的一队巡逻军队起身离开,否则一旦与灵阵相触,他今晚的计划可直接泡汤了,但无论如何终究是成功了,看着果然在自己不再运转灵力后也同样不再出现的灵阵,木九卿微微一笑,径直穿着自己那身白衣摇摇晃晃的从墙边的一颗颗大树后走向越来越近的公主寝宫。

    “公主,天色已晚,您还是早些歇息吧?”

    才走至殿宇的一处角落阴影,木九卿听到了自头顶窗户传来的一位侍女担忧的声音,抬头一看,半开的窗户确实还亮着一盏摇摇晃晃的明灯,而在明灯的照耀下,一道影子自窗边一直延伸到了木九卿所在的角落。

    “小梅,你说父皇真的会让我嫁给那个远方蛮族的王子吗?”

    随着侍女的声音落下,一道清冷却不失柔情的声音尽显忧虑的回荡在木九卿的耳边,而正当木九卿在心里确定这道声音的主人是天北帝国的公主时,一盆冷水那么从头到脚的落在了木九卿的身。

    “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往窗外倒水啊!”,或许是没有灵力加持的关系,被冷水凉风双重打击的木九卿一下子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用手指着那个手里还拿着一个圆盆的侍女说道:“要不是本公子还有些手段,今日非得被你弄着凉了!”

    说完,木九卿毫不犹豫的运转了灵力将湿透的衣裳烘干,但当木九卿欣慰的看着已然干净的衣服想要转身继续躲在角落里等那公主睡觉的时候,先前那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是谁?你是如何进入‘淑仪殿’的?你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